27刀殺人免死做到“罪罰相當”了嗎--甘肅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27刀殺人免死做到“罪罰相當”了嗎

2011年07月22日09:38         手機看新聞

前有藥家鑫,后有李昌奎,如今賽銳向愛抽刀再度免死,且其殺人手段之殘忍,不輸藥、李二人,在藥已伏法赴黃泉的法治背景下,李、賽二人卻依然還有活的希望,難怪雲南高院會遭遇輿論猛烈炮轟。民間所謂“殺人償命”其實並非單純的“以暴制暴”,而更是一種對司法公正的強烈訴求。
  因李昌奎案重新審理,雲南吳倩被害案重新引起關注。2008年,賽銳向女孩吳倩求愛被拒,便連刺其27刀致其死亡,吳倩頭部幾乎被砍下。雲南昭通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賽銳死刑,二審法院以本案系情感糾紛及自首情節為由改判死緩。此案與李昌奎案二審免死理由一致。(7月21日人民網)

  前有藥家鑫,后有李昌奎,如今賽銳向愛抽刀再度免死,且其殺人手段之殘忍,不輸藥、李二人,在藥已伏法赴黃泉的法治背景下,李、賽二人卻依然還有活的希望,難怪雲南高院會遭遇輿論猛烈炮轟。不得不說,在這類極端案件的判例上,雲南高院如今真是“拔出蘿卜帶出泥”——賽銳免死的理由竟與李昌奎案如出一轍:以情感糾紛及自首情節為由改判死緩。

  李昌奎、賽銳該不該殺,當然需要由司法來做出理性判斷。但也正如李昌奎案中民意所指的那樣:公眾之所以認為李應該被判死刑,是基於起碼的常識和倫理判斷。就李昌奎案而言,奸殺、殺童這樣殘忍的作案情節,放在任何國家都可能引發“殺人償命”的公眾及司法熱議。而在賽銳案中,賽銳僅是因為向女孩吳倩求愛被拒,就連刺對方27刀,“他問一句喜不喜歡,吳倩回答不喜歡,他就狠狠地刺下一刀,最殘忍的是,當凶手刺下二十幾刀后,吳倩不僅喉管被割斷,她的頭部,隻有一點皮與身體相連。在事發現場,鮮血濺滿整個牆壁,慘不忍睹。”

  可就是這樣殘忍與缺乏起碼人性的作案手段,且受害人之於施害人不存在任何倫理過錯的前提下,比如三角戀,當地司法依然以情感糾紛及自首情節為由改判死緩。這種心態讓人擔憂,在“少殺、慎殺”的司法政策背景下,這種司法判例並非是一種孤立和偶然,而很可能陷入一種固化的思維陷阱,成為一種判例標准。

  對一些在社會道德倫理上存在爭議的案件,比如此前的中國政法大學弒師案,當然可以從情感糾紛、自首情節等角度,適用“少殺、慎殺”原則。但就李、賽這種不存在深層道德倫理糾葛、社會公序良俗爭議,比如師生戀、三角戀,只是當事人一廂情願的戀愛臆想,且手段極其殘忍的極端案例,就應該尊重起碼的法理規則與常識判斷,不能讓鄰裡、情感糾紛及自首情節遮蔽法眼,成為免死的理由。更不能因為“少殺、慎殺”的法治背景,讓這種極端案例陷入批量化審案的泥淖,而更應重視每一個案在涉案情節、背景、后果及社會道德倫理爭議的不同。

  這是基於“罪罰相當”的司法原則做出的判斷:所謂“輕罪輕罰,重罪重罰,輕重適度,罪刑相當,罰當其罪,不枉不縱”。在注重人性與人權的今天,“少殺、慎殺”當然是司法的最終路途,但它能夠踐行的前提則必須是“罪罰相當”、“該殺必殺”,否則社會難有基本的司法正義。

  在這種語境下,民間所謂“殺人償命”其實並非單純的“以暴制暴”,而更是一種對司法公正的強烈訴求。法官盡可以不被輿論、民意所左右,卻也不能枉顧民心與道義,在“少殺、慎殺”的路途上,轉身太快,以至於丟失了起碼的司法正義。法律必須通過公正判處來使公眾對之信仰,若司法失去民心,則社會戾氣不止。(李妍)

  來源:紅網

相關鏈接:
    賽案與李案,誰是誰的“標杆”?
(責任編輯:王麗華)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熱門話題精彩推薦
  • 網上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