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壽祺--甘肅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慕壽祺

2011年10月24日15:07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887年,有一個13歲的少年赴甘肅涇川應童子試,獲童試第一名。當時的督考官甘肅學政蔡燕生慧眼識才,在其考卷卷首親筆點批“甘之俊人也,必速飛矣”。這個少年就是慕壽祺。

  慕壽祺,字子介,號少堂,鎮原縣平泉鎮古城山人。生於1874年11月12日,卒於1947年12月3日,他是甘肅民主革命的領袖人物,博古通今的知名學者。他出生於書香之家,父慕暲,清光緒時舉人,歷任寧夏固原學政、西寧教諭、寧靈廳教授。壽祺賦性聰穎,勤奮篤學。幼隨父讀書,受到良好教育。

  1903年考中舉人,次年被甘肅高等學堂聘為歷史主任教員兼經學分教。1908年赴京考職,以“二等試用”簽分四川試用鹽大使,未赴任,同年以勞績保薦知縣分發山西,再次辭任,仍供教職。由於他教學成績卓著,在學界聲名遠播,全國教育聯合會遂委派他去東南各省考察學務。他在北京、天津、武漢及浙江、荊楚、齊魯等地拜訪名流,關注時政,目睹列強橫行,朝廷腐朽軟弱和東南各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浪潮,堅定了拯救中華民族的志向,親自參與所到各地教育界反帝反清斗爭。途徑安徽時結識了張掖舉人、候補同知王之佐,兩人一見如故,志同道合,遂經王介紹加入同盟會,走上民主革命道路。回到蘭州后,向甘肅教育界提交《調查錄》8卷,針砭舊教育積弊,提出一系列改革方略,其真知灼見被甘肅教育界同仁譽為“開拓萬古心胸,推倒一時之豪杰”。

  1910年,甘肅的革命斗爭風起雲涌,壽祺順應時勢,欲從法制入手,棄教執法,出任蘭州地方審判廳刑庭主任推事,考取甘肅省第一屆最優等法官。是年,清廷為形勢所迫,就國體頒發“詔征國民意見書”,甘肅省封建官吏中的頑固勢力操縱輿論,反對共和,誣陷革命黨人。在一次集會上,壽祺拍案而起,痛斥頑固派,致書省咨議局議長張林焱,提出實行共和的六條主張。認為“此事關系重大,就大勢所趨而論,宜改為共和政體,與東南各省合而為一,俾他日新歷史中為隴上放一線光明。雖未奏光復之功,實已明改革之理,使后世羲軒桑梓亦有人焉。”

  1912年2月,陝甘總督長庚封鎖消息,對清帝退位詔書秘而不宣,繼續堅持進攻陝西國民軍。壽祺多方奔走,倡導建立甘肅省臨時議會,26日集結蘭州革命黨人和進步人士王之佐、鄧紹元、水梓、聶景陽、馬福祥等28人,在甘肅政法學堂集會。形成三條決議,要求總督長庚宣布共和,停止攻陝,採用民國年號和公元紀年。在天水甘肅臨時軍政府和省垣進步人士及民眾的壓力下,蘭州遂於3月15日通電承認共和,24日,甘肅臨時議會在蘭州文廟教育會舊址舉行成立大會,推舉臨洮李鏡清為議長,劉爾炘、張林焱為副議長,慕壽祺等30余人為議員。甘肅布政使趙惟熙竊取甘肅都督后,向袁世凱進讒言,誣陷天水甘肅臨時軍政府都督黃鉞“為匪為逆”,調集軍隊討伐。壽祺力主正義,聯絡議會革命黨人和進步人士,竭力呼吁“黃鉞此舉為促進共和,與無故搗亂者不同”,終於在議長李鏡清、天水士紳張世英等調停下,使這一事件和平解決。

  1912年4月,壽祺與鄧紹元以“開通風氣,啟迪民知”為宗旨,捐資郵購京、津、滬、漢、穗等地出版的《民報》、《革命軍》等進步報刊,在蘭州庄嚴寺(今蘭州晚報社)開設閱報社,吸引了一大批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他們日日盤桓其間,“好之如飢渴”,“深宵趕讀者頗不乏人”,打破了甘肅封閉沉悶的政治空氣。議長李鏡清因辦事認真引起當局忌恨,僅任職4個多月即被反動當局密謀追殺於臨洮老家,政治環境頓呈險惡,全省震驚,議員人人自危,紛紛離省躲避。壽祺義憤填膺,即刻聯絡在蘭議員致書省都督府,要求嚴懲凶手,親自起草文告,譴責反動政客的卑劣行徑。並召開公祭大會,親書挽聯“身后真誠烈士傳,撫今追昔,足令我輩心寒,萬裡懷長城,嘆英雄草草收場往事空憐檀道濟﹔隴頭漸開自由花,即果溯因,都是先生手種,十年同樹木,看大家翩翩蒞會無人不念李臨洮!”壽祺揮淚宣讀祭文,揭露當局“今則報章虛構事實,釀成鼓吹之官場”,“鷸蚌相爭,甘送漁人之利”,“處處金戈鐵馬,耗盡小民之脂膏,時時手槍炸彈,了卻偉人之性命”。壽祺俠肝義膽,遠見卓識和追求民主的大無畏精神給時人以極大鼓舞。

  1913年壽祺出任甘肅省公署秘書長、民政署秘書長等職。同年10月,袁世凱欲帝制自為,下令解散國民黨,取消國會中國民黨議員資格,袁為拉攏壽祺,在致甘電報中稱壽祺為“甘肅國民黨領袖”,壽祺不為所動,遂招袁忌恨,1915年1月羅織罪名,密令甘肅省高等檢查廳拘押慕壽祺進京,交軍警執法處審訊。壽祺通曉法律,駁斥所誣罪狀,力陳古今興亡之道,共和必成,民主必行,帝制必亡,博得法官同情和敬仰,認為他是飽學之士,匡國良材,絕非投機政客,作惡營苟之徒。加之蘭州、北京輿論嘩然,朋友多方營救,軍警執法處遂於6月宣布“人甚和平,無罪釋放”。次年回蘭即被排擠出政界,任甘肅省立第一中學校長兼國文教員。1921年春,任甘肅公署第三科科長,10月,甘肅省第三屆議會改選,壽祺當選為副議長,1924年4月,省議會派壽祺列席北京參議院會議,常期駐京,次年任善后會議代表、參政院參政,為甘肅爭取英國庚子賠款學堂奔走。

  1929年任甘肅通志局總纂,出任甘肅省政府顧問,先后彈劾貪官污吏10余人。抗日戰爭爆發后,壽祺贊成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主張,倡言“共產黨學說創自馬克思,繼之以列寧,遂轟動全球”,“共產黨所至之處不妄殺人,已而稱紅軍,其宗旨以聯絡中國國民黨及各界一致抗日”,“國共合作乃秦越一家,同心救國。”壽祺的進步言論受到八路軍駐蘭辦事處的贊賞。1945年4月,他主持創辦《拓報》,宣傳民主進步思想,頗受讀者歡迎。

  壽祺博古通今,痴學成癖,著作等身,計有《周易簡義》、《讀經筆記》、《經學概論》、《隴上同名錄》、《河魚天雁》、《甘肅省歷代大事記》、《求是齋群粹錄》、《吏治研究?行政類講義》、《甘寧青史略》、《種族之摻合》、《中國小說考》、《鎮原縣志》等30余種。

  壽祺集政治、軍事、學術才能於一身,終未能一睹新中國之曙光。1947年2月病逝於蘭州,安葬於蘭州龔家灣南坪。2002年族人遷先生及其家屬遺骨回原籍安葬,並刊石樹碑。 (潘政東)

  來源:選自郭文奎主編的《慶陽史話》
(責任編輯:周婉婷)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熱門話題精彩推薦
  • 網上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