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自首成奸殺惡魔免死的護身符--甘肅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別讓自首成奸殺惡魔免死的護身符

2011年07月05日08:46         手機看新聞

  2009年5月16日,雲南省巧家縣茂租鄉鸚哥村19歲少女王家飛與3歲的弟弟王家紅被村民李昌奎殘忍殺害。2010年7月15日雲南省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判處以強奸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李昌奎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2011年3月4日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以強奸罪、故意殺人罪,數罪並罰判處李昌奎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終審判決。就因為有了“死緩”這個“免死牌”,兩份一字之差的判決書,頓時間在家屬間和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7月3日《生活新報》)

  自首作為刑法中一項重要的量刑制度,作為懲辦與寬大相結合這一刑事政策在刑法中的具體體現,有著其自身的獨特價值,那就是給犯罪人指出一條悔過自新的光明之路,並以此來降低司法成本,提高破案率。不錯,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規定,對於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但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只是法院量刑時的一個選項,而不是必須從輕的依據。

  蓄意報復尋舋、殘暴奸殺少女、野蠻摔死男童……“犯罪手段特別凶殘、情節特別惡劣、后果特別嚴重,其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極大”,雲南省高院也認為昭通市中院的原判認定事實清楚,定罪准確,審判程序合法,但卻認為李昌奎有投案自首情節而“量刑失重”。如果說雲南高院是以刑法中關於自首從輕的相關規定,來照本宣科判處李昌奎死緩的話,那麼最高人民法院去年制定的《關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第17條第一款規定,對於自首的被告人,除了罪行極其嚴重、主觀惡性極深、人身危險性極大,或者惡意地利用自首規避法律制裁者以外,一般均應當依法從寬處罰。縱觀李昌奎的奸殺少女、摔死男童的累累罪行,屬於應當依法從寬處罰之列嗎?

  更何況,根據報道,當地公安局在血案發生后迅速向全國發出通輯,並會同滇川兩省交界的周邊縣設崗堵卡,捉拿凶犯,李昌奎在出逃4天后投案自首。以此觀之,李昌奎的自首,未必不是在走投無路的情勢下惡意地利用自首規避法律制裁的投機之舉。這樣的自首動機,難道真的是出於棄惡從善的意願嗎?隻怕是懾於法律的制裁才是真。至於雲南省高院審理認為李昌奎“認罪、悔罪態度好、積極賠償受害人家屬經濟損失”雲雲,受害人家屬認為李昌奎及家屬態度消極,並沒有做到積極賠償受害人家屬經濟損失。一份司法判決如果連受害人家屬都得不到認同,又何以令民眾信服?

  “三尺平台決百訟,一紙判決安萬民”,司法公正是社會公正的最后底線,如果這最后的一道底線都因個別法官的審判失當而失守,為受害人申張正義、為社會營造公正法治氛圍的希冀也將成泡影。法官要不負眾望,承擔起維護司法公正、社會公正的庄嚴使命來,不僅需要專業化、系統化的法律知識與審判技能,更須具備剔除案件審理之中出現的“偽真相”、“偽事實”的辨識能力,並從相關法規的綜合考量中對案件進行公正審理。法律自規定了犯罪嫌疑人自首從輕的情節,但絕不意味著這是凡自首必須從輕的依據,法官當比普通民眾更能精准把握法律所體現的這種含義。(屈正州)

    來源:華聲在線
(責任編輯:隋欣)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熱門話題精彩推薦
  • 網上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