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福利房擠壓了誰的利益--甘肅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公務員福利房擠壓了誰的利益

2011年07月12日10:22         手機看新聞

  福利房與商品房之間巨大的價差,正成為一種強力的刺激和驅動,將已被房改政策封存多年的福利分房重新喚起。一些部委、央企甚至於高校,通過各種或明或暗的政策通道,進行帶有福利性質的分房和建房。在寸土寸金、幾無新房可售的北京市中心城區,仍有一些人有其“特殊”購房通道:雖然周邊商品房單價上漲到4萬元/平方米,甚至5萬元/平方米,他們還能享受到5000元至6000元/平方米的“成本價”。(7月11日《財經國家周刊》)
  
  談及高房價的時候,前些時候尤其是兩會期間,總能看到有高級別的官員們感同身受地安撫大家說:房價實在是太高了,我這個級別的公務員這麼多年的工資下來,都買不起房。大家於是很感動,覺得在房價這個問題上,官員們是和自己同感水之深火之熱的,同屬一個戰壕。如果高級別的官員們都買不起房了,大約這個高房價的經濟結構是該改改了。以前總聽說過有政府機關在哪裡低價“團購”房子的,卻總不太願以為真。但看了《財經國家周刊》的這組報道,才不得不接受這個普遍存在的、公開的秘密。並且,越是在那些房價高企的一線城市,福利房政策回潮的沖動越強,理由是,年輕的公務員和著名高校的教師如果買不起房,就很難留住人才。這樣,有可以靈活解讀的政策通道,有可以交換的政策資源,公務員群體們終於在高房價的普遍國情下,有足夠的能力令塵封10年的福利房還魂。看完這組報道,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官員們說自己買不起房時所涌出的感動,完全是一廂情願。因為,他們不用去買商品房,他們有價格低得令人咋舌的福利房。
  
  問題是,公務員階層從福利房中獲得的隱性福利,是以間接地損害社會的共同利益為代價的。甚至可以說,低價的福利房,也是推高商品房房價的原因之一。
  
  任志強披露:“某地2005至2009年政府公布的商品房住宅建設用地計劃供給指標為7130公頃,但實際上真正可以對外公開銷售的商品房住宅隻佔全部土地供應量的28.3%,其余的則是享受經濟適用住房政策的用地,由特定單位使用,不對外銷售。全國各地均在建設部的檢查中發現了大量的這種專門向政府官員、機構、特定人群供給的,利用經濟適用住房政策的‘官邸’。先期還有檢查,如今已到了不但建設部不敢去查處,連審計署都不敢去審計的地步了。”(4月24日《北京青年報》)那麼,這個邏輯就很好推斷:被推向市場的少量土地,承擔的是地方政府寄望的“土地財政”的功能。那麼,這個市場化的土地價格除了被政府瘋狂推高之外就再無其他懸念。高地價導致高房價——最終,為公務員群體福利房買單的,是隻能到商品房市場上解決住房問題的普通民眾。
  
  另一種可能是,福利房被計算入保障房的年度任務中。這就形成了另一種利益輸送:本該用於城市低收入階層的保障房,被以各種名目先保障了制定政策的公務員階層,實質上是對低收入階層的一種利益擠壓。這種現象也並不鮮見,2010年6月,海口市一個6000多套限價房項目淪為公務員保障房項目,僅僅針對公務員銷售,房價約為每平方米3000多元,遠遠低於周邊的25000元。類似事件在全國多地不時被媒體曝光,隻不過數字不同、地域不同而已。這種打政策擦邊球的行為,在各地大多是以“團購”的名義進行的。無論是何種名號,其實質卻是:以權力之便,分享城市公共住房保障資源,擠壓其他保障房需求群體。(蔡曉輝)

    來源:紅網
(責任編輯:隋欣)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熱門話題精彩推薦
  • 網上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