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之美,在於它的懸而未決--甘肅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情書之美,在於它的懸而未決

2011年07月13日14:46         手機看新聞

  陌生人的情書

  近日,南京大學的論壇上爆出一封七年前的情書,信中,一位女生要求“418宿舍的弟兄”監督愛人的“風吹草動”。娟秀而不失硬朗的筆跡和綿綿情語讓很多網友感慨,“真是幸福得一塌糊涂”。陌生人的情書,一個被感情照亮的世界。

  身在今日,絕難想象,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名人情書選曾是出版熱點,市面上充滿各種情書選集,馬克思致燕妮固不可少,魯迅和許廣平的兩地書亦不能缺,就連雪萊、濟慈和徐志摩,也借助情書和前面那幾位“偉光正”的大師,獲得並列的資格。情書出版熱早已過去,但南京大學5舍418的那封舊情書在網絡上獲得的榮光,卻似在說明人們對情書的懷念猶在。因為,情書裡有另一個世界。

  一個由文字塑造心之形的世界,一個因為有感情的那道光,而顯得明亮的世界,一個被提純了的世界,沒有悲苦,時間的運行比我們真實的世界快,所有的事情落實在紙上的時候,可能已經過去,而生活裡的瑣屑煩惱和“時間”這個最大的痛苦來源,全都因為不能盡述而被忽略不計。就像南大的“你們的嫂子”寫下的那封信,她裝作籠絡和男友同宿舍的他們,卻在表達對“趙志富”的關注,他們是因為他而獲得了愛屋及烏的資格,他們因為她發射出的愛意,變成了一個整體。不過幾百字的信裡,她的形象也呼之欲出,她爽利到有點跋扈,熱情到不容置疑,生機勃勃得讓人內心澎湃。她看起來是有侵略性的,卻分明在說明自己是獨立的、讓人放心的,把自己的小小王國經營得非常富裕,有能力向外輻射愛意。

  被感情照亮的世界,光亮而且暖。所以我們喜歡旁觀陌生人的情書,不管是斯威夫特寫給斯苔拉,還是約翰·濟慈寫給芳妮·勃勞,抑或聖·埃克蘇佩裡寫給龔蘇蘿,哪怕枯燥如恩列奧·約基希斯和羅莎·盧森堡之間的通信,讀起來也是潤澤的。即便有的情書,有過於壯觀的嫌疑,比如讓—雅克·舒爾寫的那本《英格麗·卡文》,關於他的愛人的童年、她的歌聲、她的怪脾氣、她無人可及的美麗﹔還有奧莉婭娜·法拉奇寫的那本《人》,不過,我們很願意相信,有些人的感情,的確是強烈到了壯觀的地步,這是我們對於感情的信仰底線借助“他人的感情”實現:隻要的確有,的確在,哪怕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也足以讓人釋懷。

  情書裡,還有一個日常生活的世界,細草繁花的世界。魯迅和許廣平的通信,就給這位被強行神化者留下一點氣口———他的嗜好,他的無聊,他怎麼防治螞蟻,甚至因為廁所遠,在瓷罐子裡撒尿,第二天偷著從樓上倒下去。所以趙瑜在他那本以魯迅許廣平“兩地書”為材料寫下的《小閑事》裡,發出主張:“知識分子都應該談戀愛”。

  最重要的是,情書往往因為空間的阻隔而寫成,那是一個將落未落的世界,有無限可能,而且沒被生活的齟齬侵擾。像海蓮·漢芙和倫敦查令十字街84號的“馬科斯與科恩書店”經理弗蘭克的通信,他們的通信,或許不能算是情書,卻持續了二十年,其間,她曾幾次籌劃去看他,終未成行,或許不是因為她窮,而是因為———怯,怕落下來,怕進入現實。情書之美,也大抵如此,就在於它介於將落未落之間,在於它的懸而未決。□韓鬆落(蘭州 作家)

  來源: 新京報   
(責任編輯:王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熱門話題精彩推薦
  • 網上熱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