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甘肅頻道>>本網專稿

跨越世紀的軍禮——西路軍女戰士回憶喋血河西走廊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2015年08月22日09:37

劉漢潤再次敬軍禮(劉海天 攝)
劉漢潤再次敬軍禮(劉海天 攝)

黃河蕭蕭西風冷,正壯士悲歌未徹——記壯烈的紅軍西路軍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震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毛主席在詩詞中,曾經這樣吟詠過長征的艱苦和慘烈。長征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后,一支紅軍進行了另一段悲壯、慘烈、震撼世界的“長征”,這就是紅軍西路軍西征。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渡河西征的紅軍,開始時還算兵強馬壯軍威凜凜。可是身處毫無補給的千裡戈壁,面對暴虐殘忍的馬家匪軍,西路軍的軍力一點點被蠶食,境況越來越悲慘,行程越來越悲壯。遭遇了無數次慷慨激昂的戰斗,經歷了無數種驚心動魄的情境,發生了無數個斷腸碎心的故事,西路軍在軍事上無奈失敗。

但西路軍又沒有失敗。西路軍用自己喋血長沙的征程,向世界展示了中華民族求解放、中國人民向光明的決心和勇氣。在這支英雄的軍隊背后,是中華民族不屈的意志,是中國人民堅韌的品格,是中國共產黨堅定的理想信念。西路軍的精神,已經融進中國的血脈,激勵著中國人民砥礪前行,披荊斬棘創造自己的中國夢。

可惜時光沒有情懷,可嘆歷史無法暫停。祁連山的雪積了又化,化了又積。河西走廊的草青了又黃,黃了又青。一位位幸存下來的西路軍老戰士,陸續完成了他們人生的長征,化作一縷忠魂乘風飛去,隻剩下對祖國人民的熱愛回繞在山川。據統計,目前還在世的西路軍老戰士已經屈指可數,尤其女戰士更是隻剩下了幾個。這些人是中華民族永遠的偶像,是裝滿了華夏正氣和中華精神的活的博物館。

蘭州市目前就有兩座這樣的“活的博物館”——西路軍女戰士劉漢潤和牟炳貞。劉漢潤現年99歲,牟炳貞現年94歲,晚年生活都很幸福。她們既有黨和政府的關懷照顧,也有家人后代的贍養孝順,也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尊敬。2015年8月13日,中共甘肅省委宣傳部、甘肅省延安精神研究會、甘肅省雷鋒精神研究會組織媒體採訪慰問了紅西路軍女紅軍劉漢潤、牟炳貞兩位老人,並向她們贈送了鮮花、水果、西路軍連環畫等禮物。甘肅省委宣傳部處長李小舟代表上述各單位,向兩位老戰士宣讀了慰問信,表達了黨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對她們的關心和敬仰。兩位老戰士非常高興,紛紛穿上紅軍軍裝並敬軍禮答謝。

“掉頭一去是風吹黑發,回首再來已雪滿白頭。”詩人余光中的這兩句詩,很好地寫出了兩位女紅軍的生命歷程:她們年紀輕輕時參加了革命,如今已經都是白發瀟瀟的可敬前輩。長征中的劉漢潤,是個正值豆蔻年華的活力少女。牟炳貞當時更小,甚至被紅軍們愛稱為“共產丫頭”。可是就是這樣稚嫩的生命,挑起了解放中國的歷史重任。一路行來,她們最終實現了理想,完成了使命。

巾幗不遜男兒漢,願洒碧血潤祖國——記99歲西路軍女戰士劉漢潤

現在,兩位紅軍老奶奶的身體都很好。尤其是劉漢潤,將近百歲高齡,卻身體硬朗,思維敏捷,記憶力驚人。

劉漢潤,四川通江人,1933年參加紅軍,1936年隨長征紅軍在會寧會師后,奉命從靖遠虎豹口渡河西征,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西路軍序列中,劉漢潤歷任紅西路軍直屬婦女工兵營連長、指導員等職務,率軍參加了古浪爭奪戰、梨園口戰役、祁連山游擊戰等西路軍著名作戰行動。

面對前來慰問採訪的“親人”們,劉漢潤聲情並茂地表演了一段快板書的唱詞:

叫同志,聽我言,

今天我把草地談一談。

這草地,真少見,

濁水污泥一大片。

上面長草下面軟,

一不小心掉泥潭。

這草地,真少見,

天氣一日三大變。

一會晴,一會雨,

一會風暴打得睜不開眼。

困難擺在我們面前,

紅軍個個是英雄好漢。

我們絕不怕艱險,

千重苦,萬重難。

紅軍一定能過草地關。

叫同志,加把勁,

快馬加鞭向前行,

過了爛草地,去打蔣該死,

狠狠地打來狠狠地打,

把反動軍閥都打垮。

你看紅軍偉大不偉大!

劉漢潤介紹,這段快板是紅軍長征過草地時,她為了鼓舞戰友們的士氣和信心而即興創作的。她還經常給同志們出個謎語、講個笑話,逗大家開心高興。當時的草地,爛泥沼澤一大片,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泥潭。人困馬乏缺衣少糧的紅軍戰士們,在這樣的鼓舞之下,憑借一股堅強的革命意志,終於勝利穿越草地。

劉漢潤還講述了一個感人的長征故事:一個年僅14歲的紅軍女戰士,名叫王秀蓮。她去給大家找吃的,結果在爬到樹上摘野果時遇難。當戰友們找到她的時候,幾乎已經不認識她——她的頭發上落滿了冰雪。可是,她的手還緊緊地捏著野果。同志們含淚埋葬了她,卻誰也沒有去吃那些果子,而是把果子同王秀蓮一起埋葬了。戰友們一起發誓:你沒完成的任務,我們替你去完成﹔你沒實現的理想,我們替你去實現……

提起西路軍的壯烈,劉漢潤情不自禁地有些動容。她回憶說,敵人也不都一樣。民團大部分是抓來的老百姓,戰斗力不強,還好對付。馬家匪軍卻是異常反動,難以感化。開始,紅軍對俘虜的馬家匪軍進行說服教育后,就發放路費讓他們回家。可是后來發現,這些匪徒毫不感動,還是再次來打紅軍。於是,紅軍后來的政策就比較嚴肅起來。

“梨園口戰役中,有一位名叫吳鳳英的紅軍女戰士,很勇敢。敵人一刺刀,把她腸子扎了出來。她把腸子塞回去,抱住敵人搏斗,咬掉了敵人的耳朵和鼻子,一剪刀捅進了敵人眼睛。”劉漢潤低聲回憶著這位英勇不屈的紅軍姐妹:“敵人倒下了,她也倒下了。”

“當時,人苦哇!吃不上,喝不上。可是思想上堅定跟黨走,堅決聽黨的話。”遙想當年,劉漢潤的眼裡還閃著理想的亮光。她說,她家現在五世同堂,她平時最愛做的事就是教育后代們,要珍惜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共產黨辛苦為了啥?是為了民族解放,是為了人民幸福,是為了國家富強好起來。”劉漢潤自問自答,闡述著自己用一生追求的理想。她自豪地表示,去年她還參加了黨的群眾路線教育活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共產黨一刻也不能脫離群眾,黨的正確領導是戰勝一切困難的根本保証。

西路軍失敗后,劉漢潤流落到甘肅省景泰縣。景泰解放后,她不顧周圍的反對意見,堅決出來參加工作。“在西路軍我沒有完成任務,失敗了。現在要重新參加革命”,她說。劉漢潤不但自己出來工作,還動員當年的姐妹一起出來。可是當年的個別女戰士歷經坎坷之后,已經失去了革命理想。她們不但不支持劉漢潤,還抱怨她說:“革命把你革成這樣,你還沒革夠?”就是在這樣的壓力下,劉漢潤堅持出來參加革命工作,重新回到黨的懷抱。

或許,有兩句歌詞能夠很好地形容劉漢潤的一生:革命人永遠是年輕、革命理想高於天。

彪炳千秋人民業,忠貞萬古民族功——記94歲西路軍女戰士牟炳貞

牟炳貞,四川宣漢人。1932年,年僅10歲的牟炳貞隨同哥嫂一起加入紅軍。當時,她全家共有6人跟上了紅軍長征的隊伍。由於年紀幼小,牟炳貞被分在醫院做護工。牟炳貞回憶,當年自己在醫院裡愛說愛笑,經常唱歌給傷員聽,幫助傷員振作精神,大家都很喜歡她。戰士們還給她起了個響當當的綽號:共產丫頭。

現在,牟炳貞的聽力已經很差,往往需要兒子趴在耳朵邊大聲轉述別人的問話。可是一旦聽清,老人的思維能力和語言表達還是不錯的,能夠清楚闡釋自己的觀點:“馬匪軍殺了我們很多人,戰友們死得很可憐。可是,我們不怕馬匪軍!我們跟著中隊,被大人們夾在中間,一直前進。”

牟炳貞的兒子,也已經是一位老人了。他表示,自己的父母都是西路軍。父親原本是個私塾教師,平時就向學生們宣傳革命思想。所以當紅軍一來時,連老師帶學生就整體加入了紅軍。父母親留給他很多寶貴的品質,包括堅強的革命精神和堅定的革命信心。父母親通過言傳身教,把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的精神傳承給了他們,使他們能夠在工作和生活當中做到嚴於律己。“我們當年下鄉時,住在社員家。吃過晚飯后,都會主動幫農民把田澆完了。”牟炳貞的兒子說。(劉海天)

(責編:高旋、焦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