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地區遭遇罕見強沙塵天氣,記者赴內蒙古、寧夏廣袤沙區

探訪西北沙塵源(綠色焦點·防沙治沙)

本報記者 劉 毅 寇江澤

2017年06月17日07:5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探訪西北沙塵源(綠色焦點·防沙治沙)

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境內,曾經干涸的居延海,如今成為美麗濕地。

本報記者 劉 毅攝

在阿拉善左旗希勃圖嘎查,一位牧民為剛種上的梭梭澆水。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攝

在阿拉善左旗希勃圖嘎查,一位牧民在種植梭梭。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攝

編者按:今天是第二十三個“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我國宣傳的主題是“防治荒漠化,建設綠色家園”,旨在踐行綠色發展理念,凝聚社會共識,廣泛動員社會力量參與荒漠化防治,建設綠色家園,創造良好的生產生活環境。

一個多月前,我國北方地區遭遇了近年來較為罕見的強沙塵天氣過程,范圍廣、強度大,波及京津冀等十多個省(市、區)。驟然襲來的漫天沙塵,讓人們心中難免有些疑問:為什麼會發生這樣來勢洶洶的沙塵天氣?近年來北方的生態狀況到底怎麼樣?我們可以消滅沙塵暴嗎?面對“地球的癌症”,我們應該怎麼辦?

本報記者近日一方面實地探訪北方多個沙塵源區,一方面廣泛採訪專家學者,請他們“會診”,探尋這些問題的答案。本期生態周刊推出這組報道,期待您的關注。

5月初,我國北方地區遭遇今年以來最強、近年來較為罕見的強沙塵天氣過程。

氣象、環保部門監測顯示:5月4日,沙塵影響新疆、甘肅、寧夏、陝西、內蒙古、山西、河北、北京、天津、遼寧、吉林、黑龍江等10余個省(市、區),影響面積達163萬平方公裡。

5月3日10時,黑龍江大慶市PM10(可吸入顆粒物)濃度達到4006微克/立方米,14時內蒙古阿拉善額濟納旗PM10濃度達到8992微克/立方米,4日北京絕大部分地區PM10濃度超過1500微克/立方米。這次沙塵天氣覆蓋范圍廣、強度大,多地空氣質量指數“爆表”。因為大風天氣,北京甚至出現院牆倒塌、高空墜物,造成人員傷亡。

不少人疑惑,這次強沙塵天氣從哪兒來,為啥來得這麼猛?PM10濃度達到8992微克/立方米,意味著什麼?近日,記者前往內蒙古、寧夏沙塵源地實地調查採訪。

①沙塵天氣總體在減少,但受氣候因素影響會產生波動

根據中國氣象局發布的消息,5月初的沙塵天氣,首先發生在內蒙古西部,最強沙塵區也位於內蒙古西部至中部偏西地區,隨后沙塵影響范圍向東擴展,面積不斷擴大。

塵土飛揚,黃沙漫天,視野所及一片昏黃——在額濟納旗環保局,一位工作人員拿出自己拍攝的照片,向記者展示了5月3日額濟納旗沙塵暴嚴重時刻的狀況。“黃沙遮天蔽日!”他感嘆道。

額濟納旗環保局副局長狄敏華告訴記者,5月3日早上8點額旗出現沙塵天氣,12點發展為沙塵暴天氣,晚上9點結束,持續了14個小時。位於環保局辦公大樓樓頂的沙塵暴監測系統顯示,PM10最大濃度一度達到8992微克/立方米。“監測到這一濃度極值后,我們第一時間上報給環保部。后來我們很快看到,媒體報道中,出現了這個數據。”

8992微克/立方米,這意味著什麼?根據環境空氣質量標准,PM10濃度超過600微克/立方米,空氣質量指數就會“爆表”。額濟納旗監測到的這次沙塵PM10最大濃度,相當於嚴重污染“爆表”水平的15倍。

阿拉善當地媒體報道指出,5月3日的沙塵暴是額旗近7年來最強沙塵暴天氣。“在額旗,這樣強度的沙塵天氣這幾年很少見到。”額旗氣象局副局長羅曉蔚說,強沙塵暴一般不會超過6小時,而這次不僅風大,境內大部地區平均風力達到8—9級,部分地區出現10—11級大風,而且持續時間長,連續14個小時,近年少有。

“冷空氣和沙源地氣象條件不利,是5月初這次強沙塵天氣的主要原因。”中國氣象局環境氣象中心高級工程師張碧輝說,北方地區冷空氣活動頻繁,兩股冷空氣疊加出現大風天氣。同時,內蒙古西部至中部偏西地區這一帶是北方地區沙源地,今年降水偏少,氣候干燥,兩方面因素相互作用,形成強沙塵天氣。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從地表植被狀況來看,近年來額濟納旗生態環境持續改善。2016年全旗完成林業建設36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4.3%,比2000年高出1.4個百分點。黑河水的有效補給,使得額濟納綠洲地下水位明顯回升,沿河植被覆蓋度超過60%,比2000年提高了近30%。

與此同時,額濟納旗沙塵暴天氣呈減少減弱的趨勢。氣象資料顯示,上世紀80年代額旗平均每年都有10多天發生沙塵暴,1982年、1983年分別多達28天、27天﹔上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前10年,沙塵暴天數明顯下降,平均天數不到5天﹔2010年以后沙塵暴天數進一步下降,去年全年沒有發生沙塵暴。與沙塵暴天數相對應的是,歷年大風天數也明顯下降。

從我國北方大范圍的監測數據來看,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北方沙塵天氣呈現波動減少趨勢,最近5年,沙塵天氣偏少的狀況尤為明顯。

“沙塵暴天數明顯下降,這得益於人為治理以及氣候因素的共同作用。”羅曉蔚表示,沙塵天氣呈現穩定的改善趨勢,但中間受到氣候因素影響會產生一定的波動。這次強沙塵暴警示我們,雖然防沙治沙取得了不錯的成效,但防治任務依然十分繁重,不能掉以輕心。

②全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呈現“雙減少”趨勢

阿拉善左旗宗別立鎮茫來嘎查(村),梭梭林綿延遍野,視野盡頭是烏蘭布和沙漠南緣,梭梭林如同屏障一般,阻擋著沙漠前侵,保護著黃河,保護著賀蘭山。

阿左旗林業工作站站長、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劉宏義告訴記者,這片梭梭林規劃面積是40萬畝,截至去年底已經營造35萬畝。“以前這裡全是沙地,風沙肆虐,我們腳下的沙丘有15米高,種上梭梭以后,沙子被固定下來,沙丘也越來越低。等再過幾年,旁邊的梭梭蔓延上來,這沙丘就會完全被降服。除了防風固沙,牧民還能在梭梭上接種高價值中草藥肉蓯蓉,增加收入。”從事防沙治沙工作30多年的劉宏義說。

截至去年年底,阿左旗人工營造梭梭林140萬畝,人工接種肉蓯蓉32萬畝。

一些牧民放下牧羊鞭,轉變成了護林人。55歲的茫來嘎查牧民吳維忠,以前家裡養了400多隻羊,收入不高,勉強維生。如今他已經不再養羊,成為森林管護員,一年有1.5萬元的工資。2014年,他在自己的660畝梭梭樹下接種了肉蓯蓉,今年喜獲豐收,收入達4萬多元。“今年因為別的事耽誤了,收晚了,弄好了能有6萬多元。以后就有經驗了。”

吳維忠說,如今鄉親們爭相造林植綠,發展生態產業,以前這裡天天有沙塵,房前屋后埋的都是沙子。現在風小了,沙也少了。

在地處騰格裡沙漠東緣的阿左旗巴彥諾爾蘇木(鄉)浩坦淖爾嘎查,飛播造林區內,梭梭、花棒、沙拐棗等多種沙生植物在風中搖曳生姿,牢牢鎖住了下面的沙丘。

“這片區域有6萬多畝,1992年飛播時這裡以流動沙丘為主,經過多年的保護,昔日流動沙地被完全固定,成為郁郁蔥蔥的林地。”劉宏義說,全嘎查60余戶牧民,他們在飛播區內採收種子,每年每戶就能增收1萬多元。

截至2016年,阿左旗累計飛播造林484萬畝,在騰格裡沙漠東緣形成一條長350公裡、寬3到20公裡的“鎖邊”林帶,在烏蘭布和沙漠南緣形成一條長11公裡、寬3到15公裡的“鎖邊”林帶,有效阻止了兩大沙漠前侵擴張,生態效益顯著。

阿左旗的顯著變化,是北方地區防沙治沙的一個縮影。經過不斷的探索和努力,我國初步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防沙治沙道路:政府主導與民眾參與相結合、人工治理與自然修復相結合、法律約束與政策激勵相結合、重點突破與面上推進相結合、講求科學與艱苦奮斗相結合、治理生態與改善民生相結合。這被譽為是根治荒漠化“地球癌症”的“中國藥方”。

國家林業局的監測數據顯示,自2000年以來,全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連續三個監測期保持“雙減少”,荒漠化土地面積由上世紀末年均擴展1.04萬平方公裡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2424平方公裡,沙化土地面積由上世紀末年均擴展3436平方公裡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1980平方公裡,實現了由“沙進人退”到“人進沙退”的歷史性轉變。

荒漠化是指包括氣候變異和人為活動在內的種種因素造成的干旱、半干旱和亞濕潤干旱區的土地退化。沙化是指在各種氣候條件下,由於各種因素形成的、地表呈現以沙(礫)物質為主要標志的土地退化。

③繼續努力,實現生態與生計兼顧、治沙與富民結合

寧夏平羅縣陶樂鎮廟廟湖生態移民村,華泰農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基地內,沙土車車來車往,將土壤卸在沙地上。看到記者對此一臉疑惑,公司副總經理范立寧說:“這是客土壓沙。沙地上沒法直接種植庄稼,公司在沙地上覆蓋上二三十厘米厚的土層,壓住沙塵改良土壤的同時,還能種植瓜果創造經濟效益。”

這家公司在陶樂鎮流轉經營1.2萬畝耕地,每年為500多位當地移民提供就業機會。平羅縣林業局副局長路佔利告訴記者,移民搬遷過來后分配到的土地都是生荒地,需要改良才能種植並產生效益。所以平羅引進農業科技公司,流轉移民土地規模化種植,一方面改良土壤,一方面給移民提供就業機會。

寧夏多年來持續實施生態移民工程,將貧困人口從生態脆弱的西海固地區遷移出來。廟廟生態移民村村民馬強,就是從老家固原市西吉縣搬遷過來的。

干旱缺水,是馬強對四五個小時車程外的老家的最深印象。“山地裡缺水,生計就靠種麥子、放羊,靠天吃飯,庄稼種下去就看老天爺下不下雨,一畝地一年能收200斤麥子就算好的了。交通也不方便,沒法出去打工,孩子上學要走十幾公裡山路。”

“廟廟湖這邊好,有水有路,孩子上學方便,打工也方便了。”馬強告訴記者,家中的8畝荒地流轉給華泰農公司,每年有1600元的收入,他去外面打工,妻子在華泰農公司打工,每年共有一萬四五千元的收入。對於未來的生活,總是樂呵呵的馬強充滿了信心。

截至去年底,平羅還有1.2萬名貧困人口,70%分布在廟廟湖等移民遷入區。路佔利介紹,平羅將生態治理與產業培育結合起來,依托華泰農等龍頭企業,發展特色種植等產業,每年為移民增加收入近600萬元。努力實現“生態與生計兼顧,治沙與富民結合”。

土地沙化與貧困容易形成惡性循環,沙區是扶貧攻堅的重點和難點地區。前幾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國832個貧困縣中,有290個在沙區﹔7017萬貧困人口中,超過2000萬人生活在西北荒漠化地區。近幾年沙區貧困人口持續減少,不過,風沙與人的拉鋸戰,還將持續進行……

《 人民日報 》( 2017年06月17日 09 版)

(責編:周婉婷、焦隆)

推薦閱讀

蘭渝鐵路蘭夏段順利開通

蘭渝鐵路蘭夏段(蘭州東至夏官營)段於6月28日6時順利開通,標志著歐亞大陸橋與渝新歐大通道交匯蘭州樞紐被徹底打通。據悉,在蘭州東至夏官營段開通運營之前,蘭渝鐵路蘭州樞紐、重慶樞紐、南充至高興單線、渭沱至重慶北正線已順利開通運營。【詳細】

絲路時評|甘肅要聞|本網專稿|各地動態蘭渝鐵路蘭夏段順利開通 蘭渝鐵路蘭夏段(蘭州東至夏官營)段於6月28日6時順利開通,標志著歐亞大陸橋與渝新歐大通道交匯蘭州樞紐被徹底打通。據悉,在蘭州東至夏官營段開通運營之前,蘭渝鐵路蘭州樞紐、重慶樞紐、南充至高興單線、渭沱至重慶北正線已順利開通運營。【詳細】

絲路時評|甘肅要聞|本網專稿|各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