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獻計甘肅:用“戰狼”精神發展文化產業

【查看原圖】
第二屆絲綢之路彩陶與嘉峪關歷史文化研討會現場(劉海天 攝)
第二屆絲綢之路彩陶與嘉峪關歷史文化研討會現場(劉海天 攝)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2017年08月14日16:03

中華文明萬載傳承,常遇艱危總能延續。上古時期,中華先民創造了光輝燦爛的彩陶文化,大大提高了人類文明水平。陶器時代的代表性文化之一甘肅馬家窯文化,是中國彩陶藝術的頂峰。馬家窯文化分布廣泛,從臨洮到臨夏到嘉峪關甚至遠到中亞和歐洲,都有其一路傳播的蹤跡。

陶器時代延續數千年,極大促進了中國歷史上三皇五代時期的社會發展。陶器也在中華文化中留下了極其深刻的記憶:五帝之一的唐堯史稱陶唐氏,司法先祖皋陶“明五刑、弼五教”開啟中國法治之路……他們的名字,都與陶器有關。另據傳說,五帝之一的舜帝也是燒陶的高手。

8月13日,古城嘉峪關,一場學術研討會如期舉行。這是繼去年嘉峪關市與甘肅省馬家窯文化研究會合作之后,連續第二年舉辦“絲綢之路彩陶與嘉峪關歷史文化研討會”。馬家窯文化研究會會長王志安雖然已經七十幾歲了,卻像年輕人一樣精神飽滿思路清晰,為了祖國的文化事業而奮斗不已。

在這次會議上,學者們不僅關注學術問題,也紛紛為嘉峪關文化產業發展出謀劃策。

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中心特約研究員、國學專家翟玉忠,是本次受邀與會的專家學者之一。他主要研究的學科范圍,是秦漢文化尤其是法家文化。在傳統法家理論的基礎上,他提出了新法家的概念,以順應當今時代貢獻當今社會。為了傳播新法家理論思想,翟玉忠於多年前籌建了新法家網站,在網站主編的崗位上追尋著法治中國的理想信念。近年,黨中央提出“全面依法治國”戰略布局,使他深受鼓舞。

第二次來到嘉峪關,翟玉忠除了對嘉峪關人民深表感謝,還熱情地為嘉峪關文化產業的發展支起了招。他給出了三點建議:1、打造文化產業集群﹔2、豐富文化旅游產品﹔3、做實文化學術研究。

翟玉忠表示,相比於前些年,嘉峪關的文化產業有著不錯的發展勢頭。但由於起步較晚、基礎薄弱,因而和全國其他地區的成熟文化產業體系相比,仍然略顯方式單一。應該在現有的關城、魏晉墓、博物館等基礎上,整合發展休閑文化產業。比如應該進行歷史題材實景演出。酒泉、嘉峪關一帶,是歷史上霍去病取得河西大捷的地方,這是很好的歷史文化演出題材。現在實景演出在全國比較風行,比如桂林劉三姐、井岡山紅軍、敦煌壁畫等等題材,市場反應火爆。嘉峪關應該盡快創立自己的實景演出文化品牌,以創造新的文化產業增長點,打造綜合實力更強的文化產業集群。

此外,還要豐富文化旅游產品的種類。比如,既可以以嘉峪關為終點設計長城旅游線路,也可以從嘉峪關向西設計近程到新疆、中程到中亞、遠程到歐洲的旅游線路。翟玉忠介紹,他在烏克蘭參觀期間,發現當地人把糕點做成了古代彩陶上的紋飾形狀。他認為,這雖然是件小事,但是反映出很好的思路,值得嘉峪關學習借鑒。文化產業,創意是靈魂。有了好的創意,可以使既有資源效益倍增。“旅游是文化的載體,文化是旅游的靈魂”,這句話要永遠牢記。嘉峪關的文化產業,就要做出嘉峪關的特色。如果把嘉峪關做得像上海,誰會有興趣前來?

翟玉忠認為,發展文化產業,做廣告當然必不可少,但也要重視文化品牌的積累。召開絲綢之路彩陶與嘉峪關歷史文化研討會,就是很好的做法,就是在做實文化學術研究。這樣的活動,功在久遠,效在將來,可以逐漸形成嘉峪關的文化品牌,最終促進文化產業發展。基於這樣的認識,嘉峪關應該把絲路(長城)文化研究院打造為超越學科、超越地域、超越族界的研究機構,服務於嘉峪關的文化產業發展。他並認為,嘉峪關應該到北上廣深這類特大城市去做廣告,因為這些地方人口密集度大,文化消費力強。比如,可以在北京地鐵站裡投放平面廣告,潛移默化地制造消費需求。

翟玉忠先生多年研究秦文化,對於甘肅有著深厚的感情。他表示,甘肅擁有非常深厚的歷史文化資源,但文化產業發展相對滯后,這非常令人遺憾。他舉了唐山市拍攝電影《大地震》的例子,說明文化產業的重要性:唐山市投資拍攝《大地震》,既從院線取得了票房收入,也讓更多人了解了唐山這座重新崛起的英雄城市。翟玉忠建議嘉峪關多拍攝一些歷史題材影視節目,像《戰狼2》一樣火爆。“這裡的歷史題材,不都有‘戰狼’精神嗎?”翟玉忠尤其強調,應該拍一部《耿恭守疏勒》的歷史題材電影:“相比美國大片《拯救大兵瑞恩》,漢朝救援耿恭有更高的哲學意義。”他強烈呼吁,甘肅要把深厚的文化資源用好用活,把新興的文化產業做強做大。

雖然是一個河北人,但由於喜愛秦文化的原因,翟玉忠對甘肅懷有深厚感情。下一步,他計劃到甘肅禮縣去,探訪秦人故裡,感受青銅時代。他說,要讓更多的人了解禮縣,要從秦文化中吸取更多精華,來有益於當今的社會。(劉海天)

分享到:
(責編:焦隆、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