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人生關鍵的第一步

——寄語18級新同學

林治波

2018年09月11日11:29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首先代表我個人和學院教職工,對進入新聞與傳播學院的新同學,表示熱烈歡迎!歡迎你們成為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

可以自豪地告訴大家,這幾年來,蘭州大學越來越好,蘭大新聞院越來越好——無論教學,還是科研﹔無論部校共建,還是對外交流﹔無論教師的精氣神,還是學生的就業率,各個方面都越來越好。你們報考蘭大新聞院,是正確的選擇。

在今后的幾年裡,我們將在一起學習和生活,這是人生難得的緣分。緣分是什麼呢?我理解,緣分是由無數偶然性組合在一起才得以形成的概率很小的機緣巧合。我希望同學們之間,以及師生之間,能夠珍惜這種難得的緣分,成為學習上的同道、生活中的朋友,由陌生而相識,由相識而相知,結下一生中風雨同舟、患難與共的不解之緣。

人生的路很漫長,但緊要處也就那麼幾步。上大學,就是人生最緊要的幾步中的第一步,其極端重要性無需贅言。

問題是,怎樣才能走好這一步呢?

以我作為過來人的經驗,似乎應該在三個方面下功夫:

第一, 確立價值觀。人之所以為人,而不同於動物,很重要的一點是人需要自我實現。人生的目的是什麼?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應該站在什麼立場上?我應該為誰服務?怎樣的人生才算成功?判斷大是大非的標准是什麼?人生在世,誰都繞不開這些問題。而回答和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具有明確的價值觀。大學的四年,正是形成價值觀的關鍵時期。由於生理、心理的不成熟,加之高考學業的超常緊張,一個人價值觀的形成在高中之前並不具備充分條件。而進入大學之后,由於同學們心智的相對成熟,眼界與接觸面的顯著擴大,以及大學的綜合條件的提升,同學們的人生觀、價值觀的形成也就成為一件既有必要又可能完成的事情了。

我認為,價值觀對於學習新聞的同學來說,具有雙重的重要性:其一,作為通常的人,誰的人生都離不開價值觀的指導。方向重於效率,隻有方向明確了,才談得上效率﹔倘若沒有方向,人生就不知道要向何處去﹔倘若方向錯了,效率越高反而離目的地越遠。而找到正確的人生方向,是隻有價值觀才能夠解決的問題。其二,作為新聞工作者,你的價值觀不僅僅是指導你自己的,而且是用於影響受眾的,其對與錯、善與惡、高與低,都因為你職業的緣故而具有了遠比一般人更加廣泛的社會性。因此,一個新聞記者的價值觀,就其重要性而言,超過了一般人。

那麼,我們應該確立什麼樣的價值觀呢?在個人主義者看來,最切合的價值觀就是利己主義,通過利己實現個人利益和自我價值的最大化。事實上,很多人既有這樣的想法,也進行著這樣的實踐,狂奔在利己主義的道路上樂此不疲。這讓我想起了濟群法師的一句話:“無明中的人們,天天都在過著愚人節,因為他們把荒誕的生活過得歡天喜地,津津有味。”問題是,真的能夠通過“津津有味”的利己主義達到個人利益和自我價值的最大化嗎?回答是否定的。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人同時具有動物屬性和社會屬性,而社會屬性才是人不同與動物的地方,也是人的本質所在。在動物屬性的領域,人要滿足自己的七情六欲和生存需求,必須是自私的,因此人的自私在動物屬性的領域自有其合理性,是無可非議的﹔但在社會屬性的領域情形恰恰相反,人必須是無私的,隻有奉獻社會、與人為善、熱心助人,才有可能建立和鞏固豐富的社會資源,進而推動自我價值的實現。自私自利、與人不善的結果,必然是社會資源的減少,支持合作的削弱,人生之路越走越窄,最終難成大事,甚至一事無成、一敗涂地,其自我價值非但不能最大化,反而會最小化。這種事例,在我們的社會上屢見不鮮,比比皆是。因此,一個人最好的價值觀,不是個人主義、利己主義,而是在報效祖國、服務社會、幫助他人、愛護自然的過程中,去實現自我價值。這是以利他來實現利己,是利他與利己的結合,是利他與利己的平衡,是利他與利己的雙贏,是一種高妙的中庸之道。

關於價值觀,還可以做這樣的概括,那就是:目光向外,熱愛祖國,這是愛國主義﹔目光向內,服務人民,這是社會主義﹔目光向后,尊崇祖先,這是民族主義﹔目光向前,世界大同,這是共產主義。其中,最重要的,最切實的,是愛祖國、愛人民——對外愛祖國,這是愛國主義﹔對內愛人民,這是社會主義。

愛自己的國家,這本來天經地義,無須強調﹔但是,在當今的中國,愛國者被公知們誣陷為“愛國賊”,愛國主義遭到前所未有的諷刺挖苦甚至詆毀誹謗。因此,對你們強調愛國主義是極為必要的。

愛人民,就應該擁護和堅持社會主義。因為,隻有實行真正的社會主義,才有可能在政治上實現人民民主,在經濟上實現共同富裕。所以,社會主義比之於資本主義更有益於人民大眾。如果你信奉和崇拜資本主義卻又聲稱自己愛人民,那是虛偽的、不真實的。

這是我在信仰和價值觀方面的一點想法,用以自勉,也希望和同學們共勉。

第二, 掌握真本領。有了人生方向,還得講求效率﹔要提高效率,就得掌握本領。對我們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來說,真本領就是通過四年的努力學習,切實掌握新聞傳播業務。新聞的政治屬性,要求我們站對政治立場,確立高尚信仰﹔而新聞的實踐屬性,要求我們必須掌握扎實有用的新聞傳播能力,以便到了工作崗位能夠迅速進入情況,擔起重任。

關於業務學習,我要特別提醒同學們兩點:一是要立足新聞專業,同時超越新聞專業。實踐証明,在新聞單位工作的人,出身非新聞專業的人往往更有后勁。因為,他們在花費幾個月掌握了新聞工作的若干實踐經驗之后,其所學專業的威力便逐漸發揮出來,而這恰恰是新聞專業的人所不具備的一種深度優勢,這使得新聞專業出身的人好像沒有了專業,從而缺乏后勁兒。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為了彌補這種缺憾,我建議我們學習新聞專業的同學,在這四年裡應該在學好新聞傳播專業的基礎上,一面擴大知識面,一面側重自學一個新聞之外的專業,比如經濟、法律、歷史、哲學、國際關系等等。這是必須的知識儲備。二是要特別注重新媒體的學習和研究。進入二十一世紀,新媒體方興未艾,新聞傳播已經大不同於以往。如今,我國網民人數已近8億﹔過去從未有過的自媒體大量出現了﹔全球每兩天形成的信息量等於2003年大數據出現之前人類社會信息量的總和﹔網上輿論的豐富性與復雜性,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媒體格局和傳播方式已經並將繼續發生巨大變化,其影響幾乎波及我們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這種令人驚詫的變化,迅速地讓主流媒體傳統化、小眾化、邊緣化。在這樣的新形勢下,新聞傳播專業的同學們,就必須高度重視新媒體,了解其情況,學習其知識,掌握其方法,理解其本質,預知其走向,如此才能順應時代飛速發展的潮流而不致於被其拋棄,如此才可以在日新月異、變動不居的社會中找到自己堅實的立足之地。

基於以上理由,同學們不要叫苦喊累。這四年就是努力拼搏的四年,而不是玩耍休閑的四年。請同學們記住,你現在的每一次偷懶和怠惰,都會在將來的某個時間、某個場合,以你意料之外的讓你難堪甚至羞恥的方式回報於你。

第三,煉就好體魄。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是學習和工作的本錢,沒了這個本錢,什麼都談不上。毛澤東早年曾寫過一篇文章《體育之研究》,文中提出了“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的說法﹔老舍曾給梁實秋女兒寫過一句話:“身體強學問好才是最好的公民”,從中可以看到毛主席和老舍先生對身體健康的重視程度。

經常聽到一些朋友說,某某事很重要,但就是沒時間做。這種說法是不真實的。對於一件事情,你做還是不做,實際上不是有無時間的問題,而是你是否重視的問題——你重視了,就舍得拿出時間和精力來,而並不會覺得那是浪費﹔你不重視,就舍不得拿出時間和精力來,沒有時間就會成為你的借口。鍛煉身體這件事,首先要解決思想認識問題,真正重視起來才會切實行動起來。“沒有時間鍛煉,得有時間住院”,同學們一定要把這個道理想明白。

前些年訪問俄羅斯,聽俄國朋友維克多講了一個關於健康的諺語,覺得頗有道理。他說:“找到好工作是‘0’,娶個好妻子(嫁個好丈夫)是‘0’,生了個好孩子是‘0’,分上了好房子是‘0’,收入提高了是‘0’,職務晉升了也是‘0’,一切好事都是‘0’,唯獨健康是‘1’。”我有些不解。維克多解釋說:“‘0’是否有價值取決於‘1’,有了健康這個‘1’,把它放到那些‘0’的前面,一個一個的‘0’就非常有價值﹔而失去了‘1’,那些‘0’就變得毫無意義了。”“哦,是這樣的。”我恍然大悟。健康的重要性人人皆知,但以如此別致的形式強調健康的突出重要性,同時並不否定其他事情的重要性,恰到好處地反映了健康與其他事情合理的邏輯關系,使這個俄羅斯諺語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希望大家都能珍惜自己的“1”,並在此基礎上爭取更多的“0”。

關於健康,我近年來了解到,人的情緒對於健康的影響之大超出了我們以往的認知。有科學家對百歲老人進行了大規模的摸底調查,目的是弄清他們長壽的規律,但百歲老人各有各的活法,千姿百態,五花八門,其中許多人甚至有抽煙、喝酒、不鍛煉、愛吃大肥肉的不良習慣。經過仔細的研究比對,科學家發現,其實他們的長壽確有共同的規律可尋,那就是樂觀開朗。國外科學家的研究,也証明情緒對於人的健康的影響遠遠超出了其他保健方式。為了我們的健康,也為了我們的幸福,同學們要樂觀開朗起來,遇事要大度一些,要拿得起放得下。有些同學性格內向,不太開朗,這就要多和同學們溝通交流,多參加一些集體活動,特別要和開朗陽光的同學多接觸,交朋友,讓自己的內心不積攢少積攢負面情緒,這對於健康很重要。

以上三個方面,確立價值觀才能明確人生的方向,掌握真本領才能提高做事的效率,煉就好體魄才可以為兩者提供保障,讓自己沿著正確的方向成就更大的事業。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大學四年,如果能在這三個方面取得優異成績,那麼你就是一個優秀的學生,走向社會之后,你就可能成為發揮正能量的社會棟梁。我本人,以及學院全體同仁肩負的任務,就是為同學們成為優秀學子提供各種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幫助。

古人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用百姓的話說,磨刀不誤砍柴工。如果讓我來為大學四年做一個定義,可否這樣講:大學的四年,就是我們為走上社會而蓄積能量、准備工具的時期,這關鍵的一步一定要走好。

親愛的同學們,努力吧!

2018年9月10日 

(責編:王彤、邵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