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源頭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來自甘肅定西的教育脫貧啟示

新華社記者張文靜、程楠

2018年09月12日15:12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從源頭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來自甘肅定西的教育脫貧啟示

甘肅定西,苦甲天下。拔掉貧根、甩掉窮帽,跟上全國發展步伐,是定西人堅持不懈的追求和夢想。多年的探索和實踐,讓定西人把脫貧的發力點放在了教育上,政府苦抓、學校苦教、家長苦供、學生苦學,力圖從源頭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學生入學率、農民脫貧率、經濟增長率,這三個互為因果、節節攀升的數據表明,定西教育的“四苦經”,是這個苦瘠之地拔掉窮根、穩定脫貧的動力源和穩壓器,也為全國貧困地區實現彎道超車、全面發展提供了有益借鑒。

從娃娃抓起:以“名園+”模式補齊學前教育短板

每年新生入園前夕,都是定西市幼兒園園長王亞萍最頭疼的時候:“電話不敢接,短信不敢回,就怕是說情報名的。”

這家省級示范園師資水平高,保教實力強。家長想方設法找關系,都希望把孩子送進來。

和多數貧困地區一樣,囿於財力不足和歷史欠賬,幼兒教育一直是定西教育的“短”中之“短”。上公辦園難、好民辦園貴,政府焦心、家長鬧心、社會煩心。

但從去年8月開始,王亞萍的壓力減小了不少。

這緣於定西市推出的一項新嘗試:學前教育集團化辦園。

定西市教育局局長盛淑蘭說,公辦園有優質教育資源,民辦園有點多面廣優勢。學前教育集團化辦園的核心,就是優勢互補、以點帶面,以公辦帶民辦、以強園帶弱園,最后形成“名園+農村園”“名園+新建園”“名園+薄弱園”“名園+民辦園”、師資相對均衡、數量相對穩定的學前教育集團。

來自定西市教育局的數據表明,通過合作辦園,定西市學前教育得到長足發展。目前全市成立了30個學前教育集團,有36家公辦幼兒園和227個薄弱園、民辦園建立了合作辦園模式,今年將覆蓋到鄉鎮一級,入園難題得到有效緩解。

“集團內園長和教師交流幫扶機制化、教學觀摩常態化正在形成。”王亞萍說,公辦園帶民辦園,兩者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良性循環逐漸形成。

“我們不強調‘輸在起跑線上’的教育理念。”盛淑蘭說,但作為貧困地區,努力讓每個學齡前孩子享有學前教育權利,既是民眾的期盼,也是政府的職責,更是確保定西穩定脫貧、跟上全國發展步伐的要求。

借力“數字課堂”,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享

在定西市安定區寧遠中心小學的一間教室裡,美術老師王莉正通過一台電腦、一支麥克風、一個攝像頭,向寧遠中心小學和3個偏遠學區的200多名學生講課,電腦屏幕上清晰顯示出每個教室的實況圖像。

這是定西市利用數字網絡,建立的多媒體一體機“班班通”網絡直播課堂。它架起了城區學校、鄉鎮中心學校和農村小規模學校之間的橋梁,讓偏遠山區的孩子和城裡孩子能共享優質教育資源。

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8年,在國家幫扶下,定西市共投入近21億元“改薄”資金,全面改善了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基本辦學條件。

當城市學生為眾多興趣班苦於如何選擇的時候,定西的不少農村學生,卻因師資匱乏,連起碼的音樂、美術、體育課都開不足、開不好。

定西市安定區李家堡學區校長邵錦堂說:“很多偏遠地區的教學點沒有藝術類課程,學生隻能通過觀看教學光碟來學習,或者干脆被語文、數學、英語課取而代之。”

網絡直播課堂的引進,正在改變這種讓邵錦堂老師尷尬的局面。

網絡直播課堂給孩子們帶來的變化顯而易見。音樂課不再只是聽磁帶,美術課也不再是寫作業。課堂氛圍被激活了。邵錦堂說,“某種程度上說,鄉村學生也享受到了和城裡學生相似的優質教學資源。”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據盛淑蘭介紹,目前全市87所(含教學點)農村學校已加入網絡直播課堂行列,這一比例佔定西全市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的近六成。

政府苦抓、學校苦教、家長苦供、學生苦學

扶貧先扶智,這是一個淺顯的道理。但支撐這個淺顯道理的基礎,卻需要豐厚的財政實力。對貧瘠的定西而言,這句話就顯得格外沉重。

定西市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定西財政教育經費分別為40.26億元、45.90億元、48.24億元,佔GDP的比例為12.93%、13.78%、13.90%,都在同期國家平均水平的3倍以上。

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這句耳熟能詳的話,定西市用最簡單的數據做了最有力的回答:這不是一句空對空的口號,而是一個實打實的行動。

使勁的不僅是政府。在定西,供好娃娃上學,供娃娃上好學,是每個家長的共識,也逐漸成為全社會的共識:政府苦抓、學校苦教,家長苦供、學生苦學,多管齊下、多方合力的教育“四苦經”,在貧瘠的隴中大地蔚然成風,推動定西教育不斷邁上新台階。

更為可貴的是,定西人的教育觀,正從單純的供娃娃考大學,變為學有一技之長的全民培訓。2016年,這個市就有15601人參加了中短期職業技能培訓﹔2017年,有近2萬人通過職業技能培訓,摘掉了貧困的帽子。

如今的定西,教育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作用日益明顯。學生入學率、職業培訓率、農民脫貧率和經濟增長率之間的正相關關系更加緊密。

“教育是斬斷窮根的利器,既是脫貧的手段,也是致富的保証。”定西市副市長高生發說,定西市教育、脫貧攻堅和經濟發展三者之間的正向關系表明,隻有教育,才能從源頭上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我有一個夢,定西的教育工作者有一個夢。”盛淑蘭說,“借助教育先行,從源頭上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打破貧困代代相傳的‘緊箍咒’。”

(責編:邵蘭、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