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國】

把個人理想融入中國夢

—— 記金川集團公司銅業公司貴金屬分廠提純班班長潘從明

謝曉玲

2019年01月01日09:22  來源:甘肅日報
 
原標題:把個人理想融入中國夢

開欄的話

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隴原人民百折不撓、砥礪奮進,取得了彪炳史冊的光輝業績,甘肅大地發生了有目共睹的巨大變化。家是小的國,國是大的家。我們每一個人都與自己的祖國息息相關,都是國家進步發展的推動者、親歷者。我和我的祖國,有說不完的故事,有道不盡的情愫。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本報從今天起開設“我和我的祖國”專欄,通過採訪普通人,講述普通事,深情講述在偉大祖國日新月異的變化中,每個隴原兒女真切的經歷感受,每個人對祖國發展深情的祝福,以此反映70年來,隴原大地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發生的歷史性變革。敬請關注。

新甘肅·甘肅日報記者 謝曉玲

“大家認為,73噸小麥、15噸對蝦,能交換些什麼呢?”2018年11月29日,金川集團銅業公司冶金高級技師、“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大國工匠”潘從明受邀在人民大會堂作“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宣講報告時,向與會者提了這樣一個問題。

他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百廢待興的中國在糧食極度緊缺的情況下,不得不用73噸小麥、15噸對蝦從國外換取500克鉑族貴金屬。這些貴金屬被稱為工業維生素。人缺了維生素會得軟骨病,同樣,一些工業產品缺少了貴金屬也會得軟骨病。天宮升空,蛟龍下海,天眼、悟空、墨子、大飛機,這一個個大國重器,一旦缺少了貴金屬,都將無從談起。”

潘從明所說的鉑族貴金屬因其特有的導電、延展等性能,被用在導彈、衛星等裝備和產品的核心裝置上,是稀有的戰略性新型材料。

1958年,沉睡了億萬年的金川鎳礦被新中國地質工作者的探礦錘掀起了神秘面紗,祖國鎳都的第一代創業者懷揣報國夢想,克服艱難困苦,在茫茫戈壁上揭開了中國鉑族金屬工業發展的大幕。

作為全球知名採、選、冶配套的大型有色冶金企業,金川集團公司擁有豐富的鎳鈷鉑族礦藏資源,也是全球唯一能夠同時生產8種貴金屬產品的企業。

“在近60年的發展歷程中,金川人所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從聚寶盆裡除去98%以上的礦渣,把百分之一左右的‘寶貝’們提取出來。”潘從明說,“我是一個幸運兒,有幸參與其中,將自己的青春獻給祖國建設的神聖事業。”

1996年,出身農村的潘從明進入金川集團公司貴金屬冶煉廠工作。

“剛進廠時,看著什麼都新鮮,但什麼也不會。”潘從明說。勤奮好學的他從頭學起,無數個日夜,在台燈下啃下了一本本厚厚的專業書籍,寫下了30余萬字的學習筆記。

由於工作業績突出,2009年,潘從明被聘任為廠裡的貴金屬提純班班長,他主動請纓要研發新的鉑族金屬提煉工藝。

改工藝何其難?但潘從明骨子裡不服輸的“倔勁兒”讓他迎難而上。

他說: “我們國家的貴金屬儲量僅佔全球儲量的0.39%,資源有限,必須做好每一滴貴金屬的回收。礦石提取鎳金屬之后的廢渣中有20多種金屬元素,7種鉑族貴金屬就伴生在裡面。如果沒有一套國際領先的提純工藝和精煉技術,鉑族貴金屬隻能和鎳礦廢渣一起被當作工業廢料遺棄。”

99.99%,是鉑族貴金屬出廠的標准純度。鎳礦廢渣裡的鉑族貴金屬含量極低,提純1克如此高純度的貴金屬,需要採用60多種化學試劑,對至少5噸的鎳礦廢渣進行反復萃取。其中,難度最大的當屬對精煉次數的確定,精煉次數多了,造成貴金屬白白流失﹔精煉次數少了,達不到99.99%的純度。

潘從明和他的團隊要做的,就是將堆積如山的廢渣,變成渾濁的液體,再讓藏身在色彩斑斕水滴中的鉑族貴金屬,乖乖地“列隊”流淌進成品槽中。

從廢渣變成液體,從液體變成貴金屬,每一種貴金屬提取要經過20多道工序,有200多個技術控制指標。每一道工序、每一個控制指標都會讓液體產生不同的色彩變化。

深紅色—紫紅色—血紅色—黃紅色……一隻橄欖球大小的錐體試劑瓶在潘從明的手中嫻熟地轉動著。借助一雙敏銳的眼睛,他在渾濁的液體中,觀察其中極其微妙的色彩變化,甄別和捕捉著那些若隱若現的貴金屬分子。

經過無數個日日夜夜數萬次的反復試驗,潘從明團隊終於摸清了液體色彩變化的規律,並以此判斷貴金屬純度和精煉次數,研發出了一套穩定可靠、經濟環保的新型貴金屬提取工藝,冶煉提取次數比過去縮減了一半,顛覆了沿用30多年的傳統工藝,技術達到國內領先水平。

2015年,為了杜絕鋨、銥等貴金屬在蒸餾中隨空氣揮發,潘從明和5位工程師一道改造了原來8級鋨、釕串聯吸收設備,自主開發出高效新型裝置,從貴金屬的間歇性排氣中,將鋨、釕收入“囊”中,使精煉吸收率提升近20%,這一技術創新成果獲得了2016年度甘肅省職工優秀技術創新成果一等獎。

近兩年,潘從明帶領他的團隊再攀技術高峰,通過近2000次的實驗研究,完成了“銀陽極泥中金鉑鈀高效提取技術”的研發並實現投產,解決了傳統工藝的一系列難題,累計創造直接經濟效益約1.5億元。

20多年來,憑借勤奮和專注,痴心不改的潘從明在一次次艱苦攻關中砥礪前行,先后承擔完成了國家級重點科研項目1項、省級重點科研項目1項、公司級重點科研項目11項,累計創造經濟效益5.36億元,並擁有6項國家級發明專利、5項實用新型專利,公開發明專利26項,發表論文12篇,不僅從一名普通冶煉工成長為萬人矚目的“大國工匠”,而且為企業培養了35名貴金屬精煉人才,書寫出“滴水掘金”的傳奇故事。

“一代又一代鎳都兒女懷揣報效祖國的崇高理想,創造了鎳產量世界第三、鈷產量世界第三、銅產量中國第三、鉑族金屬亞洲第一的輝煌,締造了世界級的民族品牌——金川。”潘從明說,“新時代、新征程,我們更應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把個人理想融入中國夢,以主人翁的姿態,推動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轉變,做工匠精神的推動者、創新創造的實踐者、振興發展的建設者,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

(責編:邵蘭、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