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公安發布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典型案例

2019年05月24日14:55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人民網蘭州5月24日電(高翔)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甘肅省公安機關充分發揮掃黑除惡主力軍作用,對黑惡勢力掀起了強大攻勢,取得了明顯成效。5月24日,甘肅省公安廳向社會公開發布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部分典型案例。

案例1:酒泉市敦煌市胡鑫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酒泉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胡鑫等34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34名,扣押涉案車輛5輛,凍結扣押涉案資金995.8萬元。

2008年以來,胡鑫通過非正常手段擔任本地沙石料公司經理后,採取恐嚇、威脅、毆打、派人阻止其他沙石料生產經營等手段非法控制和管理本區域沙石經營,強行收取本地沙石料廠和採沙廠的銷售款和高額管理費,非法斂財收取管理費近2800萬元。2012年胡鑫通過不正當手段當選本村黨支部書記,安排其親信和有前科人員到村委會任職,控制和把持基層政權,肆意妄為,欺壓村民,大肆侵吞集體財產。2010年該團伙成員注冊小額貸款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進行高利放貸,通過組織社會閑散和有前科人員使用多種暴力和軟暴力方式非法討債,進行瘋狂斂財。該團伙近10年來先后實施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舋滋事,強迫交易,故意毀壞財物,逃稅,高利轉貸,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証、會計賬簿,妨害作証,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挪用公款,非法倒賣土地使用權,危險駕駛等多種違法犯罪活動。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和生產生活秩序,給人民群眾生命財產造成了重大損失,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案例2:蘭州市七裡河區彭亮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蘭州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彭亮等23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23名,繳獲各類槍支4支、弓弩1支、刀斧30把以及手銬、點鈔機、棍棒等作案工具,扣押涉案車輛5輛,凍結涉案資金34萬元。

2013年以來,犯罪嫌疑人彭亮糾集20多名刑滿釋放及無業人員,在蘭州市城關區、七裡河區、安寧區等地大肆實施組織賣淫、聚眾斗毆、賭博、非法拘禁、非法持有槍支等違法犯罪活動,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治安秩序,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2015年至2017年,彭亮團伙成員開設賭場,多次組織人員賭博,從中獲取非法利益。2014年至2017年期間,彭亮團伙先后組織多名婦女從事賣淫活動。目前,該案正在法院審理之中。

案例3:平涼市崆峒區郭文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平涼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了郭文等36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36名,凍結涉案資金80.5萬元,扣押涉案車輛5輛,扣押涉案房產1套。

2006年以來,犯罪嫌疑人郭文刑滿釋放后,糾集籠絡刑滿釋放、社會閑散人員通過暴力手段壟斷平涼至銀川客運線,非法斂取錢財﹔聚眾賭博,向參賭人員放高利貸,獲取非法利益。期間,大肆實施綁架、搶劫、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尋舋滋事等多種違法犯罪行為,致使多名受害者人身和財產受到重大損害,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社會影響十分惡劣。目前,該案正在法院審理之中。

案例4:慶陽市西峰區申小東白軍軍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慶陽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申小東、白軍軍等63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63名,查扣涉案財產37.8萬元,扣押涉案車輛5輛。

2012年以來,犯罪嫌疑人申小東、白軍軍長期流竄於慶陽市西峰、慶城等地,有組織的實施尋舋滋事、聚眾斗毆、組織賭博等違法犯罪活動。同時,通過暴力或以暴力手段相威脅,強行對酒吧、歌廳、游戲廳等娛樂場所征收“保護費”,壟斷當地油田井場供水,進行強迫交易,獲取非法經濟利益。致使多名受害者人身和財產受到重大損害,在當地社會影響十分惡劣。目前,該案正在法院審理之中。

案例5:武威市涼州區趙偉棟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武威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趙偉棟等50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49名,1人在逃,扣押涉案車輛1輛。

2013年以來,犯罪嫌疑人趙偉棟糾集前科劣跡人員在武威市涼州區多個娛樂會所、酒吧、茶樓、網吧、電玩城實施持刀搶劫、持械斗毆、敲詐勒索、開設賭場等多種違法犯罪活動,非法獲利200余萬元,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經濟秩序,造成多名受害者人身財產損害,社會影響非常惡劣。目前,該案正在法院審理之中。

案例6:平涼市靜寧縣穆琚東張寶雲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平涼市公安機關一舉打掉穆琚東、張寶雲等38人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集團,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38名,扣押涉案資產600余萬元。

2013年以來,穆琚東與張寶雲沆瀣一氣,糾集社會閑散、前科劣跡人員,在靜寧縣城為非作歹並逐漸闖出社會惡名。為稱霸一方、攫取錢財,穆琚東、張寶雲以黑社會性質組織為依托,採用暴力、威脅、恐嚇等手段,組織、策劃、指揮多起違法犯罪活動,大肆攫取錢財、為害一方,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社會治安、生活秩序,給群眾的生產、生活帶來了十分嚴重的影響。目前,該案正在法院審理之中。

(責編:焦隆、周婉婷)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