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澎湃的“沙漠美人” 

李亞楠

2019年07月16日09: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熱血澎湃的“沙漠美人”(觸摸工業遺產)

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准噶爾盆地的克拉瑪依油田是新中國成立后發現的第一個大油田。建立在沙漠中的克拉瑪依石油城,保存有多處工業遺產,見証了新中國石油工業篳路藍縷、艱苦奮斗的歷程

“最荒涼的地方,卻有最大的能量,最深的地層,噴涌最寶貴的溶液,最沉默的戰士,有最堅強的心,克拉瑪依,是沙漠的美人。”詩人艾青的《克拉瑪依》,深情歌詠了新疆沙漠中這座由熱血和汗水鑄就的石油城。

克拉瑪依,在維吾爾語中意為“黑油”。1955年,准噶爾盆地發現了新中國第一個大油田,命名為克拉瑪依油田。1958年,依托於石油工業的克拉瑪依市建立。如今,克拉瑪依已成為中國乃至歐亞大陸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克一號井、中蘇石油股份公司辦公舊址、101窯洞房……這些工業遺存訴說著過往的崢嶸歲月。

克一號井

出油那天,井場上沸騰了

盛夏的烈日下,一片半球形不鏽鋼雕塑群閃著耀眼的光芒。它們高的有十幾米,矮的不到1米,造型好似汩汩涌出的油泡。這是克拉瑪依油田標志性的景觀,以黑油山油池常年自溢的油泡為原型,矗立在克一號井採油樹上方,象征著克拉瑪依油田誕生於此。

95歲高齡的張福善老人每年都要來這裡看看。回憶起當年的故事,老人忍不住落淚。

1955年3月,張福善帶著6名工人到黑油山南側安裝一號井井架,為開採石油做准備。“你問我當時這裡啥樣子?一句話,就是啥也沒有!”沒有路,隻能從長滿梭梭柴的戈壁上穿過去。白天一刮就是12級大風,經常把人刮得暈頭轉向。晚上野獸嗷嗷叫,好在沒有傷人。沙地裡挖個大坑,上面蓋些梭梭柴,就是住的“地窩子”。“每天吃雪水泡馕,菜什麼的想都沒法想。”

在這樣的蠻荒之地,立起了井架,鑽出了油井。1955年10月29日,克拉瑪依一號井噴出原油,標志著新中國第一個大油田誕生。“井場上沸騰起來了。有的高喊,有的跳躍,有的舞蹈,有的大笑。”張福善回憶道。

60多年過去,克拉瑪依相繼發現30多個油氣田,累計生產原油超過3億噸。聽年輕人說起油田的發展,張福善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說現在是‘數字化油田’。點一下鼠標,千裡之外的油氣田就在眼前,人在辦公室就知道下一步做什麼,這不就是‘千裡眼’‘順風耳’嗎?”

今天的克拉瑪依,已成為一座繁華美麗的現代化工業城市。克一號井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見証著克拉瑪依續寫更多的精彩。

獨山子礦區

新疆石油工業,從這裡起步

在克拉瑪依市獨山子區,有一棟別致的黃色建筑,是20世紀50年代建立的獨山子石油工人俱樂部舊址,現已改造成獨山子展覽館。館中藏有200件具有歷史價值的實物和800多張歷史照片、300多份文件文獻等,記錄了獨山子自石油礦藏發現以來120多年的發展歷程。

早在19世紀末,獨山子就開始開採石油。1936年,中蘇合辦獨山子煉油廠,在獨山子逐漸形成石油工人聚居的礦區。1950年,新中國石油工業第一個中外合資企業——中蘇石油股份公司在獨山子成立。1951年1月,公司設立科學研究總化驗室,年初開始生產建設,大批蘇聯專家和技術工人來到獨山子油礦,鑽採煉設備也陸續到達。

“當時,各鑽井隊隊長、技師、鑽井員、主任鑽工等關鍵技術技能崗位都由蘇聯人擔任,採集員、場地工等操作性崗位由中國人擔任。為了盡快掌握技術,所有中方工作人員都必須在日常工作之外做兩件事——學俄語、學技術。”當年負責翻譯工作的駱崇祿,如今已滿頭白發,談起中蘇合作的這段歷史,他仍印象深刻。

1951年來到中蘇石油股份公司的7位“北洋學子”,都是從頂崗工人做起,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在生產實踐中不斷提高業務能力,后來成為克拉瑪依和兄弟油田的骨干人物。到1954年底,公司已有4686名工人和836名干部,為此后新疆乃至全國的石油工業發展儲備了力量。

在恢復和發展獨山子油礦生產的同時,公司派出幾十支地質勘探隊伍、鑽井隊伍奔赴天山南北,尋找新的石油資源。對准噶爾盆地廣大地區的詳查、勘探取得了寶貴的地質資料,揭開了克拉瑪依油田神秘的面紗,也為此后幾十年的地質勘探奠定了基礎。

1955年,中蘇石油股份公司的蘇聯股份全部移交中國。慢慢起步的中國石油工業,逐漸走向自力更生。

如今,獨山子區保留著石油工人俱樂部、中蘇石油股份公司辦公舊址、獨山子職工子弟學校等蘇式風格的歷史建筑,構成獨具特色的工業文化景觀。

101窯洞房

白鹼灘上,洒下無數汗水

在白鹼灘區與克拉瑪依區的連接處,有一片始建於1964年的窯洞群,稱為101窯洞房。半個世紀后的今天,我們依然可以透過這幾座窯洞,望見新中國石油工業的建設者們在新疆大地上艱苦創業的身影。

1964年,克拉瑪依油田採油二廠100名工人投入一東區生產開發,建成101注水站,並成立101綜合採油隊。“那時候這裡的風特別大,住的帳篷經常被大風刮走。職工們提出‘三人工作兩人干,抽出一人搞房建’,在工作之余打土坯自建窯洞房。”採油二廠企業文化科干事李華告訴記者,打土坯是個力氣活,先要將黃泥泡水、拌勻,然后用力摔進一個方形木質模子,再將泥塊倒在事先鋪平的場地上。打土坯時都是赤腳、光背,烈日炎炎,地表溫度超過40攝氏度,每個人背上都晒脫了皮,腳底都磨起了泡。

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僅用了一個月時間,30名職工家屬便建起了5棟窯洞房,其中1棟為辦公室,4棟為宿舍。每個宿舍有2間房,外間是廚房兼儲藏室,有爐子和火牆,冬天可以取暖,裡間是辦公室兼臥室。職工們平時就在宿舍裡工作、學習、生活。

1972年,採油隊全部搬至現採油二廠廠部,101窯洞房空置下來。2013年,為保護原貌、再現歷史,對20間窯洞進行了修復加固。

101窯洞房是克拉瑪依目前唯一一處保存完好的油田開發初期職工的原始居所,建筑面積8886平方米,內有藏品298件。窯洞裡還原了當年的場景:簡陋的書桌上放著書本、鬧鐘、搪瓷杯等,牆角擱著一排蒙塵的五金工具,牆上貼著報紙、獎狀,挂著流動紅旗、會議記錄本等,讓人仿佛走進了克拉瑪依第一代石油人艱苦朴素、埋頭實干的生活。

(責編:周婉婷、焦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