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背冰上山”載歷史 “黃河之都”開新篇

牟 健 

2019年09月06日11:34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蘭州羅九公路沿線坡面綠化以前(資料圖 左)綠樹掩映中的美麗新蘭州(右)。(牟健 攝)

“皋蘭山上一棵樹,白塔山上七棵樹。”“蘭州人民每年背冰上山,挑水抗旱,植樹造林。”近日,這兩句話頻繁出現於諸多媒體對於蘭州的報道之中,生動還原了上世紀50年代蘭州脆弱的生態環境。

蘭州南北兩山位於黃土高原的最西端,生態環境十分脆弱,造林難度極大。“當時這裡沒有樹,連大一些的草都很少見!”1992年來到蘭州擔任護林員的蔡學軍回憶說。新中國成立前,蘭州是黃水照荒山,讓廣袤的荒山禿嶺披上綠裝、從根本上改善蘭州地區生態環境,成為幾代蘭州人民共同的夙願。

“丘陵起伏,溝壑縱橫,年均降雨量327毫米,平均蒸發量1468毫米,為降雨量的4.5倍。荒山區更是土壤貧瘠,植被稀疏,生態環境脆弱,南北兩山30度以上的坡面佔70%以上。干旱缺水是制約蘭州生態建設的根本因素。”蘭州市南北兩山環境綠化工程指揮部副指揮任智斌告訴記者。

資料記載,20世紀50年代,蘭州市政府動員廣大群眾冬季背冰上山,將冰塊埋於樹坑或樹根部,待次年春季冰塊融化后用於植樹,並於春季擔水上山澆樹。定苗澆水中,一鐵桶水隻能澆兩三棵苗。1956年,人們在白塔山綠化中發明的“三塊磚”引水溝灌溉系統,通過砌磚建槽引水節水來灌溉造林,至今還在發揮作用。

據任智斌介紹,20世紀50年代后期,蘭州人開始探索興修水利提灌工程實施灌溉造林,並在艱苦探索中取得成功,大大提高了造林的成活率,加快了荒山綠化的進程。電力提灌工程技術,是根據不同的地勢和灌溉面積,採用一級水泵站或多級水泵站和輸水管道,將水逐級提到不同高程的灌區蓄水池,高位水池中的水經過配水管道,自流配送到各個山頭的綠化區噴灌、滴灌、溝窩灌。

2000年以后,蘭州造林步入了“快車道”。截至目前,蘭州累計新增造林面積46萬畝,使兩山林地總面積達到了60萬畝,成活各類樹木1.6億株,形成了綠色的天然屏障。據2009年中國科學院寒區旱區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生態成效評估數據顯示,蘭州南北兩山林區年涵養水源3997.46萬立方米,年固碳量75.22萬噸,年釋氧量73.51萬噸,年滯塵量75.20萬噸,年固土量277.65萬噸,年減少黃河泥沙量61.12萬噸,生態系統服務總價值從1999年的4.6億元到現在的50億元左右。

“作為黃河唯一穿城而過的省會城市,蘭州無疑是幸運的,蘭州人民無疑是幸福的。”蘭州黃河風情線大景區管委會副主任張志勇說,“特別是近幾年,在保護好城市生態的基礎上,如何打造山川秀美的新蘭州,樹立城市經濟發展的新篇章,蘭州一路探索前行。”

2016年,蘭州市委、市政府批准成立了蘭州黃河風情線大景區管理委員會,致力於整合黃河兩岸現有各類旅游資源,實行統一建設、統一管理、統一經營,打造集旅游觀光、休閑娛樂、文化強市為一體的“蘭州黃河風情線5A級大景區”,旨在把蘭州加快建設成為西部“黃河之都”“山水名城”“生態綠城”。

而自1982年參加工作的張志勇,用了37年的時間,參與和見証了蘭州城市環境的變化與發展。

“黃河流經蘭州152公裡,西起西固區三江口自然風景區,東至榆中縣青城古鎮。黃河市區段西起西固區西柳溝,東至城關區桑園峽,全長47公裡,發展旅游,黃河是最大的資源。”張志勇說,“現在被蘭州人津津樂道的濱河路,上世紀80年代是沒有的,更別提現在的黃河風情線了。”

經過近年來的持續打造,目前,蘭州市已建成森林公園20多處,休閑、游覽基地80多處,市區段已建綠地185萬平方米、分車綠化帶12.5萬平方米、行道樹16411株。主要景點有中山鐵橋、黃河母親雕塑、水車博覽園、龍源等,共有公園11個,雕塑群14組,每年休閑、健身、旅游的人數已超過500萬人次。

在城市“生態”“景觀”“色彩”齊頭並進的發展基礎上,蘭州串聯兩山水系,努力打造“春有山花爛漫、夏有層巒疊嶂、秋有層林盡染、冬有鬆柏常青”的全景蘭州,以期最后整體實現“三季有花、四季有綠”的目標,讓市民“生活在花園中,環抱在森林中”。

張志勇表示,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蘭州市黃河治理蘭鐵泵站項目點考察調研,對我們的工作給予了極大的鼓勵。“黃河之濱也很美”的話語更加堅定了我們建設好美麗蘭州的信心和決心。不忘初心,打造精致蘭州,牢記使命,服務市民游客,成為我們每一個基層工作者的使命和目標。

如今,在天藍水綠的人居環境中,蘭州人民獲得感、幸福感與日俱增,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鼓勵下,蘭州城市發展的步伐堅定,今日蘭州也必將再現絲路古城之新繁榮。

(責編:周婉婷、焦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