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詮釋對教育的忠誠

——追記對外經貿大學教授於瑾

趙婀娜

2019年09月19日09: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用生命詮釋對教育的忠誠

核心閱讀

在於瑾心目中,“講好每一堂課”是基本要求,而何為“好”,則永無止境。28年,對於瑾來說,意味著三尺講台的不懈堅守,意味著幾百萬字課案的精心打磨,意味著把每一節課始終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辛苦,卻甘之如飴。

“那我就好好歇一陣兒了。”

這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金融學系教授於瑾留給同事、學生的最后一句話。一如往常,溫婉,帶著笑意。

未想,這一歇,竟是天人永隔。

2018年5月24日,緊張的答辯季,結束最后一場博士生論文答辯,於瑾回到家中小憩,夢中溘然長逝,年僅52歲。

送別那天,學生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在靈柩前,一個個哭成了淚人,“執卷尋師空有願,親聆賜教更無期”……

在同事、學生、家人看來,於瑾用生命詮釋了一位教師的美德。

“講好每一堂課”

於瑾的課好,是出了名的。

每學期初,選課系統一開放,她的課就被“搶爆”。20年的老同事、學校教務處處長蔣先玲回憶,“每門課都一再擴容,直到實在容不下,隻得增開一個班。”

金融學系的課,專業性強,枯燥艱澀。但學生都說,於瑾的課,深入淺出、旁征博引,總是能把枯燥難懂的知識講得有聲有色。

在於瑾心目中,“講好每一堂課”是基本要求,而何為“好”,對她來說,則永無止境。

愛人王文靈回憶,對於課案,於瑾從不重復,從不老調重彈,哪怕這門課已講了10遍、20遍。她總是運用最新的數據和案例輔佐教學,將深奧的金融理論與金融投資實務緊密相連,更好地反映金融學的最新發展和研究成果。在設計教案過程中,她還特別考慮80后、90后學生的興趣特點和思維方式。因此,所授的每一門課,幾乎都被於瑾打磨成“金課”。

課案字斟句酌,課堂上更是全神貫注。學生們回憶,於瑾上課時從來不坐,幾個小時,一直站著講,一節大課下來,經常是衣服全部被汗浸透。

下了課,於瑾也難得休息。下午5點40分課一結束,學生們就涌上講台找她答疑。6點、7點……不管到幾點,於瑾從來不會主動喊停。多少次,愛人、兒子到教學樓下接她,一等就是幾個鐘頭。

光陰彈指過,未染是初心。

“講好每一堂課”,於瑾堅持了幾十年。不分大課、小課,不論是講給本科生、研究生,還是留學生。有同事回憶,某一學期,教務處為她安排了一門課程,為留學生講貨幣銀行學。為講好這門課,於瑾愣是把班上幾十名學生所在國家的貨幣全部深入研究了一遍。“這就是於瑾的性格,於學生、於課程,她不會敷衍,更不想對付。”

上世紀90年代末,在時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院長林桂軍教授的建議下,於瑾開設了學校第一門《投資學》課程。當時,最難講的就是微觀金融系列課程。講好這些課程需要教師具備非常好的數理經濟學、計量經濟學等數理基礎。於瑾圍繞這門必修課,先后開設了《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証券投資基金》《証券投資實務》等選修課。

28年,對於瑾來說,意味著三尺講台的不懈堅守,意味著幾百萬字課案的精心打磨,意味著把每一節課始終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辛苦,卻甘之如飴。

既是弱女子,更是“大先生”

於瑾對學生好,也是出了名的。

“她就像人間四月天,美麗又溫暖。”這是很多學生對於瑾的印象。

對於每一名學生,於瑾都平等相待。在與學生的交往中,於瑾從來不以導師自居。她從不批評學生,即使學生身上有缺點、有不足,也是用最委婉的方式鼓勵他們做得更好。在她面前,學生們“如沐春風”。

她經常囑咐學生們一定要注重文獻閱讀的數量和質量,以提升論文的嚴謹性,還把自己珍藏的金融學經典教科書和專業辭典送給學生用﹔

她會逐字逐句地為學生修改論文,不放過一處格式、一個腳注﹔

她清楚地記得與每個學生第一次見面時的細節,記得每一個弟子的故鄉,記得他們的昵稱和愛好,默默地關注他們的社交動態,及時掌握每個人的身體和心理狀況﹔

……

同學們說,於瑾老師身上有一種魅力,能透過眼睛,洞穿心底。在她面前,會情不自禁地打開心扉。

97級本科生夏威留學前遇到經濟困難,羞於向人求助。於瑾得知后,率先拿出1萬元,並建議,以未來工資做抵押,用人品信用眾籌的模式在同學和家人中募集資金。這個方法對夏威來說,無疑是在窘境中打開了一扇門,既將所學運用於實踐當中,又維護了自尊。一向堅強的大男孩在恩師面前沒能忍住眼淚。

碩士生何亮宇大三那年有去甘肅農村支教的機會,他想去,卻又擔心錯過推研選導師的時機。於瑾知道后,發去微信,“支教回來,隻要你願意,我做你導師。”就是這句話,一下打消了何亮宇的顧慮。一年后支教回來,何亮宇如願師從於瑾。陽光下,師生二人相視而笑:“大膽去,兌現你對鄉村孩子的承諾!放心回,老師兌現對你的承諾!”

學生們說,老師是弱女子,更是“大先生”。

王文靈深深懂得於瑾的教育情懷,“常有人說,教師在平凡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業績,但在她看來,教師的工作是世上最不平凡、最偉大的工作,觸及靈魂、啟迪智慧、滋養心靈。”

“永遠那麼溫婉、沉靜、優雅、平和、睿智,您很少給我們講高深的道理,但您的人格魅力卻在無聲無息地浸潤著我的思想,塑造和改變著我的性格。”說這番話的,是宋遠洋。這個曾經的“個性少年”受到老師的影響,如今已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在三尺講台上完成老師未竟的事業。

“老師,對您最好的思念,就是長大后成為您的樣子。”一句話,道出學生對於瑾最深切的愛。

於瑾走后,於瑾基金成立,專門用於助力未來金融人才培養。對外經貿大學計劃利用基金,在全校推出於瑾實驗班,選拔品德好、專業強、懂國情、熟悉國際規則的學生,為國家培養未來的金融行業人才。

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味

於瑾對自己要求嚴格,也是出了名的。

“教師做的是傳播知識、傳播思想、傳播真理的工作,是塑造靈魂、塑造生命、塑造人的工作。教師不能隻做傳授書本知識的教書匠,而要成為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味的‘園藝師’”。對此,於瑾不僅內化於心,更是踐行於常。

於瑾一生淡泊名利,對學校現代金融學科體系建構作出較大貢獻,卻始終堅守在一線教師崗位,未擔任任何行政職務﹔作為南開大學金融學系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於瑾曾拒絕多家金融機構的邀約,拒絕豐厚的待遇,安心三尺講台,潛心教書育人。

於瑾秉持“不追逐最熱門的,唯做最有長遠價值的”。她長期關注金融領域較前沿、艱深的課題,如利率、期權、金融衍生品等。在國內金融學科起步不久之時,這些課題冷門,且對個人素質要求極高,但考慮到這類研究對國家金融學科建設意義重大,於瑾義無反顧。金融衍生品定價理論的奠基人之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默頓將於瑾的研究成果收錄為麻省理工學院教學材料,在得知她離世的消息后,感慨地說:“於教授的研究成果令人印象深刻。”

作為學校微觀金融課程體系的奠基人,在學院引進從事微觀金融教學和研究的年輕教師之后,於瑾毫不猶豫地將其辛苦建設的王牌課程《投資學》及備課筆記移交給年輕教師。

送別於瑾那天,同事們說:她不孤獨,雖沒有驚世之舉,也沒有榮譽等身,但她永遠被學生圍在中間。

(劉巍、劉碧涵參與採寫)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19日 07 版)

(責編:焦隆、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