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減負年 甘肅這麼干

——甘肅省落實中央“基層減負”工作側記

牟健

2019年12月04日11:06  來源:人民網-甘肅頻道
 

“我們早就盼著文件少發一些,會議少開一些,檢查少開展一些,這樣就有更多的時間實實在在地服務群眾。我堅決支持!”提起基層減負,甘肅省天水市一位鄉鎮干部道出了心聲。

近年來,基層工作越來越多、任務越來越重、標准越來越高,一些基層干部“白加黑”“5加2”地忙碌。與此同時,文山會海、痕跡主義、一票否決、頻繁檢查等深深困擾著基層干部,也影響著為民服務的質量。

今年是中央確定的“基層減負年”。2019年4月,甘肅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印發《關於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若干措施》(以下簡稱《若干措施》),要求全省各級各部門深刻認識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重視基層減負的必要性和緊迫性,認真抓好《若干措施》貫徹落實。隨后,甘肅省各地也相繼出台具體實施意見,一場“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行動在隴原大地展開。

會議、檢查“瘦身”30% 專家:減量提質不可偏廢

“少一些打擾,讓我們把更多的時間放在為群眾辦事上,這是我對基層減負最淺顯的看法。”天水市秦州區一街道黨工委書記說。

大事小事召集開會,一份文件多個部門重復印發,各種督查檢查陪到“腿軟”……談及基層工作,很多基層干部都有這樣的“牢騷”。2019年4月15日,甘肅省認真落實中央基層減負相關精神,在充分聽取基層反饋前提下,正式印發《關於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若干措施》,成為甘肅切實為基層減負的“硬要求”。

基層減負,首先要從不打擾基層工作開始。《若干措施》把精簡文件數量放在減負工作安排的第一條,要求從省級層面做起,層層大幅精簡文件,2019年甘肅省委、省政府發至縣團級的文件數量減少30%以上。同時,全省各級各部門會議數量要減少30%以上,並通過限制會議召開天數、各級別會議參加人數等措施,重點提升會議質量。除此之外,針對督查檢查考核名目繁多、不求實效、過度留痕問題,《若干措施》規定,2019年省級對市州的督查檢查考核事項減少30%以上,並明確各級部門不得隨意要求基層填表報數、層層報材料,不得剛安排就督查、剛部署就考核、剛發文件就要結果。

“以前我們村干部去鎮上、區上開會一天可多達兩次,現在變化大了,會議明顯少了而且隻開辦實事的會。”七裡河區彭家坪鎮石板山村黨支部書記王立新說,“沒有了那麼多的會,村干部現在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村上的廁所改造、升級美麗鄉村、村容村貌人居環境綜合整治等村民需要的中心工作上。”

甘肅省委相關部門的一份基層減負調研報告顯示,2019年基層減負《若干措施》實施以來,甘肅省酒泉市、平涼市、張掖市、臨澤縣等多個市縣政府發文數量、會議召開次數、檢查督查開展等相較2018年減少30%以上,各級領導干部積極轉變作風和工作方式方法,實實在在落實《若干措施》要求的減負措施,多地干部反映總體感覺“實的多了,虛的少了”。

但在基層減負工作中,數量“瘦身”與質量提升的矛盾仍然存在。採訪中,筆者發現目前“發文過濫、層層配套、以文件落實文件”的問題初步得到了解決,需要填報的各種卡、表、冊等得到了有效精簡,數量“瘦身”初見成效,但質量提升的任務依然艱巨。

一些市縣制發的文件照搬照抄、“依葫蘆畫瓢”的情況依然存在。有的文件隻改標題不改內容,有的文件粘貼復制痕跡明顯﹔“填表報數”總量雖然少了,但有時多個部門要求報送內容相同的數據和材料﹔“朝發夕報”的現象仍然是基層工作者的煩惱和負擔。對此,相關專家表示,數量“瘦身”是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重要前提,但數量“瘦身”不等於質量提升,“瘦身”是外在表現,提質才是最終目的,既要以刀刃向內的勇氣“瘦身”,更要以苦練內功的韌勁“健身”,兩者必須統籌兼顧,不可偏廢。

“輕裝”上陣卸“包袱” 責任不減實干為先

“以往一些部門為了把責任壓實,層層簽訂責任書,看似傳導了壓力,實際上是推卸了責任,削弱了責任書的嚴肅性和權威性。”甘肅省平涼市靈台縣上良鎮黨委書記王建平坦言,“今年一些工作雖然沒有簽訂責任書,但是擔當不減、責任不減,大家可以輕裝上陣干事業,干勁並沒有比往年差。”

自基層減負開始后,靈台縣根據甘肅省委《若干措施》精神,印發了《關於整合和規范縣委督辦類公文的通知》,明確相關公文落實和督辦方式。此外,甘肅多地多部門還以“拉清單”的方式,對各類責任書進行清理,基層干部普遍反映,“責任書”沒了,但責任不減,為百姓服務就應該實干為先。

基層減負這一年,各項基層減負措施不僅僅減輕了基層干部的“心理壓力”,也減輕了他們的“經濟壓力”。不久前,甘肅省積石山縣石塬鄉黨支部書記何永明參加了一場全市范圍內的工作會議。他發現,這樣的會議年年開,但今年卻有所不同。

“每年市裡都會安排部署相關的工作,但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年參會范圍擴大到村級,全市所有行政村的負責人都到市裡來開會。”何永明說。而在過去,像這樣的安排部署會至少要在市級、鄉鎮級、村級3個層面開3次,並且每一次開會前,相應級別的政府部門都要重新准備新的材料。同一件事情,部署3次才能最終“落地”,不僅耽誤基層干部干工作的時間,還為基層組織增添了經濟負擔。

今年以來,臨夏市不僅堅持少開會、開短會、開管用的會,還在會議形式上做了很大改進。“很多會議都通過視頻形式召開,各村負責人可以在村委會裡直接收看,節省了很多耽誤在路上的時間,也減輕了因為開會產生的各類經濟壓力。”何永明坦言。

減負不能減壓,鬆綁不能鬆勁。為基層減負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進一步密切黨群干群關系,凝聚起推動各項事業發展的強大“正能量”。

“前段時間,國務院督察組到甘肅省開展工作,不要求基層派車,開會座簽都是從北京自帶的,也沒有搞層層陪同,隻要一名工作人員帶路。”甘肅省張掖市一名領導干部回憶說,“大家普遍反映,從中央到省裡狠抓‘為基層減負’工作,使基層感到很貼心很溫暖,大家工作的熱情自然就更高了。”

採訪中,不少同志感言,現在抓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政治自覺、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顯著增強,大家都有信心像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一樣抓實減負工作。

減負“減”出獲得感 基層“點贊”好政策

2019年甘肅省積極貫徹落實中央基層減負精神,推進減負工作在甘肅多地取得實效,基層干部得以“解放”,減負不僅解決了實際問題,為基層干部騰出了更多干實事的時間,也“減”出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以前單位上有事,臨時加班是常有的事。平時因為工作忙,本來陪家裡人的時間就很少,有時候好不容易有點時間陪陪孩子,一個電話就得去單位加班。”甘肅省金昌市政府辦公室王科長坦言,“現在不一樣了,很多事情手機上就可以處理,也有了更多的時間陪陪家裡人。”

減負有沒有成效,歸根結底要看基層的“獲得感”,不能脫離基層感受談減負成效。2019年減負工作開始后,甘肅省一些地方和部門創新工作方式方法,從多個方面實施了一批有針對性和可操作性的管用辦法。

金昌市、張掖市、平涼市通過推行無紙化辦公的方式,運用“電腦+手機”的政府系統傳輸文件,干部隨時隨地可以查閱文件、處理政務、申請公務車等,極大地提高了公文運轉的效率,節省了時間,節約了資源。“我們為基層減負的政策點贊!”王科長說,“好政策帶來好效果,在完成分內工作的同時,基層減負措施讓我們獲得感滿滿。”

然而,說起基層減負帶來的獲得感,卻不僅僅是像王科長一樣的基層工作者才有,很多老百姓也在為基層減負“點贊”。

“以前我們來社區辦事,有時找不見人,一問都說去開會了。現在,我們一來到社區,干部都在崗,辦事效率也比較高,社區各類活動也開展得非常豐富,干部們還經常去居民家裡走訪,有任何訴求隨叫隨到。”在蘭州市西站街道小西坪社區的辦事大廳裡,轄區居民張大爺說。

“基層減負,讓基層干部們體會最深的就是可以更直接地把時間用在為轄區居民辦實事上。”七裡河區政務服務中心副主任巴懷璽說,“現在接待檢查的次數少了,為民服務的時間多了,從‘法定’辦事時限到‘承諾’辦事時限,各項便民服務加快了群眾辦事的時間,真正實現了‘基層減負不減質,干部實干惠群眾’。”

基層減負這一年,各地不斷落實“減負令”,會少了、文少了、表格少了、檢查少了,減負效果顯現。然而,如何進一步解決長期困擾基層的形式主義積弊,激勵廣大基層干部擔當作為,建立長效機制,鞏固減負成果,更多工作尚需探索。基層減負要改變的不僅有不合理的工作方式和流程,更重要的是要改變長期形成的思維和工作慣性,讓更多一線的干部真正“減負”。             

(責編:周婉婷、焦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