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力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 

周人杰

2019年12月12日14: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著力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評論員觀察)

  加強和完善宏觀調控,說到底是要把黨領導經濟工作的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厘清政府和市場、社會的關系,才能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更好提高宏觀調控的有效性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十三五”規劃主要指標進度符合預期,同時強調要“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有效性,運用好逆周期調節工具”。著力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不僅是做好歲末年初各方面工作的重要要求,更是打好明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戰的必然要求,我們必須准確把握、落到實處。

  前瞻性是宏觀調控內在的、本質的規定。調控就是沖著經濟運行中的波動實施調節與控制,前提是科學分析、冷靜研判,從而未雨綢繆、精准施策。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察大勢、抓要害、因勢利導。實踐表明,前瞻性維度上若有失誤,或是過於樂觀,把困難想得簡單,預案設置不足,或是過於悲觀,短期刺激過猛,就會留下后遺症。客觀理性看待內外部環境,才能分清主次輕重、有的放矢,杜絕政策“翻燒餅”,避免大起大落。

  前瞻性的基礎是預見性。一方面要堅持問題導向,加強基層調研,始終問計於民,多聽企業、群眾各方意見,准確把握市場的“難點”與“堵點”。另一方面要以五年規劃、年度計劃為依托,經常性、機制化將高質量發展主要指標與現實情況“對表”。對發展中不確定因素和各類風險點,要一一甄別,不妨把困難想得更充分、預案做得更扎實,下好“先手棋”。

  提高前瞻性需要把握針對性、有效性。隨著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日臻成熟,經濟政策的制定、反饋、調整也應當越來越精准、及時、高效。貿易摩擦對外向型企業的影響有哪些,新舊動能轉換的門檻有多高,擴大消費需求特別是農村消費需求的效果好不好,不同規模、不同所有制企業在減稅降費中獲得感差別有多大,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GDP名義增速是否基本匹配……從微觀到宏觀的政策制定,都需要在預見性、前瞻性基礎上,根據實際情況“量身定制”、逐一排除隱患。宏觀調控的有效性還依賴於財經紀律的嚴肅性,需要各地各部門把責任夯實、倒逼落實,不折不扣落實中央各項決策部署。

  逆周期調節工具運用要以全面深化改革為前提,把有度的宏觀調控和有效的市場機制結合起來。應當看到,調控的預見性、前瞻性,建立在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性認識不斷深入的基礎之上。調控的針對性、有效性,同樣是建立在市場調節能力不斷優化的基礎上。具體來講,比如地方專項債的“開大、開好前門”,一定要與當地需求相適應,項目建設要更多採取市場化方式、助力實體經濟升級。所以完善宏觀調控體系離不開建設高標准市場體系,離不開完善產權制度、要素市場化配置、公平競爭制度、科技創新體制機制和推動城鄉區域協調發展。厘清政府和市場、社會的關系,才能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更好提高宏觀調控的有效性。

  加強和完善宏觀調控,說到底是要把黨領導經濟工作的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2020年即將到來,我們要增強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的必勝信心,把外部壓力成功轉化為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強大動力。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改進領導經濟工作的方式方法,完善擔當作為的激勵機制,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我們就能發揮社會主義宏觀調控的優勢,推動中國經濟邁上高質量發展的新台階。

(責編:周婉婷、焦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