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嘉峪關——

巍巍長城 細細呵護

本報記者 付 文

2019年12月13日08: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巍巍長城 細細呵護

 

雄渾巍峨的嘉峪關長城,始建於明洪武五年(1372年),是我國明長城的最西端,有“天下第一雄關”美譽。經歷了168年建設,到1539年,嘉峪關終於建成一座完整關隘。1961年,嘉峪關被列入國務院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嘉峪關境內,有長城牆體43.6公裡。其中壕塹12.94公裡,關堡8座,烽火台和敵台共49座。”說起這些,嘉峪關絲路(長城)文化研究院的長城保護員楊殿剛頭頭是道。

楊殿剛是嘉峪關文殊鎮人,2000年進入嘉峪關市關城文物景區工作。起初,雖然沒有具體接觸長城修復工作,卻對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貴遺產“有了敬畏之心”。

2008年,楊殿剛參與了嘉峪關長城資源調查,對自己所轄的柳條墩、坡墩、野麻灣長城有了更深入的了解。2011年底,國家文物局啟動實施了嘉峪關文化遺產保護工程,對嘉峪關關城古建筑、牆體及田野長城牆體進行保護維修。

由楊殿剛負責的長城牆體夯土保護維修工程,是整個工程的10個子項目之一。“我的項目分了12個標段,領著兩個同事,一步一步從萬裡長城西長城第一墩開始,用尺子實地丈量。”楊殿剛說,徒步是為了具體了解每一段有哪些病害、如何治理,對照已經制定的修復方案實地考察。在后期的施工過程中,楊殿剛把43.6公裡長的長城段,走了不下10遍。

楊殿剛說,12個標段中,有7個是架設鐵絲圍網、保護界樁、界碑和警示碑的基礎設施建設,另外5個涉及長城城牆本體保護。“現存遺址病害類型繁多、規模大。”楊殿剛說,受當地氣候、人為破壞等因素影響,城牆病害類型大致可分為風化掏蝕、酥鹼粉化、局部坍塌、裂隙發育等類型。

不同的病害,需要不同的“治療”方案,有時候甚至需要給長城“打針”。嘉峪關長城部分地段牆體土質疏鬆、鹽鹼量較高,修復時要先用清水打濕,然后吸干,再將防風化材料——濃度5%的PS液,以輸液形式慢慢注入。“打針就是一次讓牆體內部土壤更密實、更緊湊的過程。”楊殿剛說。

從事長城保護10多年來,楊殿剛已經頗有心得,自嘲“算是個土專家了”。長城30裡一堡、15裡一墩,“堡”是士兵休息和物資存儲、補給的中轉站。“蔡工,這幾天溫度低,濕度也有點大,夯筑時一定要按標准施工,不能著急。”在文殊鎮塔爾灣堡遺址,看到施工進度有點快,楊殿剛連忙給施工負責人打電話。

目前,塔爾灣堡隻剩下20平方米左右的一個土堆。“塔爾灣堡冰雪凍融后垮塌,之前也有開裂牆面。”楊殿剛說,他們制定了周密的修復方案,“主要是圍繞現有遺跡進行夯補”。

夯補很有講究。“要把一般黏土與脫落土進行混合,然后要悶制24小時,像和面一樣要‘發’一下,去除土壤中的腐殖質。土壤顆粒越小,與夯層的接觸就會更緊密。”楊殿剛說。夯補時不能求快,而要求穩,要一層一層進行,否則可能導致夯補層與原牆體結合不緊密,導致存在后期整體脫落風險。

西風呼嘯,討賴河奔騰。萬裡長城第一墩,在夕陽照耀下呈現出暗黃色。它與山海關渤海之濱的老龍頭遙相呼應,共同構筑起了萬裡長城的首尾。與之緊鄰的,是雄踞討賴河絕壁天險的一墩長城,站在歷經風吹雨打的城牆邊,仍可以想見當年的金戈鐵馬、鼓角錚鳴。

截至目前,當地已對嘉峪關關城和境內長城實施了搶救性保護修繕,解決了長期危及文物本體安全的病害因素。“如今,長城保護用上了風速儀、測斜儀、壓力計、裂縫計、地質雷達等高科技手段。”楊殿剛說,裂縫計數據大部分是實時傳輸,其他數據一個月採集一次,對環境、本體、游客等各種影響因素基本做到了全天候監測,“我將會沿著文物保護和遺產傳承這條道路一直走下去,保護好長城,把這份老祖宗的遺產,完好地傳給子孫。”

記者手記

一磚一瓦,都是活著的歷史

飽經風霜的嘉峪關長城,已經647歲了。

數百年來,受西北地區自然、人為因素影響,嘉峪關長城的城牆、墩台等古建筑,不同程度地出現了病害及安全隱患。木制件變形、牆體風化、壁畫起甲等問題,讓楊殿剛和他的同事們憂心如焚。

“長城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貴遺產,修復時一定要心存敬畏,是什麼樣子就修成什麼樣子。”採訪中,楊殿剛反復提及這句話。

在具體保護修復過程中,他們以“治標治本”和風格統一為標准,一磚一瓦、一筆一畫皆保持古物風貌,力爭做到“最小干預”“修舊如舊”,既要排除危及文物本體安全的根源和隱患,更要盡可能利用原物、保存文物建筑原貌。

目前,長城的保護工作由搶救性保護逐步轉為預防性保護為主。從設置界樁、隔離網,到安裝壓力計、風速儀,嘉峪關長城也用上了高科技手段,能夠實時監測長城牆體變化以及周圍環境因素,創建了“風險監測—綜合預報—提前預警—即時處理”的遺產保護管理工作模式,為預防新病害、找出老病因打下了堅實基礎。與此同時,嘉峪關還與敦煌研究院等部門合作,圍繞土質長城保護開展關鍵技術研究,加強保護標准規范制定,將科學保護貫穿全過程。

文物是活著的歷史,也是民族自信的底氣。長城是中華民族的代表性符號和中華文明的重要象征,心存敬畏,保護過程中採取科學理念和手段,才能賡續優秀傳統文化、從容走向未來。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13日 12 版)

(責編:陳誠、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