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渐冻人”】渐冻的世界里 我用爱情温暖你(组图)--甘肃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探访“渐冻人”】渐冻的世界里 我用爱情温暖你(组图)

2011年10月31日23:55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的9月12日,在兰州中山桥的公益婚礼上,一位推着轮椅的新郎格外引人注目。他的新娘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身披婚纱的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新郎叫罗忠木,他的新娘叫吕元芳,他们是从兰州市红古区的海石湾赶到兰州市区参加集体婚礼的。和所有的新娘子一样,那天的吕元芳在穿过中山桥的时候幸福极了。但是,和其他的新娘不同,吕元芳知道自己能够走进婚姻里,是多么的不易。因为她是一个“渐冻人”。

  “渐冻人症”在医学上叫作运动神经元疾病。得了这种病之后,患者的大脑、脑干和脊髓中运动神经细胞会受到侵袭,肌肉会逐渐萎缩和无力,直至瘫痪。由于身体如同被逐渐冻住一样,故这种病的患者俗称“渐冻人”。得了这种病的患者,最终会因为呼吸肌萎缩,生命结束。

吕元芳和罗忠木在中山桥集体婚礼上的留影。(@孤独求图 供图)点击可查看中山桥公益集体婚礼高清大图

  吕元芳是幼年时就开始发病的。“我的病发展得很缓慢,但是一直在发展,从远心端开始,就是一点点觉得身上没有力气了。一开始还能走,后来勉强能站住,现在只能坐着了。”从小,父母就带着吕元芳四处求医,但是收效甚微。初中毕业后,吕元芳便不再上学了。每天,她呆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原本吕元芳以外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条件,爱情、婚姻这些东西实属奢望。直到有一天,罗忠木走进了她的生活。“我们认识的那天是2009年10月15日。”这一天,吕元芳一直记得。

每当元芳要上网,小罗就会将她抱到电脑前。对于已经无法行走的元芳来说,小罗就是她的双腿。(隋欣 摄)

  罗忠木是广西桂林人。那时他在杭州一家化妆品厂做检验员。通过吕元芳的一个朋友,他在网上认识了吕元芳。之后就开始聊天,和许多爱情故事一样,一开始谁也没有想太多,但是渐渐地,罗忠木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只要一天不和她说话,就总觉得少点什么,心里很失落。”那个时候,罗忠木每天一下班就去上网,为的就是和吕元芳说几句话。终于有一天聊天的时候,他说“要不我来照顾你吧。”

听到房间里的响动,元芳的妈妈赶紧过来帮忙。(隋欣 摄)

  罗忠木的真情告白,在吕元芳这里却被当成了玩笑。这个用生命力和时间赛跑的姑娘不敢奢望爱情,更不敢相信远在千里之外的罗忠木是认真的。不过从此,她却开始在网上躲着罗忠木了。“每次到他快下班的时候我就赶快隐身,就是不想让他看到。”就这样一个表白,一个不信。直到有一天,2010年的春节,罗忠木突然告诉吕元芳他春节不回家了,要来海石湾看她。

元芳和小罗向记者展示他们在中山桥集体婚礼上的照片。(隋欣 摄)

  罗忠木的到来,在吕元芳家掀起了轩然大波。反对最激烈的就是吕元芳的母亲。当女儿请求母亲去火车站接一下自己远道而来的网友的时候,母亲又生气又担心,就怕是骗子。可说是这么说,好客的吕家人还是热情招待了这位南方来的客人。因为怕别人说闲话,家里只好对邻居们说小罗是家里的一个远房亲戚。

元芳的胳膊和手都已失去部分行动能力,因此使用鼠标对她来说也并非易事,若要打字就只能靠屏幕上的软键盘。(隋欣 摄)

  那个春节很平常,还是像往常一样吃饺子、放鞭炮。但是爱情却在两个年轻人之间悄然生长。小罗说,“来看元芳之前,我喜欢她,想要一直照顾她。见到她之后,看到生活中的她和我在网上认识的一样,我更加坚定了。”

  看到这个从千里之外赶来看自己的人,元芳心里很感动。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小罗会爱上健康每况愈下的自己。她还是在心里把小罗当成一个朋友。直到有一天晚上,小罗陪着她去看花灯。因为不能动,元芳觉得自己都快被冻僵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回到家,小罗就打来了热水,帮元芳洗起脚来。“那时非常不好意思,因为除了父母,还没有谁这样照顾过自己。”元芳说。而也就是在那一刻,她爱上了小罗。

这些精美的剪纸都是元芳的杰作,每件作品都凝结着元芳十几天乃至数月的不懈努力。(隋欣 摄)

  正月十五的晚上,小罗坐上了回杭州的火车。元芳一家人都去送他。火车开动的时候,小罗留下了眼泪。小罗说,“我一定要回来的。”

  小罗没有食言。回到杭州,他谢绝了老板的真情挽留,迅速地办了离职手续,之后就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来到了海石湾。这一次又是元芳的妈妈去接他,看到他,元芳的妈妈吃了一惊。“他背着褥子、被子,手里居然还拎着一个舍不得扔掉的桶。我就知道这次他是铁下心要留下来了。做母亲的,哪个不怕自己的女儿受伤害?尤其是元芳这样的身体状态,我这么多年把她照顾得好好的,我就怕她被骗了之后受不了这个打击。”于是元芳全家都开始了对小罗的劝退工作。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来就干脆直接说不同意,同时还动员元芳劝小罗回去。元芳说,“凡是父母骂自己女儿的那些话,妈妈当时都说过。”

  但是无论用什么方法,小罗还是只有一句话:“我就是要照顾元芳,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甚至和元芳说,如果她的父母一直不同意,他就要在外面租个房子,在海石湾打工,然后天天来看她,直到她的父母同意为止。

电视柜的一角,摆放着元芳的照片和她的剪纸作品。(隋欣 摄)

  经过半年多的相处,小罗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打动了元芳父母的心。年底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办理了结婚登记。说到这里,元芳的母亲仍然有些哭笑不得:两个孩子连哄带骗地从她那里拿走了户口本,等到登记完了,她才反应过来。而直到2011年5月2日晚上,第二天就是两个孩子的婚礼了,她还对小罗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和客人们说一声就行了。”到现在,提起那些“劝退”谈话,小罗说,那时候隔十天半个月就要问一下,可把他烦透了。但是不管怎么问,他都只有一个态度:坚决不走!

  爱情终于修成了正果。小罗已经在海石湾找了一份工作,是体力活儿,很辛苦。工资也没有以前在杭州高,但是他觉得很幸福。因为每天,他都可以帮元芳洗脚,可以照顾元芳吃饭……“这些事都是免不了的啊。”说这话的时候,元芳的声音充满了幸福。

元芳家的经济状况不算好,但房间里不仅干净整洁,还处处充满着温馨。尤其是客厅窗户这里,绿油油的植物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无限活力。(隋欣 摄)

  结婚的时候,小罗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把元芳家粉刷一新。他说,等有钱了,要把电视也换台大的。他们准备以后开一家店,这样可以一边做生意一边照顾元芳。我问元芳,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到底是算5月3号呢?还是9月12号呢?元芳笑着说,两个吧。小罗说,不对呢,还要加上领结婚证的那一天。说话的时候,他看着元芳,眼里满是笑意。

  午饭时间到了,主食是烙面饼,元芳的妈妈让小罗把米饭蒸上。“他吃不惯面食,来了之后都瘦了。”元芳妈妈语气里透着疼爱,就像在说自己的儿子。(记者 郭颂霞)

元芳制作的精美剪纸。我们也衷心希望这个家庭能永远幸福美满。(隋欣 摄)
(责任编辑:隋欣)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热门话题精彩推荐
  • 网上热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