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恶意欠薪,何来过激讨薪--甘肃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没有恶意欠薪,何来过激讨薪

2011年05月08日15:27         手机看新闻

  大运会前夕,深圳设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严肃处理期”。近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在官网公布文件规定,5月1日至9月30日,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大运会前夕,深圳设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严肃处理期”。近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在官网公布文件规定,5月1日至9月30日,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5月7日《南方日报》)
  
大运会期间农民工上访讨薪或负刑责:为国家建设奉献了汗水乃至生命的农民工,到头来却难以领到自己应得的劳动报酬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世界大运会维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菜刀实名制、清理8万治安高危人员到设立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严肃处理期”,严防农民工集体上访讨薪。深圳市为确保大运会安全稳定可谓煞费苦心。应该承认,农民工集体上访讨薪确实让政府头疼,给大运会“添乱”,给特区深圳“丢脸”。有的过激讨薪行为还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但是换个角度看,欠薪更让农民工心寒。没有无良老板对农民工过度损权,恶意欠薪,又何来农民工集体上访讨薪?他们集体上访讨薪就是无理取闹,故意给这座撒下汗水的城市抹黑么?
  
  在大运会这个敏感时期,我们不排除有人怀着不正当的目的,劫持公众,扰乱社会秩序,借机给老板与政府施压。甚至还存在“讨薪专业户”。但事实上,集体上访讨薪或者采用堵路、跳楼等极端方式讨薪,多数是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在万般无奈下才想出的对策,并非他们不“珍惜”大运会的荣光。对被欠薪的农民工来讲,大运会安全稳定很重要,个人饭碗与生存权利也很重要。法律上并没有禁止上访讨薪的规定,而深圳规定“上访讨薪”治罪,法律尊严何在?农民工的合法权利何处安放?
  
  从媒体报道来看,由于劳动法规没有受到普遍尊重,劳动者与企业之间权利地位不对称,劳动者没有话语权。劳动者辛辛苦苦一年半载,结果两手空空;或者说合法权利得不到保证。面对生活的压力、老板的霸道,再加上相关部门的工作存在瑕疵,或者说他们向相关部门申诉过,但迟迟没有得到重视与解决。他们除了采用过激方式表达权利诉求,吸引公众眼球与政府的注意力以外,还能有多少更好的办法?
  
  而且一道奇怪的风景是,跑十次有关部门还不如表演一次“堵路秀”、“跳楼秀”。过激讨薪招数往往很管用,不少人因此拿到了拖欠的工资,获得了应有的权利。从某种意义上讲,农民工采用不理智的方式维权,集体上访讨薪,不仅反映了他们对现实社会的焦虑,而且诠释了他们的弱势群体地位。
  
  如果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维权渠道畅通,维权成本低廉,工资正常发放,执法部门乐于为他们撑腰,他们又何必冒着被舆论诟病,被无良老板雇人殴打,被追究刑责的危险,集体上访讨薪或者用其他过激方式维权呢?我以为,农民工上访讨薪多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农民工上访讨薪或者策划讨薪秀,实际上说明他们对政府存在许多权利渴望,而政府给他们提供的诉求表达渠道不畅通,他们才会想着在大运会期间上访表达讨薪诉求,吸引社会与政府注意,为他们主持公道。这实际上在提醒政府加强管理,提高工作效率,平常积极化解矛盾。如果矛盾积压、发酵,再急于灭火,很可能是火上浇油。
  
  因此,在应对集体上访讨薪的问题上,政府除了提醒农民工理性讨薪、合法维权,在大运会期间考虑追究集体上访讨薪者的刑责以外,职能部门应该有所作为,化解农民工策划上访讨薪事件的动机。如果职能部门提供了便捷、经济的民意诉求平台,日常工作到位,用人单位利润血管里流淌道德血液,不用使出追究刑责的狠招,上访讨薪事件也会逐渐减少,大运会也会开得很顺利。反之,如果弱势群体诉求渠道不畅通、不便捷,即使用治罪“狠招”堵住了农民工的讨薪之路,也不是和谐大运的应有之义。
  
  一言以蔽之,政府不能只看到农民工集体上访讨薪影响大运会安全稳定,头痛医头,更不能头疼医脚,而应该把应对讨薪事件的重点转移到防范欠薪上来。如果政府建立了保护农民工权利的长效机制,政府根本不必如此担心农民工上访讨薪给大运会抹黑。(胡艺)

    来源:红网
(责任编辑:隋欣)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网上热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