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自首成奸杀恶魔免死的护身符--甘肃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别让自首成奸杀恶魔免死的护身符

2011年07月05日08:46         手机看新闻

  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19岁少女王家飞与3岁的弟弟王家红被村民李昌奎残忍杀害。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判处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就因为有了“死缓”这个“免死牌”,两份一字之差的判决书,顿时间在家属间和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7月3日《生活新报》)

  自首作为刑法中一项重要的量刑制度,作为惩办与宽大相结合这一刑事政策在刑法中的具体体现,有着其自身的独特价值,那就是给犯罪人指出一条悔过自新的光明之路,并以此来降低司法成本,提高破案率。不错,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但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只是法院量刑时的一个选项,而不是必须从轻的依据。

  蓄意报复寻衅、残暴奸杀少女、野蛮摔死男童……“犯罪手段特别凶残、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云南省高院也认为昭通市中院的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却认为李昌奎有投案自首情节而“量刑失重”。如果说云南高院是以刑法中关于自首从轻的相关规定,来照本宣科判处李昌奎死缓的话,那么最高人民法院去年制定的《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7条第一款规定,对于自首的被告人,除了罪行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或者恶意地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者以外,一般均应当依法从宽处罚。纵观李昌奎的奸杀少女、摔死男童的累累罪行,属于应当依法从宽处罚之列吗?

  更何况,根据报道,当地公安局在血案发生后迅速向全国发出通辑,并会同滇川两省交界的周边县设岗堵卡,捉拿凶犯,李昌奎在出逃4天后投案自首。以此观之,李昌奎的自首,未必不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势下恶意地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的投机之举。这样的自首动机,难道真的是出于弃恶从善的意愿吗?只怕是慑于法律的制裁才是真。至于云南省高院审理认为李昌奎“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云云,受害人家属认为李昌奎及家属态度消极,并没有做到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经济损失。一份司法判决如果连受害人家属都得不到认同,又何以令民众信服?

  “三尺平台决百讼,一纸判决安万民”,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最后底线,如果这最后的一道底线都因个别法官的审判失当而失守,为受害人申张正义、为社会营造公正法治氛围的希冀也将成泡影。法官要不负众望,承担起维护司法公正、社会公正的庄严使命来,不仅需要专业化、系统化的法律知识与审判技能,更须具备剔除案件审理之中出现的“伪真相”、“伪事实”的辨识能力,并从相关法规的综合考量中对案件进行公正审理。法律自规定了犯罪嫌疑人自首从轻的情节,但绝不意味着这是凡自首必须从轻的依据,法官当比普通民众更能精准把握法律所体现的这种含义。(屈正州)

    来源:华声在线
(责任编辑:隋欣)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热门话题精彩推荐
  • 网上热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