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聊官”亟需要一种制度“裸处”--甘肃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裸聊官”亟需要一种制度“裸处”

2011年09月05日09:16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恨阮淫秽”传到网上的裸聊视频截图 来源:大洋网

  9月4日《安徽商报》报道:网名为“恨阮淫秽”的网民近日发帖称自己被安徽宁国一个部门的工作人员阮某玩弄感情,于是决定曝光与其视频裸聊的照片。记者经过调查后发现阮某在宁国市发改委工作,但该单位拒绝透露其具体职位。阮某对此事回应称,自己没满足发帖者借钱要求所以才被举报。

  只要阮某某爱人不在家,该发改委官员就跟对方“说些下流的话,甚至将自己的身体隐蔽部位裸露给她看。”依这样的情节来看,阮姓官员就不仅仅是道德低下道德败坏的问题,而是触犯法律的问题。“裸聊”本身即已经构成对妇女的亵渎与侵犯,即便双方是在“打的火热”的背景下也难逃违反法律亵渎妇女的事实。那么,“走法律途径”将对方送上道德法庭,恐怕就不是这位“裸聊”的官员,而是受到性侵害的对方。

  经过了几个月的网聊后,阮某某告诉她想找个外地的情人,因为自己有身份怕受影响,并表示如果她愿意会对她好。这个情节也基本符合一个官员对于“性出轨”的心路历程。欲拒还迎,想干又不太敢干,在试探中逐渐将对方纳入自己的性攻击范围之内,先说“想找情人”,后又怕“受影响”,再说会“对她好”,这三步“棋”下得非常巧妙,不过就是既想脱干系,又想将对方的肉体归于己有。而尤其可笑的是这位官员的“有身份”说,“身份”在这里并不代表自己的道德标杆有多高,而是在言明假如对方与他“好”之后,会不会受到对方举报的“影响”而被端上道德烤架被烘烤?而事实上这位裸聊官员当初的担忧已经成为事实,让“相好的”给举报了,无论管具体的情节如何,该官员行为背德违法无疑。

  人们更应当明了这样一个细节:“她向我借钱,并要我将她的户口再从城市转到农村。由于这两件事我都没有给她办,所以她上网发帖。”假如这位官员所说属实,假如其手中有足够的权力支撑,那这样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又有多少?换句话说就是,官员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猎色”的现象又有多少?可以说“以权谋色”的现象,并不少于以权谋私的丑行。这样的一种官场潜规则,让这个“裸聊”案件给展示了整个过程“细则”,这是不是一种官场潜规则的真实折射呢?

  对待裸聊官员,亟需要一种制度性“裸处”,那就是无论管发生在何人身上,一概依法依纪予以严惩,不去考虑该官员是何等级别何等资深更不考虑其究竟为人民曾经作过多大贡献,一概予以“裸处理”,让这样的官员丑行暴露在法制的光天化日之下。

  而从宁国市公安局网安大队的关于“阮某某没有向警方举报公安机关不便介入”一说,与阮某某“是否走法律途径我正在考虑”的义正辞严来看,反而将阮某某当成了“受害者”,这恐怕又是一种黑白颠倒有意为色官讳吧?(李振忠)

    来源:四川新闻网
(责任编辑:隋欣)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热门话题精彩推荐
  • 网上热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