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柔情动天地(时代先锋)

——追记贵州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

本报记者 赵 兵

2016年10月12日10: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大爱柔情动天地(时代先锋)——追记贵州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下)

勤恳,朴实,随和,没架子……这是姜仕坤在旁人眼里的样子,其实他还是一位好父亲、一位好儿子、一位好丈夫。他为人清廉,如江水一般清澈;他性格坚毅,如大山一般沉稳;他心中有爱,亦如阳光一般温暖。

“晴隆很穷,用钱的地方很多,不节省不行。我是书记,就是表率”

高高的个子,略微驼背,一年就两套衣服,天热总是白色短袖衬衣,冷时就多穿一件夹克,背着一个发黄的帆布包,脚踏一双早已褪色泛白的运动鞋,这就是姜仕坤——一位县委书记平日的样子。

姜仕坤的“抠”也是出了名。驾驶员小朱对姜仕坤的节俭最熟悉不过,有时去外地出差,小朱实在累了,想跟姜仕坤一起吃点好的。姜仕坤笑着说,“咱们还是搞碗粉算了,省事省时间,还得赶回去开会。”

从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县委书记,姜仕坤始终不忘本,对公家的钱更是能省一分是一分。有一回,姜仕坤到贵阳出差,从省政府出来,附近有180元一晚的宾馆,姜仕坤摇摇头,绕到城南找了个100元的招待所住了一晚。姜仕坤曾说:“晴隆很穷,用钱的地方很多,不节省不行。我是书记,就是表率!”

这种表率,是作风清正的表率,是廉洁奉公的表率。直到去世之前,姜仕坤一家刚把车贷还清,而房贷还款还在继续。他常对干部说,“你为老百姓做事,不仅要把事做好,还要自己干净。”

姜仕坤任职晴隆的6年间,在隔壁兴义市工作的弟弟姜仕学只因公来过晴隆两次;并非不想来看哥哥,说到此,姜仕学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其实我们兄弟心照不宣,是他给我提过醒,不能因为他当县长了,我去利用他的权力办事。”

在很多人眼里,姜仕坤是严以律己、严以用权、严以修身的典范,他骨子里始终散发着一股清正之气,时刻感染着身边人,正己亦正人。

“我们承认落后,但不能甘于落后”

外表平和的姜仕坤,内心里坚毅执着,认准了的事情,迎难而上,从不屈服。

当姜仕坤提出晴隆县要发展旅游业时,很多人认为是天方夜谭,“这里都是穷山沟沟,哪有搞旅游的资源?”然而,晴隆的旅游业就是在一张白纸上画图,画出了令人向往的美丽画卷。“我们承认落后,但不能甘于落后。”姜仕坤常这样说。

为了筹措拍摄电视剧《二十四道拐》的资金,他四处去招商引资;为了充分利用好历史资源,他与当地干部一起做规划;为了让景区建设顺利推进,他瘸着腿跟干部一起爬到山上协调推进工程进度。

去年“十一”期间,当姜仕坤来到二十四道拐现场,看到私家车将路都占满了,他激动地对分管旅游的副县长付明勇说:“明勇啊,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希望,以后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的一条路,我们要继续把这件事做好!”

脱贫攻坚,横亘在姜仕坤面前的,不止是晴隆现实的困境,也有身体上的病痛。然而,他始终如一地拼着、扛着。有时痛风发作,姜仕坤整宿睡不着觉。一次,姜仕坤在北京参加项目申报,半夜痛风发作,因不忍夜里睡不着浪费时间,知道晴隆海权肉业的负责人也在北京,就打电话把他请到宾馆,聊起养羊,一聊又是一个整夜。

多年的拼命工作使姜仕坤积劳成疾。“到后来,姜书记的眼睛都没神了,疲劳到极限。有一次开会,因为心脏供血不足,他在现场捶胸口,但坚持开会。现在想起来,我们感觉很自责,书记都病成这样,还……”姜仕坤的同事说到这儿哽咽起来。

4月10日中午,姜仕坤回到家里吃饭,捂着胸口就是咽不下去,一小碗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看着丈夫强忍痛苦的表情,心急如焚的王作艳一个劲儿劝他去检查身体。但他还是硬挺着,吃完饭就去了州政府。下午4点多赶去机场,前往广州出差。王作艳没想到,这一别,竟成永恒,两天后,等来一个天大的噩耗……

“父亲每晚这个时候都会打来一个电话,或长或短,从不间断”

虽因工作忙碌,姜仕坤在家的时间不多,但他总能给家里带来温暖。

在女儿田姗灵的记忆里,父亲每年都会带着一家人回册亨老家。“他对农村、农民充满感情,”她说,“每次一到爷爷奶奶家,父亲挽起裤脚就下地帮忙干活。”

从农村走出来的姜仕坤,直到县委书记任上,父母一直住在老家册亨乡下的老瓦房里,煮饭用的还是土煤火。姜仕坤工作忙碌,但他始终牵挂着父母,想办法尽孝。

有一次,姜仕坤问母亲: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母亲开玩笑说没坐过飞机,想坐一次试试。为了圆母亲的心愿,姜仕坤带着老母亲从兴义坐大巴车去贵阳,可在路上,母亲晕车厉害,不停地呕吐,姜仕坤心里十分自责;自家买了车后,每次母亲坐车,姜仕坤都会先把座位调到母亲舒适的状态,风再大,也会开一点窗户。

铁汉亦有柔情。姜仕坤很“恋家”,总说家里的饭菜最香,即使是剩饭,吃起来也津津有味。王作艳说,丈夫无论再忙再累,都是一个人默默承担,但只要有时间就尽量陪伴家人。

2011年,王作艳因阑尾炎住院,时任安龙县副县长的姜仕坤因为工作忙,只能中午来病房陪伴妻子,累了就躺在行军床上休息一会,连旁边的人都忍不住说:“听说你是县长,我看你太累了。”

最让姜仕坤放心不下的,是女儿田姗灵。田姗灵收拾父亲遗物的那天晚上,姜仕坤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闹钟,22:50。这是她中学时代下晚自习回到寝室的时间!初中开始,田姗灵便寄宿学校,“父亲每晚这个时候都会打来一个电话,或长或短,从不间断,至今已6年。”

在女儿心里,自己有一个很令人骄傲的父亲。“爸爸虽然很忙,但总尽量抽时间陪我。他常劝我多读书,要树立正确的人生观,还经常推荐好书给我读。”田姗灵说到这时泪如雨下……

(责编:邵兰、王彤)

推荐阅读

兰渝铁路兰夏段顺利开通

兰渝铁路兰夏段(兰州东至夏官营)段于6月28日6时顺利开通,标志着欧亚大陆桥与渝新欧大通道交汇兰州枢纽被彻底打通。据悉,在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运营之前,兰渝铁路兰州枢纽、重庆枢纽、南充至高兴单线、渭沱至重庆北正线已顺利开通运营。【详细】

丝路时评|甘肃要闻|本网专稿|各地动态兰渝铁路兰夏段顺利开通 兰渝铁路兰夏段(兰州东至夏官营)段于6月28日6时顺利开通,标志着欧亚大陆桥与渝新欧大通道交汇兰州枢纽被彻底打通。据悉,在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运营之前,兰渝铁路兰州枢纽、重庆枢纽、南充至高兴单线、渭沱至重庆北正线已顺利开通运营。【详细】

丝路时评|甘肃要闻|本网专稿|各地动态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