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为复旦投毒者求情是理性还是情绪宣泄?

肖  勇

2014年05月08日14:24    来源:华声在线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月18日,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2014年05月08日 京华时报)  这起大学生投毒致人死案,不是第一例,但是和清华的那起铊中毒案比起来,有了很多进步,表明中国的法治化进程在前进。我们看到支持被告的请愿信的理由是:被告做过好事,不是凶残之人。

  原标题:为投毒者求情是理性还是情绪宣泄?

    2月18日,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一审判决之后,复旦177名学生签署请求信,请求法院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立即执行。受害者黄洋的父亲表示并不接受请求信的内容。上海知名律师严义明认为,并不能确定请求信能否影响二审判决结果。(2014年05月08日 京华时报)

  这起大学生投毒致人死案,不是第一例,但是和清华的那起铊中毒案比起来,有了很多进步,表明中国的法治化进程在前进。

  以请愿信的形式试图影响判决结果,不仅是公民表达诉求的方式,法律也没有禁止这种方式,其行为意义并不具有轰动效应,问题是请愿信背后的诉求,是理性诉求还是情绪宣泄,这就有可能影响到法院的判决公正,进而体现了法律是否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

  很显然这起请愿信“公开”是没有疑问,“公平”也没有障碍。据律师透露在一审的时候,原告方的案宗中就有支持判处被告死刑的“请愿信”,那么这次呼吁减轻被告刑罚的请愿信,就难免有情绪宣泄的嫌疑,究竟是什么心理公众看不到。

  但是我们看到支持被告的请愿信的理由是:被告做过好事,不是凶残之人。这个就很有情绪化的表述,因为我国法律尤其是刑法量刑中有一条只有裁量的标准,那就是看案件的社会反应,换句通俗话说就是“民愤”的指数。请愿信出现,恰恰是在这方面起作用。我们也看到原告父亲痛斥“请愿信”的理由,很清楚表明,请愿信的“情绪”基点是靠不住的。

  退一步来说,法律有没有将功补过的做法,在法律实践上有减刑的规定,但是这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并没有恒定的标准。令人想起延安时期的那个为爱情杀人而被枪决的黄克功案件,就能明白将功补过的独立刑事案件在某种情况下难于实现,剥夺别人的生命,尽管不能以暴制暴,但是法律的根本还是要给与从重处罚的。

  复旦这起请愿信,也许是一种理性诉求的表达,法律精神也在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剥夺生命判处死刑的方式,在人道的旗帜下在减少,写请愿信似乎也是可以被接受的行为,这就涉及到法律基本的“三公”行为,就是不仅要公平、公开、更需要公正。公正是法律的最基本的要起义,如果这点偏差,其他的都会黯然失色,公正就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没有这个做保障,法律就很有可能沦为某些强势群体的工具,而弱势群体永远是被欺凌和被侮辱者。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 刘海天、王彤)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