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珍视古典诗词,莫走敦煌王道士的老路

李思辉

2014年09月13日16:08    来源:红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今年教师节当天,习近平总书记在北师大看望师生时表示,“我很不希望把古代经典的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加入一堆什么西方的东西,我觉得‘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中国古典诗词源远流长,其发轫至少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

  今年教师节当天,习近平总书记在北师大看望师生时表示,“我很不希望把古代经典的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加入一堆什么西方的东西,我觉得‘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的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

  删除古典诗词的论调一度喧嚣尘上,其势不小。包括上海在内的一些地方,目前已经删去了《寻隐者不遇》、《登鹳雀楼》、《夜宿山寺》等诗词。为什么要把沿用了数十年的古典诗词剔除出去?目前较为“流行”的说法有二:其一,古典诗词生僻字多,背诵起来难度大,删除古典诗词为的是给学生减负;其二,古典诗词已经过时,以西方美文取代之,便于教育与国际接轨。

  上述两个理由其实都是站不住脚的。从表象上看,古典诗词的确比白话文背诵难度要大,但并非大到难以接受。教育本来就应该难易结合,岂能总在一个水平线上滑?生僻字,完全可以拼音注解、教会学生认知,这本身也是基础教育的内容之一。至于说要“去中国化”,反映的则是一些人认识上的偏差,对古典诗词的文化承载力、时代张力缺乏足够的理解和尊重。只看到西方文化的流行而无视本国文明的影响,陷入“厚人薄己”的误区。

  中国古典诗词源远流长,其发轫至少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屈子一首《橘颂》,开楚辞之天地。其后逾千年,古典诗词不断凝聚民族思想与文化精神。赋兴于汉、诗兴于唐、词盛于宋、曲盛于元,古典诗词一脉承传,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长城,见证并构建了人类文明的重要一阕。对日本、韩国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文化演进、文明进步都有直接而深远的影响。

  这种影响不仅可以追溯过往,而且指向现今与未来。中国古典诗词的活力还在与时俱进、不断展现。今天,包括习近平总书记在内的中国领导人,深谙古典诗词精义,在外交活动中常常随手拈来佳句,既凝练又贴切,让世界叹服于中国文化之博大,民族精神之儒雅。目前,美国、英国以及一些北欧国家的不少汉学家正在潜心研究中国古典诗词。为数众多的外国青少年对中国古典诗词如痴如醉。老外们常常惊叹:这个曾经略显神秘的东方大国竟有如此瑰丽的文明成果!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古典诗词作为中国特色文化名片、世界伟大文明成果的地位将得到进一步确立和发扬,其生命力必将更加旺盛。

  西方先进文化固然值得借鉴,西学东渐也理当提倡,但万不能对自己的瑰丽文化弃之如敝履。轻贱古典诗词,无视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张力,从主观上说是一种短视,从客观上讲就是一种不负责任。对中国少年的不负责任、对民族文化的不负责任、对人类文明的不负责任。还记得敦煌的莫高窟吗?还记得那个邋遢的王道士吗?揣着珍宝而不识宝、不爱宝、不护宝,以致后人只能跟在外国人屁股后面长吁短叹。为文化传承计、为文明接续计、为对人类负责计,我们不仅不能动辄删掉古典诗词,反而应该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培养国人对古典诗词的学习、研究和再创作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现今已经是21世纪前叶了,王道士愚蠢的老路,我们不能再走了。

  文/李思辉

分享到:
(责编:实习生 刘海天、王彤)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