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42岁男子四川寻亲25年:至少要知道我姓什么

2015年01月19日09:02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寻根25年

2岁那年,张永才和母亲一同被人带至贵州省黔东南州,一个多月后与养父结婚的母亲突然病亡,张永才又被过继给他人。

10岁那年,张永才第一次知道他不姓张,是被人拐卖到张家的。

17岁那年,张永才卖掉家里的土狗,搭火车回达州,因为车钱不够,到了重庆又不得不折返。

其间,他通过志愿者和警方不断找寻,找不到老家的地址,也依然没有父亲的消息。

今年,他42岁,在贵州务农的他依然想回达州老家看看,“至少要知道我姓啥,父亲叫啥名字。”

“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回达州‘老’家看看!至少应该知道我姓啥,父亲叫啥名字。”张永才,42岁,农民,贵州省黔东南州兴仁县回龙镇人,已娶妻生子。在贵州寨村生活了40年,但张永才一直认为他并不属于这里,“我是被拐卖来的!”他说。

1975年6月,2岁的张永才和母亲一同被人带至贵州省黔东南州,一个多月后,孱弱的母亲去世,留下他孤身一人继续流落他乡。寻亲之旅是从17岁开始的,张永才冲动之下卖掉养父家的狗,只身坐车前往达州,但车钱不够,他到了重庆就不得不折返。

时间慢慢消磨,张永才却从未真正踏上故土“达州”,只能通过志愿者和警方在网络上、达州查询,直到今天他也没有找到父亲。

时隔40年,张永才对于寻找父亲,也没有太大把握,但他从未放弃,希望将来有机会能专程到达州寻找。

颠沛流离的命运

2岁时随母到贵州 母亲病死又被过继

42岁的张永才,贵州省黔东南州兴仁县回龙镇人。1975年盛夏,2岁的张永才全身脏兮兮,母亲衣衫褴褛、精神不振,他们母子俩被一前一后的两陌生男子带到贵州兴仁县一位名叫张明华的医生家中。在这家诊所大堂内,尚未婚娶的张明华和两男子交涉了许久,后将母子俩安顿在内屋住下。

1975年农历七月初七,李明秀逐渐恢复和稳定。当她给张永才过完两岁生日后,不久便撒手人寰。从此,张永才将自己的生日和母亲忌日两个日期铭记于心。

母亲死后,养父张明华再娶,生育6个孩子,而张永才被过继给张明华的残疾大哥张明理。为此,张永才念到小学二年级就辍学。

绝口不提的身世

养父拒绝告知身世 曾花800元买下母子

10岁那年,寨子里的老人说,他不姓张,是被人拐卖到张家的。他依稀记得有个新娘从四川嫁进寨子,新娘认识张永才母亲,以及其达州的家人。据她称,张永才的生父在达县一家针织厂工作,且他家在达县城外(今达川区南外)。“因那时年龄较小,她讲的情况都记不得了。”后来,该名女子举家前往广西。自此,张永才再也无法获得更多关于其在达州的亲人信息。张永才的姑妈曾告诉他,当该名女子进寨后,李明秀常去她家串门。为联系家人,李明秀邀张明理代为拟写一封书信,由该女子带往达州,转交给张永才生父,说明母子俩已在贵州安家。然而,很快李明秀就恶疾缠身,不治而亡。

带着对身世的种种疑问,张永才曾详细问过养父张明华,张家人对此事却只字不提。后来,张永才打听到当年将他带往张家的两名男子的下落。据其中一男子称,1975年6月,他在贵阳市某车站内发现正沿街乞讨的张永才母子,心生怜悯,将两人带回兴仁县,转交给了张明华,还向张明华索要了800元钱。“因父亲(养父)担心我和母亲逃跑,支付那人400块钱,至今还欠400元。”张永才说。

大海捞针的寻亲

第一次寻亲

17岁卖掉土狗 赶火车回达州失败

17岁时,张永才悄悄将家里的土狗拖至集市换了70多块钱。他怀揣被揉皱了钱,信心满满地跑出张家,从贵州省安顺市搭乘火车,准备到达州寻找生父。当火车抵达重庆火车站时,张永才花光了兜里的钱,不得不改变行程,返回贵州。“那时,真的很窘迫,没钱买火车票,就一路上爬火车。”回家后,张家人没责备他,告诫他以后应事先给家人打招呼再出走。

第二次寻亲

表弟做电视节目 志愿者网络收集信息

经历了首次寻亲之旅失败,张永才没放弃。“张家人害怕我跑了,因为我不属于这里。”张永才说。随着年龄增长,他对故乡和亲情的渴望有增无减。从重庆返回贵州后,他继续谋划着寻亲之路,同时去沿海城市打工攒钱。

张永才有些腼腆地说:“40多岁了,我从没去过达州。”2012年7月,张永才养父的侄子在当地电视台工作,准备帮助张永才做一期寻亲节目。节目播出后,还原了他被拐卖一事,获得不少关于达州寻亲的信息和帮助。然而,关于张永才家在哪儿,父亲是谁,等问题仍扑朔迷离。

一名曾帮忙寻亲的志愿者根据张永才的描述,在达州警方处查询后得知,名叫“李明秀”的女子人数众多,且年龄与张永才母亲相仿的都健在,张永才母亲的身份无处查询。随后,志愿者联系上当年的达县南外针织厂老书记,该厂当年也没有人口失踪记录。

别人眼里的“外地人”

“我到底姓啥?父亲会要我吗?”

今年,张永才42岁,养父张明华已去世多年。13年前,张永才和同村女子结婚,育有一男两女。“寨子里的人都知道我是被买来的娃。”年逾不惑的张永才时常很困惑,在这个生活了40年的村子,大家依然将他看作“外地人”,而他也甚至连自己真正的姓氏都不得而知,他总相信找到生父,找到他出生的地方,一切都有答案。

张永才对自己寻亲一事,也无太大把握,但他从未放弃,希望将来有机会能专程到达州寻找。同时,在漫长的寻亲路上,他曾犯过嘀咕,“父亲若是真的要我,当年我和母亲被‘拐卖’后,为啥他不来找我们?”年逾不惑的张永才仍感困惑,“我到底姓啥?父亲还会要我吗?”

分享到:
(责编:王彤、周婉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