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王义桅:当代中国正在形成的新话语体系

2015年01月21日09: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原标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当代中国正在形成的新话语体系  历史上,权力转移往往伴随着话语权转移。这种超越,不仅是中国发展阶段的自我超越,也是对西方话语霸权的超越:  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双重提升超越西方民主制度。

  原标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当代中国正在形成的新话语体系

  历史上,权力转移往往伴随着话语权转移。但话语权转移有一个过程,无法通过战争与革命的方式快速实现。当今世界,非西方国家的产出已超过西方国家,但西方话语霸权并未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未来情景如何?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向中国。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从未中断的文明,现在中华民族更呈蓬勃复兴之势。中国理应而且能够提出超越西方又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建构既具中国特色又具世界普遍性的话语体系。国家治理的提出,吹响了“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的当代政治文明话语体系建设的号角。我们在传统“四个现代化”基础上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表明中国正在形成自己的话语体系。这种超越,不仅是中国发展阶段的自我超越,也是对西方话语霸权的超越:

  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双重提升超越西方民主制度。以平等为前提的民主,是近代欧洲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旗帜。在美国崛起为世界霸权的过程中,西方将民主与平等脱钩,而与自由挂钩,造成民主就是政党自由竞选的简化和异化。经济全球化发展至今,不平等现象正在侵蚀资本主义民主的根基。《21世纪资本论》一书流行于世,即是例证。西方治理模式更关注治理过程而对治理成效关注不够,甚至其治理过程也可能发生变异,酿成政治乱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既强调体系的程序科学,又强调能力的实践提升,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一种超越。

  以三位一体治理观超越国内国际二分法式治理观。治理有国内治理、地区治理、全球治理三个层面,它们都存在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问题。源于欧美的现代政治文明治理观,是过去“西方中心论”时代的一种折射,本质上是西方文明的张扬。如今一些西方国家深陷国内治理危机、地区治理危机和全球治理危机,折射出体系之痛,即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国家体系、以西方利益为圆心的全球体系遭遇的时代之痛。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目标的新治理观,超越国内国际二分法思维,主张国家治理、地区治理、全球治理三位一体。

  以现代化的过程决定论超越西方现代性的话语霸权。现代化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任何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都需要适应时代的变迁和世界的发展,地区治理、全球治理也是如此。从一定意义上说,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普遍性的任务和挑战,也是确立一国在经济全球化时代比较优势的关键选择。这种与时俱进的治理观超越指望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线性思维,摒弃历史终结论的自欺欺人,从国家、地区和全球三个层面适应和引领时代变迁,能够有效应对治理危机和经济全球化风险。

  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挑战,却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中国特色国家治理模式为世界提供了新的国家治理选择和借鉴,从而为人类治理发展作出中国贡献。换言之,国家治理要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地区与全球治理,应坚持国际关系民主化,以新型国际关系为基础推进。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治理可以扬弃西方现代政治文明概念;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可以为21世纪人类政治文明话语体系的构建作出重要贡献。

  以国家治理现代化确立中国当代政治文明话语权的底气从何而来?今天中国改革所解决的“中国问题”,早已不是当年英国哲学家罗素所写的《中国问题》,而是发生在中国而不限于中国的问题,既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解决中国问题,已经成为解决世界问题的一部分。中国模式为赢得这一话语权提供基础。当今世界,许多发展中国家仍处于实现传统现代化过程中,但这不意味着它们要等传统现代化实现之后才能开启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国家治理现代化应成为各国的普遍性任务与共同奋斗目标。

  (作者为教育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21日 07 版)

分享到:
(责编:高旋、焦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