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九岁男童拾荒救父3月捡267元:爸爸不要离开我(图)

李泳君

2015年02月10日15:57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卖废品的路上,车链子掉了,小延彬赶忙去修理。

  孙延彬正在翻捡有价值的废品。

  每天捡完废品,孙延彬都要分类整理。

  《爸,我想你》,9日凌晨,九岁的孙延彬从床上爬起,写下了一篇日记。

  刚放寒假,本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节,可这寻常人的小幸福并未降临到孙延彬身上。2014年年底,其父确诊为白血病,一期治疗花费15万元,这让一个本不富裕的农家,瞬间陷入悲情漩涡。尚无多少力气的小延彬,自己骑着三轮车,出门捡废品,一天仅赚十块八块,三个月来攒了267.3块钱。钱虽少,可这分淳朴的孝心让人感到暖暖的。

  一天骑20里地

  8日早晨六点多,天蒙蒙亮。为了跟捡废品的同行“竞争”,家住枣庄台儿庄区邳庄镇旗杆村的孙延彬早早起了床,就着萝卜条吃了口馒头,赶忙去收拾他那辆脚蹬三轮车,拍了拍车座,放上三个尼龙袋。

  听到动静,延彬的妈妈王娇有点心疼,“先别走,下面条吃点热乎的。”

  “不了,一会儿回来再吃。”小延彬一边回应着,一边蹬着车出了门。

  8日上午,当记者见到小延彬的时候,他正在村东沟里捡废品,穿着一件军绿色大衣,脸蛋儿圆圆的。

  “主要是捡一些纸箱子,酒瓶子。塑料一块六毛钱一斤,酒瓶前阵子一毛钱一个,现在降到八分了。运气好的话,会捡到一些小塑料块儿。”小延彬的谈吐,少有九岁孩童的稚嫩,多了些成熟。固定好三轮车,他顺着土垄下了沟底,拿着镰刀翻找着垃圾堆。

  除了村里零散的垃圾场,小延彬也常去其他村子或城区捡废品,一天来回最少二十多里路。

  一车废品赚了10块钱

  小延彬的三轮车里装了三个大袋子,加上昨天捡的,中午时分正好凑够一车。路过家门口,小延彬来不及喝口水,直奔离家有七八里地的小集子村废品收购点。

  “延彬,又来了!”听见院子里的狗叫,67岁的张可义迎了出来。“今天来得早啊,那边满了,骑到这边来。”张可义一边说着,一边帮延彬推三轮车。

  卸下三袋废品,小延彬赶忙将之拖到台秤上。“废纸箱太多了,这个价格要便宜些。”张可义算了一下,“九块零三毛,给你十块钱。”延彬小心翼翼接过张可义递过来的10元钱,叠好,放进衣服里层的口袋。

  “这段时间,这个孩子来得特别勤。最少能挣个三五块,多的时候能挣一二十块,孩子才九岁,很不容易。”从事废品收购19年,张可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来卖废品,起初非常好奇。“问过之后才知道,孩子他爸得了重病。孩子经验少,有些捡到的东西我是不收的,不过不忍心,这么有孝心的孩子不容易,能照顾就照顾吧。”

  张可义说,至今,小延彬已陆续来卖了三十多次废品。

  《爸,我想你》

  小延彬家的房子基本算是毛坯房,冷得出奇。家里没啥物品,四张椅子,一张饭桌。

  父亲孙永亮原本在上海打工,每个月挣三千来块钱,母亲平时就靠卖炸串赚点小钱糊口,孙延彬还有一个七个月大的妹妹要喂养。

  “2014年10月中旬,他爸还在上着班,突然高烧不退。”王娇说,之后咳血,淋巴肿大,最后在上海青浦区中山医院确诊为白血病。

  房子太破,孙永亮几年来打工挣的积蓄,本打算用来翻盖房屋。可“白血病”三个字,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农家瞬间被绝望笼罩。

  2014年12月份,孙永亮住进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仅一期化疗费便是15万元,目前正在接受二期化疗。春节将近,邻家在忙着置办年货,而他家却忙着四处借钱。

  “他也知道得的病不是小病,多次说要放弃治疗。我就跟他说,不管有多难,我一定给他治疗到底,如果他放弃治疗,我就陪他死。”家庭情况虽不好,提起丈夫病情,王娇口气却异常坚毅。“现在全家都等着合适机会,去做配型。”

  孙永亮常年在外打工,父子俩一年最多见两次面。“我希望爸爸早点好起来,我想把我的骨髓捐给他,只要爸爸能好起来,我干啥都愿意。”提到父亲,小延彬坚定地说。

  “爸爸不要离开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我夜里经常梦到你,爸爸加油!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我和妈妈、爷爷、奶奶都很想你!”王娇告诉记者,2月9日凌晨,小延彬醒来一句话都不说,当时也不知道几点钟,小延彬写下了这么一篇日记,名字就叫《爸,我想你》。

  课间到操场捡塑料瓶

  一毛、五毛、一块、五块……小延彬的储钱罐是一个鞋盒,这些天来,他把卖废品挣的钱全部存起来,叠得整整齐齐。

  每天小延彬都会将家当数了又数,在他看来,这些钱就是父亲的救命钱。“我希望多挣些钱给爸爸看病,我想他了。”9日吃午饭的空隙,小延彬又数了一遍,一共是267.3块钱。想起父亲,小延彬神情凝重,眼睛红红的。

  “这个孩子成绩非常好,但这一段时间,他学习不在状态,上课也老走神,期末考试成绩出现了下滑。”小延彬的班主任李茹说,2014年11月初,孙延彬就开始捡废品,废纸、塑料瓶他都要。不管是教室内还是操场上,课间都会去转转看看,然后用塑料袋包起来带走。

  旗杆小学原校长、55岁的李士方说,“孩子这么小,能有孝心,非常不容易。摊上这么大的事儿,对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是一场灾难,我们也想组织热心村民捐款,帮扶延彬家。”

  据王娇介绍,得知她家的状况后,很多村民自发捐款,多则一百,少则五十,“现在村里已经募捐了三万多元,非常感谢他们。”

  请伸出援手 帮帮延彬一家

  去年12月,齐鲁晚报在山东省慈善总会监管下,成立了“齐鲁晚报凡人能量慈善基金”,致力于助困、助残、助学等社会救助和好人好事、凡人善举等公益救助。

  您如果愿意帮助孙延彬这个懂事的孩子,挽救一个不幸的家庭,可以捐款到凡人能量慈善基金专用账号237715938091,户名:山东省慈善总会,开户行:中国银行济南市东支行。(汇款时,请务必注明“齐鲁晚报凡人能量慈善基金专款专用”)

  我们将向社会公开基金去向,保证基金在阳光下运行,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受助者身上。此外,如有爱心企业或个人愿意与晚报一起进行慈善公益活动,也可致电本报热线96706,我们将大力宣传您的善行。 文/片 本报记者 李泳君

分享到:
(责编:王彤、周婉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