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湖北打工小伙新疆照顾空巢老人7年不离不弃

2015年03月11日16: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原标题:湖北打工小伙新疆照顾空巢老人7年不离不弃

湖北打工小伙新疆照顾空巢老人7年不离不弃

  今年3月8日,老人和鲁万军一起共度晚餐。 马海娟 摄

  2008年刘叔带鲁万军回阿勒泰过春节。 鲁万军 提供 摄

  如果没有本文主人公鲁万军,刘叔也将是一个无依无靠,重病在身的空巢老人。也正因为有了鲁万军,刘叔如同有了亲人,日常生活起居都有人照应,生病住院有人伺候,聊天下棋也有人作陪。鲁万军俨然是刘叔的亲生儿子,又是一个难得的忘年挚友。

  鲁万军,出生在湖北丹江口市的一个小山村,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21岁时父亲也患病去世,父亲去世后,他选择来新疆乌鲁木齐市打工。刘叔,全名刘炳顺,今年75岁,2000年退休之前是阿勒泰地区的一名森林警察,刘叔年轻时妻子因病去世,因在山区工作,一生没有生育。

  2007年,在乌鲁木齐打工的鲁万军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刘叔,那时的刘叔身体还硬朗,乐观豁达,在乌鲁木齐市朋友的木材厂帮忙做工。鲁万军经常在工作之余和朋友一起找刘叔玩,一来二去也成了好朋友。

  最让鲁万军难忘的是2008年刘叔带他和朋友一起来阿勒泰过春节,在阿勒泰住了一个多月,这一个月让从小受苦受难的鲁万军享受到了久违的长辈的关怀,刘叔每天变着花样为他们做各种好吃的,同他们愉快的谈天说地,带他们去逛阿勒泰市的各个旅游景点。“那一个月,刘叔给我们很多很多的关爱,像个父亲一样每天为我们买菜做饭。”鲁万军这样说。

  2009年9月的一天,突如其来的格林巴利综合征让刘叔住进了乌鲁木齐市医学院急诊科。鲁万军和朋友听说之后赶到医院照顾,一个星期后,刘叔从急诊科转到普通病房,之后是长达两个月之久的治疗期。格林巴利综合征是常见的脊神经和周围神经的脱髓鞘疾病,临床上表现为进行性上升性对称性麻痹、四肢软瘫,以及不同程度的感觉障碍。刘叔的情况更为严重,他四肢麻痹软瘫,浑身无力,肌肉萎缩。病痛的折磨让他从70多公斤的体重掉到四十多公斤。住院半个月左右,鲁万军的朋友因受不了照顾病人的艰辛就走了,只剩下鲁万军一个人照顾刘叔。鲁万军寸步不离的照顾他,喂水喂饭,按摩擦身,接屎端尿。起初请假照顾,后来无法再请假,只好辞去工作照顾。

  因为鲁万军的贴心照顾和刘叔顽强的求生意识,到2010年春节,刘叔的身体已经恢复。鲁万军找了一份工作上班了,大病初愈的刘叔在乌鲁木齐市休养,鲁万军常常去看望他,照顾他,从市场花几十元买了一个大塑料盆子,每个星期给刘叔洗澡。一次鬼门关的经历将他的积蓄花去一大半,也让刘叔看到鲁万军的诚实善良。2010年6月,刘叔拿出自己六万的积蓄投资鲁万军做生意,诚实善良的鲁万军不懂生意经,选择做保健养生酒生意,钱全部赔完了。鲁万军觉得很抱歉,但刘叔就像父亲,并没有责怪他的失败。

  2011年春节,已经康复了六七成的刘叔带着鲁万军一起回到阿勒泰,刘叔不想再去乌鲁木齐,希望这个小兄弟能留在阿勒泰市,鲁万军也不放心刘叔一个人,就选择了不需要太多本钱的手机行业,刘叔投资的一万元加上自己的本钱,进了货就成为了联通营业厅的代理商,取名“君昂通讯”。正当生活慢慢的步入正轨的时候,刘叔又犯了脑梗住院了。2011年9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鲁万军接到刘叔的电话,说自己在家里晕倒了。鲁万军连手机都来不及收进柜台就奔回家,心急如焚的鲁万军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看到刘叔仰面朝天躺在地板上,这样的姿势刘叔已经保持了半个多小时,鲁万军小心的扶他到床上后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因为抢救的及时,刘叔捡回了一条命。鲁万军关了店,在医院照顾了一个多月,出院后的刘叔行动更加不便了。

  谈到刘叔这次生病的经历,鲁万军仍心有余悸:“幸好刘叔是刚进家门,外衣都没有脱,电话还在衣服兜里,他晕过去又醒来,才慢慢的拿出手机拨了我的电话,他当时的情况是动不了,如果手机不在身边就危险了。也是从那以后,我去上班,每天至少打三个电话,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在家。”

  自2009年9月开始至今,照顾刘叔成了鲁万军生活里最重要的事,他白天要开店,中午要赶回家做饭,照顾刘叔吃完再去上班,每隔半年就带刘叔住院检查,打半个月的康复营养脑神经的针。手机行业利薄又竞争激烈,鲁万军一个人照顾刘叔,不能一心放在工作上,他的店没有太多盈利,只够周转和日常开销。

  当记者问是什么让你坚持到现在,七年如一日的像亲儿子一样照顾刘叔?鲁万军这样回答:“因为爱吧,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也去世了,在路上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就觉得很亲切,如果我父母在的话,也是这个年纪,父母健在的儿女真的很幸福。刘叔给我了父亲一般的疼爱,如果我喝酒了,他会不高兴,他也不允许我抽太多烟,他出不了门,但是他在家里努力锻炼,每天在客厅里走很多很多遍,就希望身体好了能给我做顿饭。”

  今年3月8日记者来到了刘叔家。刘叔和鲁万军正在吃晚饭,房间里是简单的陈设,茶几上摆着两盘清清淡淡的素菜,一个汤盆里盛着丸子汤。鲁万军说:“其实我不喜欢吃清淡的,我喜欢吃辣的,比如火锅呀。可是刘叔喜欢清淡的。”刘叔笑着说:“那么刺激的食物,对胃不好,你抽烟抽的多,吃清淡一些,对身体好。”

  刘叔虽然行动不便,但思维活跃敏捷,他竟然能与记者聊起相机的使用原理和拍摄技巧。鲁万军介绍说,刘叔除了行动不便,视力、听力都很好,坐在沙发上,不戴老花镜就能看清电视,也常常自己读报。他为记者讲述了自己生平的经历,两次重病以及鲁万军照顾他的事迹。当记者问刘叔,鲁万军做过最让您感动的事情是什么?刘叔说:“那真的太多太多了。这么几年来对我的照顾,亲生儿子都未必能做到的。夏天每三天要给我洗澡,冬天一周洗一次。在乌鲁木齐做康复训练的时候,他已经辞职了,每天扶着我走路,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上午走,下午走。现在上班,还要做三顿饭。忙的顾不上自己的事。”(马海娟)

分享到:
(责编:王彤、周婉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