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读者来信反映敦煌市政府涉嫌违法行政等问题3则

2015年05月22日07:55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编者按:

去年,我们曾就敦煌市以行政手段强行干涉企业合法经营等问题向甘肃省委、省政府反映过情况,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十分重视,批示省法制办组织调查并提出了整改意见。据了解,新华社甘肃分社、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等媒体也陆续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但该企业因敦煌市行政干涉而导致的困境至今未能缓解,以致无法正常经营。近期,我们又接到了该企业的情况反映,并收到其他读者来信,所反映的都是敦煌市政府涉嫌违法行政、以行政手段等干扰破坏投资环境等问题。鉴于来信所反映的敦煌市涉嫌违法行政、恶化投资环境并非孤立事件,我们特将来信予以刊载,希望省委省政府有关部门能够给予关注,并针对来信中所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对事件进行妥善处理,以促进当地投资环境的改善和党风政风的好转。

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

人民网甘肃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甘肃分网

2015年5月22日

读者来信1

救救沙漠都江堰

——敦煌市政府违法行政导致

企业瘫痪长达九个月面临倒闭

人民日报社甘肃分社、人民网甘肃频道:

我们来信想向贵报反映自身所处的困境:因敦煌市政府违法行政,造成为敦煌市防沙治洪做出贡献的企业敦煌飞天科技园经营瘫痪,几乎倒闭,几百名员工失业,四处流散,生活没有着落。企业维权遭受打击报复。

2014年8月,敦煌飞天生态产业有限公司遭遇敦煌市政府违法行政滥用职权。敦煌市政府以企业建设项目在所谓的阳关遗址文物保护范围内为由,五部门联合执法,全面叫停企业一切建设,立即拆除省级文物保护范围内的一切违规建筑。

这件事情发生后,引起了甘肃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政府要求省法制办督察依法行政,维护企业合法权益。而敦煌市政府违法行政,未完全纠正其不当行政行为,还阻止企业维权,实施软暴力报复企业。

事件经过

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是国家“十二五”规划实施敦煌西线旅游战略的敦煌市重点招商引资建设项目。十多年来,企业持续投资苦治苦修的“沙漠都江堰”,被国内外生态专家称为“治理沙害水害的奇迹”,解决了当地每到汛期洪水泥石流泛滥成灾,祸害百姓的问题,也初步显现了在沙产业旅游开发方面的独特优势。

然而,在企业即将收到经济效益之际,2014年8月15日,敦煌市政府强令五部门联合执法全面叫停企业一切建设,撤销收回企业土地林地产权;严令停止银贷,切断企业流动资金直接造成合法经营的民营企业濒临倒闭,员工失业,敦煌飞天科技园遭遇了封杀危机。

敦煌飞天科技园是经省市政府核准立项批复,依法设立合法经营的生态产业项目。敦煌市政府为了治理祸害阳关百姓的水害沙害,不但对企业制定了治理风沙水患发展水利实业沙产业的投资政策,而且多次到现场开会要求企业加大投资力度,发展沙漠生态旅游产业。但待企业投入大量资金,水害沙害得到治理,生态成果显现时市政府又全面叫停,理由是建设阳关保护区。

按照文物保护法规定,阳关遗址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应由省级政府划定批复,敦煌市政府草拟的保护规划未经省政府审批,不足以成为划定文物保护区的法律政策依据,更不能作为执法依据。若敦煌市政府在企业依法获得的项目建设范围内设立保护区,应遵循依法征用、合理赔偿的原则,保护企业合法权益。

企业维权遭遇重重阻挠

这起事件发生后,甘肃省委书记、省长高度重视,三次批示。省政府成立联合调查专案组,法制办慎密调查做出结论:敦煌市相关部门以建设项目在所谓的阳关遗址文物保护范围内叫停的理由不成立;缺乏法律执法依据。处理决定:责成敦煌市政府立即纠正执法不当行为,敦煌市政府要遵循诚实守信原则,本着保护与发展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确因文物保护需要在企业建设项目范围内设立保护区,应遵循依法征用、合理赔偿的原则,依法予以补偿。敦煌市要采取有效措施及时化解和消除因不当执法给企业造成的社会不利影响,维护企业合法权益。

2014年11月20日,省政府法制办再次到敦煌督察此案时,市政府马上召开专门会议,回应企业书面提出此次事件造成损失恢复生产运营渡过难关急需解决的若干问题。市委政府参会领导当场承诺要兑现落实企业书面诉求,要尽快兑现落实生态治理投资政策,通过纳入西线旅游道路帮助企业发展,对此次事件给企业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拿出八项措施并在会议纪要上注明从多渠道解决资金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恢复生产的实际问题,并要求相关部门以实际行动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解决此次事件给企业造成的相关损失。

然而,省法制办督察组走后,情况完全两样。企业只要去政府办理有关事项,随后就有公安局搜查、传讯企业负责人,每次询问笔录长达三四个小时:问有无犯罪前科,有无犯罪记录……,这样的事先后有多次。时至今日,企业瘫痪员工失业长达9个月,企业损失进惨重。企业举资借贷苦治苦修的“沙漠都江堰”生态屏障,耗尽了企业30年全部收入,创造的生态治理成果也将毁于一旦!

企业为治沙治洪作了贡献 具有公益性

阳关地处库姆塔格沙漠风口,是敦煌抗击风沙的第一道防线。这里沙尘暴肆虐,季节性洪涝频发,每逢汛期泛滥成灾、冲毁道路、农田、村庄、农舍还破坏污染水源,大小灾害不断。而企业十年坚持生态治理,用心血铸就的“沙漠长城都江堰”有效阻挡了沙漠的侵蚀,有效控制了洪水、泥石流对当地的破坏,为保护敦煌阳关竖起了一道20多公里的生态屏障。

十多年来,企业坚持治沙治洪,修建“沙漠都江堰”,移动沙石山500多座,拉运砂石料1.1亿多立方。化害为利,通过渗滤净化及清洪分离保护所得的水资源发展了水产养殖、沙漠葡萄、沙漠生态旅游沙产业等,还利用鳟鱼养殖产生的有机肥水带动当地农民发展葡萄产业,富民兴农。

“沙漠都江堰”受益最大的是当地百姓。他们不再为汛期泛滥成灾的洪水浇不上农田发愁了,农民收入有了保障。特别是在2011年6月,阳关地区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泥石流,“沙漠都江堰”分洪梳流工程,使阳关的生命财产、万亩农田、万亩防风林避免了一场毁灭性灾难。时任敦煌市委书记孙玉龙感慨地说:“6.16特大洪灾,多亏飞天科技园建设的‘沙漠都江堰’治洪工程,挡住了这次灾难性的洪水泥石流,要不下游阳关镇和周边人民生命财产可就遭殃了。”

2012年8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此考察后发出赞叹:“你们用工程的办法解决了水害、沙害的问题,坏水变好水这种模式很难得。你们做的事,是政府应该做的事,应该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

2013年,中科院院士、著名国际冰川冻土专家、中国西部资源环境首席科学家程国栋和我国沙漠专家、郑晓静院士组织国内30多位专家,多次实地考察调研后认为:“‘沙漠都江堰’生态工程以‘害’治‘害’、化‘害’为‘利’的洪水资源化利用综合治沙治水思路,具有创造性和推广性。”

2014年7月16日,中科院在这里成立了中国沙漠最前沿的“院士工作站”。工作站首席专家,以沙漠都江堰生态治理、化“害”为利、雨洪资源化利用的科研成果——《干旱内陆河流域生态恢复、水调控机理关键技术及应用》,在今年1月9日召开的全国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被授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并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2013年,企业荣获“最具公众影响力企业社会责任奖”,企业负责人也被评为“中国网事?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被称“治沙英雄”。公司还被甘肃省政府确立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荒漠化治理沙产业可持续发展敦煌示范区”。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被国家科技部定为“国家级可持续发展试验区敦煌示范基地”。

市政府行政行为朝令夕改令人不解

“封杀”企业于理无据于情难容

然而,当企业大量投入,生态初现成果时,敦煌市全面叫停,视历届政府制定的治理风沙水患投资政策和”十二五”规划西线旅游战略决策于不顾。

当初阳关沙害水害不断,洪水泛滥成灾时,敦煌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治理风沙水患投资政策:承诺“谁投资、谁治理、谁受益”并下发相关批复,鼓励碧泊产业投资建设敦煌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治理风沙水患、发展水利实业、沙漠生态旅游产业。

敦煌西线旅游战略还被列为国家”十二五”规划、企业被敦煌市列为西线旅游重点招商引资投资建设项目。如此朝令夕改,置政府信誉和公信力于何地?让人感觉是投资陷阱,上当受骗。

如今,在企业投入大量资金、人力、物力,水害沙害治理初见成效之时,不顾碧泊人十多年攻坚克难付出的心血和情感,没有通过“依法征收、补偿”措施,敦煌市未经省政府审批就依据自己划设的法律无效的“草拟保护规划”进行执法抢占。

用生命担当治理风沙水患发展生态产业,保护了一方百姓平安,还遭打击陷害,企业负责人寒透了心。为了治沙治水兴利除害的沙漠生态治理,企业负责人何延忠曾经4次与死神打过照面。其中,高度昏迷时间最长的一次21个小时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现在何延忠陷入欲罢不忍、欲干难成的境地!以前举债借贷,治理水害沙害发展生态产业,解决了沙害水害祸害当地百姓的民生大事,能得到社会和历届政府的尊重和支持,能被敦煌市政府列为国家”十二五”规划敦煌西线旅游战略重点建设项目,觉得是好事、善事,靠的是信念和理想在干,没想到在敦煌沙漠生态如此艰难,本身投入大见效慢,却又遭到这种遭遇,对大家的打击太大,心理精神内伤很大,太令人寒心了!企业好多员工对自己当初人生价值观都产生了动摇和疑惑。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据了解,敦煌市有利用国家文物阳关烽燧古遗址与当地一家私人老板合作,利益分成,垄断旅游资源赶走周边企业,独吞阳关旅游资源之嫌。或许这才是敦煌市打着文物保护的旗号叫停飞天科技园的更深层次原因和真正黑幕。

在敦煌这样生态恶化的地方,当务之急是生态环境的保护。碧泊人建设的“沙漠长城都江堰”生态屏障,有效抵御了风沙对古遗址的侵蚀,缓解了洪水对阳关及古遗址的威胁,干了一件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的大好事。政府应该大力褒扬和支持。建议当地政府认真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依法治国、建设法制社会的重大决定要求,坚决纠正违法行政执法行为。

企业的诉求是:

1、诚实守信,取信于民,树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落实兑现生态治理投资政策;2、兑现落实市政府规划批复西线旅游招商引资政策,开通游客道路,帮助企业恢复生产,安排员工早日就业,维护社会稳定。3.确因文物保护需要占用划定企业项目用地范围,应遵循“依法征用、合理补偿”的原则和企业协商做好征地搬迁工作,维护好企业合法权益。

4.沙漠都江堰防洪治沙生态体系工程是一个保民生、保安全的民生工程,建议政府树立典型尽快落实生态修复补偿政策,有效利用企业前期打下的扎实的工程建设基础和生态修复成功模式,将以“沙漠都江堰”为支撑的敦煌飞天生态科技园列入国家生态修复和补偿规划之中,建立干旱内陆河流域生态修复示范基地,通过水利、生态、农业项目支撑,多渠道给予政策补偿,使其复活起来,为解决我国内陆河流域洪水资源化利用、生态修复和荒漠化生态治理问题继续发挥好示范推动作用。

敦煌飞天生态产业有限公司 何延忠

2015年5月9日 

读者来信2

镇长带队,40多名干部强拆

致奋斗20年企业无法生存

尊敬的领导:

我是敦煌天马生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马俊,是敦煌市影视协拍中心主任、敦煌市工商联合会九届执委。在此,对敦煌市主要领导和个体老板官商勾结、迫害企业、逼迫企业交出天马生态风景区的收益权和经营权所做的非法、违纪行为进行反映,请敦煌市给老百姓一个说法。

2013年10月的一天,敦煌市阳关镇通知我“下午市上领导要来天马文化生态景区,你准备做好接待。”

下午,敦煌市委、市政府领导和个体老板纪永元到企业转了一圈,详细看了我的生态旅游项目。随后我被叫到市政府办公室谈话,让我把高老庄(企业文化旅游项目)让出来。”

我说:“这不行,这是我用全家人性命换来的,拿走我以后怎么生活?”后来阳关镇长通知我:“市上主要领导有指示,高老庄文化生态景区必须要拆除。”

第二天,阳关镇镇长带队,40多名干部坐大班车、开小车来到天马风景区,人推绳拉破坏景区主要标志性设施,就连20年已经被社会认知成为敦煌地理标志的标志性建筑雕塑也不放过,连拆带挖整整两天,风景区的主要设施都被破坏、损毁了。

此次非法行政破坏给我造成经济损失巨大:高老庄景区没了、文化标志没了、路碑没了、游客没了,工人抱怨。我多次找市领导,躲着不见;找镇领导,说“上面有指令,我们也没办法。”并且他们批评我说:“这里资源丰富、地域开阔、生态环境好、交通便利,占据敦煌旅游西线门户,你必须退出。”

我说:“我从一棵树没有的戈壁荒滩、洪水沟,经过20年吃苦奋战,建成了一个有规模的文化生态景区,现在公司干了多年的员工他们无处就业,生活艰苦,你们怎么说想占就占呢?”这之后,到2015年4月为止,当地政府领导干部和林业、物价等部门多次恐吓威胁要撤销林权土地、规划证书,要断水、拆除景区的保护设施等等,逼迫我交出文化风景区的收益权和经营权。

这是我用心血辛辛苦苦经营奋斗了20年的企业,已经成为被社会认可的敦煌地理标志建筑,我为治理生态把自己小孩的生命都搭了进去,可以说这是我用全家性命换来的,他怎么一句话说毁了就毁了呢?

事后了解,这是由于个体老板纪永元看上了我这里的地方。在敦煌,他垄断敦煌旅游资源到处圈地搞房产。致使敦煌当地多个企业商户个人损失惨重。

多年来在党的政策的光明指引下,我开发建设了敦煌市西七里镇段215国道西边原石棉储运物流区,开发了敦煌市野麻湾生态景区,高老庄文化生态景区。2006年招商引资建设福建省福鼎市第一批商人在敦煌市建设开发了青铜峡石材矿,敦煌市转渠口镇石材工业园区。

我20年来为治理沙漠、宣传敦煌西线旅游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付出了心血。早在2004年1月5日曾被甘肃日报、省地市报纸头版头条及电视台同期都报道过《敦煌农民马俊投资百万治理风沙》和《一个人和一个绿色的梦》的光荣事迹,同年秋天被我市委市政府、林业局等推荐为全省十大优秀治沙青年,市委市政府林业局给予奖励资金。2007年酒泉市委市政府给予我个人酒泉地区招商引资政策奖励。

我对党的政策和领导干部很是感激!但突然间我用20年经营,用家人性命换来企业的今天被他们无法无天的破坏,拆除、想拿走就拿走吗?无助之下只能反映这个情况,请求还敦煌老百姓一个公道。

1、请求追究敦煌市政府滥用职权,发动40多位干部破坏企业经营的违法责任。

2、请求赔偿给企业造成的经营损失和破坏的财产损失。

3、请求查出垄断经营、欺行霸市、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敦煌恶势力的保护伞,还敦煌一片蓝天。

敦煌天马生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马俊

2015年5月13日

读者来信3

阳关50余名村民联名请愿书:

敦煌西线旅游线路修建甩开沿途村镇

 政府投资道路成为个体老板的专用道

尊敬的领导,向您汇报:

国家为实施敦煌西线旅游战略拉动阳关旅游产业,投资修建阳关旅游道路,但却成为社会恶势力垄断旅游资源的专用道、霸王路,使我们众多从事葡萄休闲产业的农户、商户,企业关门停业,旅游设施闲置,损失很大。

我们是敦煌阳关的村民代表,联名请求在修建敦煌西线旅游“雅丹至阳关”旅游道路时,应全面考虑我们众多葡萄休闲产业的农户、商户的利益,把中央资金国家富民工程落到实处。真正起到拉动西线旅游沿线的村镇,企业商户经济旅游产业发展的作用。

我们请求在今年修建敦煌西线旅游“玉门关至阳关”的道路时,应该从大众利益出发,观看雅丹地貌后通过玉门关、二墩村、阳关国营林场、社办林场、飞天生态产业科技园、龙勒村、博物馆。真正实现“一路一带”带动一大片,形成休闲、生态、观光旅游、沙漠葡萄、沙漠鳟鱼、大漠风情的西线旅游生态经济产业带;千万不要把国家投资西线旅游带动阳关旅游经济的富民工程,变为像去年修建阳关公路时一样,甩开村庄、农户、商户而直接通往阳关博物馆,成了当地个体老板的专用道,成就了一个私企老板,却甩掉了沿线一大片旅游经济产业带。

敦煌西线旅游战略是国家“十二五”规划重点投资建设项目。政府修建道路目的是为了更进一步拉动阳关旅游产业、带动当地生态旅游经济的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如果具体实施项目过程中违背了中央投资为大众服务的意愿,使阳关西线旅游的村镇、商户和企业反而关门停业,我们不能认同。

我们了解到,敦煌市个别领导官商勾结,由个体老板垄断经营掌控敦煌市城市旅游规划,把整个发展西线战略阳关旅游规划变为限制他人发展,垄断旅游资源,侵害周边村庄商户利益。

阳关国家文物遗址是社会国家公共资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24条明确规定:古遗址属国家所有。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因此我们强烈要求:

1、严查市政府和个体老板合作把国家文物社会公共资源,国家文物阳关古遗址,变成私有财产设卡收费,以及官商勾结个体老板掌控政府规划,垄断经营占用国家资源贪腐侵吞大肆敛财的内幕。

2、严查去年个体老板垄断经营切断游客旅游线路甩掉我们,把“敦煌至阳关”、“雅丹至阳关”公路变成直通个体老板私营企业博物馆的霸王路和腐败路,以及背后官商勾结的内幕。

阳关镇村民代表:段海宏 后附村民名单

2015年5月20日

分享到:
(责编:焦隆、周婉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