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甘肃频道>>本网专稿

杨树人:当过儿童团员的老革命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郭颂霞  2015年07月31日21:25

经历过战争残酷的杨树人倍加珍惜祖国的强大和来之不易的和平。如今儿孙陪伴下,养花、看报成了他生活的主题。( 郭颂霞 摄)
经历过战争残酷的杨树人倍加珍惜祖国的强大和来之不易的和平。如今儿孙陪伴下,养花、看报成了他生活的主题。( 郭颂霞 摄)
下一页

虽已年过耄耋,杨树人老人依旧精神矍铄。大半生的风雨历程中,抗战是他革命生涯的起点,也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送鸡毛信放消息树

1929年,杨树人出生在山西沁水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杨树人家也并不富裕,但很重视教育,7岁就让他入小学念书了。回忆童年的生活,杨树人说:“因为麦子产得少,我们村里几乎都是种谷子的。虽然很少吃白面,但是不会挨饿。总得来说,日本人来之前,我们的生活是比较平静的。”

然而,“7·7事变”之后,日本军队的入侵打破了当地百姓平静的生活。沁水县的县城被日军占领了,日军烧杀抢掠的“扫荡”也开始像幽灵一样盘踞在老百姓们的心头。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杨树人被迫中断了学习,当上了村里的儿童团员。“八路军是1939年冬天到我们那里的。来了之后就和地下党组织民众抗日。作为儿童团员,我站过岗,放过哨,栽过消息树,送过鸡毛信。只要小孩子能干的抗日的事情我都干过。”杨树人说。

他详细给我们讲了当时冒着被日军发现的危险送信和传递消息的经历。在通讯非常落后的情况下,为了及时掌握日军的动向,将老百姓的损失降到最低,让八路军能够及时采取行动,消息的传递至关重要。但大人目标太大,小孩子就成了最好的业余交通员。

“鸡毛信是我们部队的侦察人员需要紧急传递的情况或信息,特急的信件信封上面插有鸡毛。一般是我们村的村长交给我们,让我们送到下一个村子,交给那里的村长。两个村子之间距离约十几华里,两个孩子一起走,蹦蹦跳跳,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消息树是每村找一个较高的山头,在顶上用石头垒一棵树,我们一边玩一边注意前面村子的动静,他们的树一倒,我们也把树放倒。村里人看到就知道有情况了,就会敲钟或锣,人就会躲起来,粮食也要藏起来。”这些我们只在电影里见过的情节对于杨树人则是难忘的亲身经历。

见证侵略者凶残

在日本鬼子最为嚣张的那几年,村民们就是靠着这些土办法与日军周旋,艰难地生存着。然而,即便是这样,危险依然时有发生。在杨树人家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因为狗叫暴露了村民躲藏的地方,有两户人家被日军残忍地杀害了。这以后,老百姓不得不忍痛杀掉狗和驴这些爱叫的动物。“粮食也要提前埋起来,否则日本人来了就什么都要抢走,不给就要烧房子,要杀人。”杨树人说。

虽然因为年纪小,没有参与和日本人的直接对抗,但少年时期的杨树人见证了侵略战争带给自己和身边人的苦难。在他的记忆中,日本人来了之后,他们只能在民兵的保护下抢收粮食。口粮大幅减少,只能喝米汤充饥了。虽然只是个孩子,杨树人也曾被迫做过日本人的苦力。他回忆说:“村里曾派我四爷爷和我一起到县城去给日本人修碉堡,工期5到7天。他们毁掉了我们当地一个非常有名的寺庙,用那些材料给自己修碉堡。我们自己带干粮,每天都有人看管我们,稍不如意就要被打。”

在做苦力期间,还发生过一件惊险的事情。一个看管他们的日本兵丢了东西,怀疑是干活的小孩子们偷的,就把包括杨树人在内的所有孩子扣下审问了一夜。“当时真是吓坏了,所幸有惊无险。那天之后,我们都盼望着能早点结束工期,早日回家。”杨树人说。

有的人则没那么幸运了。据杨树人所知,村里就有成年男人被抓去后不知被带到了哪里,从此不知所踪。他还见证过更令人发指的事:附近村子里一个暗中支持抗日的乡绅,因为不愿意为日本人做事,日本人就将他的头割下来到每一个村子里示众,制造恐怖气氛。日军的这些暴行给当时尚未成年的杨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坚定了他尽自己所能为抗日做贡献的决心。

走上革命道路

1943年,因为在儿童团时突出的表现,也因为相对扎实的文化基础,杨树人在抗日村公所参加了工作。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担任村里的文书,协助村长记账、记事,催粮、催款。44年冬天,他被保送到了专门为我党培养抗日干部设立的抗日高校继续学习,45年3月,他在那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家里还有好几位党员,包括父亲、二叔、小叔、小婶这些至亲。大他两岁,曾和他一同当儿童团员的小叔后来也参加革命,还加入了解放军。

从抗日高校毕业后,杨树人按照组织需要,先后在许多岗位上工作过。1947年,山西曲沃县二次解放后,他被调往山西曲沃县工作。1949年5月,他自愿报名参加随军西进工作团来到到甘肃,初在定西地委组织部任科长,后任地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在工作中,他与当时著名的开明人士受云亭的孙女自由恋爱并结婚,婚后育有一子。

1954年,他被任命为中共会宁县委书记,在会宁工作了10年。1979年5月,他到甘肃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工作至1990年离休。

回顾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他说:“有时因为工作需要,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间很短就被调离了,但无论在哪里,无论做什么,我都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地干。因为做这些工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这也是少年时代抗战的经历留给我的财富。”

经历过战争残酷的他珍惜祖国的强大,也格外珍视来之不易的和平。如今,养花、看报成了杨树人生活的主题,儿孙的陪伴让他的晚年生活尽是天伦之乐。得知我们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来采访他,他特地作诗一首:

抗战胜利七十秋,历历往事涌心头。

莫忘军民鲜血洒,警惕倭寇重复兴。

双百目标中国梦,全面小康将实现。

民富国强立东方,谁敢欺在咱头上?

“只有我们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不怕军国主义势力的抬头。”采访的最后,杨树人说。(记者 郭颂霞)

【1】【2】

(责编:吕守奎、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