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汤立大写意花鸟画的艺术魅力

2015年09月02日10:34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有幸与汤立先生相识缘于筹备他在兰州与珠海的画展。未见其人而观其作品,不禁为其画作中挥毫泼墨的酣畅大气、不失法度的从容自在、独具匠心的趣味横生所折服。与汤先生熟识后,对他愈加敬重。他有着丰厚的人生阅历,广博的知识涵养,坚定的艺术抱负。在举手投足之间、谈笑风生之时,这位前辈对于艺术的执着追求跃然于心。

汤立先生1947年出生于武汉,现为国家级艺术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多家大学的研究生导师和人民画院名誉院长。其大写意花鸟画笔力雄健,大气磅礴,是公认的当代“传承有序且极具个性的杰出花鸟画大家” “大写意花鸟画的领军人物”,被认为是“能承接以八大山人、齐白石为代表的大写意花鸟画灿烂历史的代表性画家”。

汤立先生有着良好的家学,其父汤文选先生是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大家。美术史上父子同辉,钟磬共振者,古有晋代王羲之、王献之,唐代李思训、李昭道,宋代马远、马麟,米芾、米友仁父子,今有汤文选、汤立父子续写华章。

汤立先生的大写意花鸟画传承艺术经典而彰显时代气韵,呈现出正大气象的艺术格调。“正大气象”意在弘正极大,极天地之情,是一种刚健昂扬的风采、雄大磅礴的气质、深邃宽阔的境界。它源自中国传统精神文化,体现着儒家的充实之美、汉唐的雄强风骨与北宋山水的伟岸品格。同时,也体现出了彰显时代气息的、具有雄浑堂正的美学风貌,蓬勃向上、昂扬激越的中国文化气象。

汤立先生的花鸟写意画保留了吴昌硕艺术风格的书卷金石气,吸收了齐白石开创的天趣一路,又将西方艺术的平面构成理念暗含其中,高度概括的符号性绘画语言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赋予了现代的气息。作品简约洗练,传神而有趣味,有先声夺人的视觉震撼力,达到了中国花鸟画艺术的新高度。

细观汤立先生的画作,其画面大刀阔斧,干净利落,浑厚苍莽,朴拙大气,具雄强之美。写意画本身妙哉精微,看似粗放,实则严谨,所谓“一枝一叶总关情”。看似逸笔草草、漫不经心、信手拈来,然而干湿浓淡、疏密虚实、远近高低,意出法度之外,细审全在法度之中。作品中的墨荷之高洁,虬松之刚劲,红竹之瘦挺,清梅之野逸,牡丹之雍容华贵,幽兰之风姿绰约,无不笔墨酣畅,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物我合一,给人以携万物自由畅游于天地之间的痛快淋漓之感。

以诗文书法入画是文人画的优良传统,汤立先生创造性地继承了这一传统,即以现代构成意识来强化书法款跋的块面结构,并构成于画作、特别是大幅作品之中,从而使其大写意花鸟画艺术,传统而现代,极古而极新。其简洁而肃穆的高贵品格,揭示了自然之大美。这得益于他上大学时所学习的西方美术的平面、立体构成等专业基础,更是他从容地关照与把握艺术的古与今,中与西。即便是对西方艺术的借鉴也能做到为我所用的化合熔铸,无迹可寻。

几十年来,汤先生书画兼修,无一偏废,之所以在绘画上取得如此的成就,与他的文化积淀和深厚的书法功力有直接关系。汤先生在书法上受到颜鲁公、王觉斯、郑孝胥影响,体悟他们书法的气息、气度;他也欣赏傅山、八大的笔墨语言,吸收了他们艺术中的自然而然与朴拙朴厚。其题画书法疏朗有致,落落大方,笔意流畅而变化无常,纵横成趣,如同音乐的律动,与其画作相得益彰。如果说绘画近乎诗性,则书法更近于音乐性,二者结合的最高境界在于一种启示、一种情趣、一种意境。

汤立先生出生于书香世家。然而,祖父、父亲和他一门三代在数十年的政治运动的裹挟中顺逆沉浮,大起大落,历尽劫难,这是家族的痛苦,也是时代的悲哀。但是,我们从汤立的作品中却看不到大悲恸、大执着,而是将大悲恸化为大慰藉,将大执着化为大自在。这是只有历经数代的文化道德传承、深具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熏染与积淀的文化人才具有的大纵容、大智慧、大胸怀,内中自有一番禅趣与禅悟。

画格即人格,观画如观人。汤立先生中锋行笔,干脆利落,抒发胸中块垒,作品格调体现出如古人所言的“圆效天,方法地,圆存方之理,方有圆之象”的正大之气。

汤立先生更是一位有责任、有担当、有抱负的艺术大家。他以丰富、创新大写意花鸟画艺术为己任,建构着自己的花鸟画艺术语言体系,积极开拓花鸟画艺术的新境界,发扬当代大写意精神,责无旁贷,义无反顾。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肇始于人文画,始于明代徐渭的开创,经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怪”传承,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把大写意花鸟画推向历史的高峰。其得自然之生韵,彰人文之精神,得诗歌之陶染,笔歌墨舞,托物言志;也受到书法的滋养,情随笔转,点画传心,在世界画坛上可谓是独树一帜。

由于受文化教育体制的束缚以及传统文化的缺失,当下大写意花鸟画遇到了日渐边缘化的发展瓶颈。汤先生不激不厉,坚定沉着,志存高远,心无旁骛,以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现代文化人的眼光重新关照审视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等艺术大师,不懈探求大写意花鸟画的当下艺术真谛,努力找寻这一极具特色的艺术符号语言在全球化语境中的发展方向和契机。

汤先生矢志不渝地宣扬“大写意是民族艺术的瑰宝,是中国艺术的核心”,警钟长鸣地敲响“大写意的危机与中国画高等教育的失误”“警惕当代中国画的基因异化”等。我们有理由坚定地相信,他的这一切努力,是在为大写意花鸟画在当下的繁荣发展拓宽道路,而汤立先生无疑会成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繁荣和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的一员骁将。我们拭目以待!(文/丁雪梅)

分享到:
(责编:周婉婷、焦隆)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本网视频
  • 视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