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甘肃频道>>甘肃要闻

20多年教龄民办教师无端被辞 工资被人“冒领”

2016年06月22日08:29    来源:兰州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20多年教龄民办教师无端被辞 工资被人“冒领”

常具祥的教师“合格证书”

常具祥的民办教师“任用证书”

秦安县教育体育局

秦安县陇城镇有20多年教龄的民办教师常具祥,被当地乡政府借调去搞苹果栽培,之后,再也无缘回到自己的教师岗位工作,向各级部门反映了20多年也未得解决。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被“辞退”后,有人竟然在他的名下冒名顶替领取了6年工资。

临时借调后

莫名其妙被辞退

生于1951年的常具祥是秦安县陇城镇常营村村民,1972年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常营村小学担任民办教师(后称代课教师),直到1994年9月,他被当时的陇城乡政府临时借调后,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热爱的教师岗位。

事情还得从1992年的临时借调说起。

1992年,秦安县掀起大搞苹果栽培建园工程,因常营小学民办教师常具祥家中务有苹果园且长势喜人,陇城乡政府乡长郭存贤和分管该项工作的副乡长程忠曙口头通知借调常具祥到陇城乡做苹果栽培技术指导工作。到1994年秋季,苹果栽培技术指导工作基本结束。“时任乡教委主任张跟富口头通知我被除名了。”常具祥告诉记者,当他要求回校继续任教时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答复,“我问是谁把我除名的,张跟富让我找上级领导去。”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就像被人当头打了闷棍一样。”事情过去20多年了,常具祥至今还是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只能找借调我的领导,但他们都以调离了陇城乡为由,让我去找现任领导,可现任领导又让找当事领导,就这样推来推去,没有人管我的事情了。最后我找到了县教育局,时任局长只说了一句‘快回去把苹果好好务去,再不要找了’,就再也不管了。”

“之后,只要有空,我就去相关部门找人,想要个说法,也曾多次就我的情况给各级单位领导写信反映,但20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对我的反映重视过。”已是满头白发的常具祥说,“现在我还在找,如果得不到一个答复,我就不停地找下去。之所以要找,是之前我怀疑自己被人顶替了,现在我能确认自己就是在个别人操纵下被人顶替了。”

“既然我被辞退了,为什么有人在我的名下领取了6年工资。”常具祥非常气愤地说,“这不是冒名顶替是什么?”

摸底调查时 发现自己被冒名

常具祥说的是真的吗?

他又是怎么发现自己被“冒名顶替”的呢?

2010年8月,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要求,要给60岁以上的代课教师发放养老补助。秦安县教育部门在摸底调查过程中,常具祥无意中从1994年至1999年的《陇城学区教师工资发放册》上发现居然有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说,这6年时间,自己的工资一直被他人领取。 “发现这一情况后,我坚信自己是被他人冒名顶替了。”常具祥开始通过各级部门反映,希望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直到2015年3月21日,秦安县陇城学区向有关部门出具了一份《关于常具祥任教时间的调查说明》,其中这样写道:“经学区调查了解,原常营小学民办教师常具祥在岗时间为1972年4月至1994年8月。从1994年9月始,其工作由张红莲代替,但工资发放册上一直沿用常具祥的名字拨付,直到2000年1月才换为张红莲的真实姓名领取工资,从1994年9月至现在,张红莲一直在岗。至于常具祥当时被乡政府借用,为什么又未回原岗位工作,当事人常具祥、乡教委主任张跟富、乡政府负责人程忠曙至1998年各在其位,却没有落实这个问题,现学区无权也无办法查明具体事由。”

“通过这个说明不难看出,我的工作就是被张红莲顶替了。”常具祥想知道的是,“是谁让张红莲顶替了我的工作,且在我名下冒名领取了6年工资。”

对于常具祥当年被借调后为什么没有回到教学岗位的情况,原陇城乡乡长郭存贤、原陇城乡分管教育的副乡长程忠曙、原陇城乡教委主任张跟富、原陇城学区会计杨润田等人给相关单位出具的书面证明上均承认,“常具祥当时确实是被乡政府主管领导借调去搞苹果栽培技术指导工作去了,其间还曾多次回校任教。直到1994年9月岗位被他人顶替,工资被停发,因程忠曙等人的离职,这件事就被托得的无人问津了。”

“这些证明,不仅证明我被借调了,也证明我被他人顶替了,但却没有证明我是被谁辞退了。”常具祥觉得,“这些证明都极力回避了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被什么人辞退的,顶替我的人是被什么人安排的。”

原教委主任 乡教委根本不知情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1982年,常具祥“经考核合格取得了甘肃省民办教师资格证”。在1989年,参加教师《专业合格证书》文化专业知识考试,按照国家教委规定的考试科目,常具祥全部考试及格,并经思想品德和教学业务能力考核合格,取得相关证书。同年,常具祥参加小学教材教法考试,成绩合格,取得教材教法考试合格证书。

1998年前后,按照国家统一政策部署,“凡是在1984年之前取得甘肃省民办教师资格证的民办教师,经考试合格一律无条件转正”,常具祥具有这个资格,但他却因为被他人冒名顶替而失去了这个转正的机会,现在只能靠200多元的代课教师养老补助度日。

6月14日,记者来到秦安县陇城镇陇城学区就常具祥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时,现任学区校长因陪同县教育局领导检查工作未能和记者见面,曾就此事做过调查的前任学区校长万某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但他承认那份《关于常具祥任教时间的调查说明》就是他调查作出的。“至于为什么有人用常具祥的名字领取工资长达6年,以及常具祥为什么不能回教学岗位的事情,只能去问当时的具体负责人了。”万某最后这样告诉记者。

6月14日下午5时许,记者几经周折,在陇城镇山王村找到了已经退休在家的原陇城乡教委主任张跟富了解了当时的情况。

“当年,常具祥被临时借调去搞苹果栽培技术指导工作是不争的事实,但最后因何回不了教学岗位,我只能表示不知道。”张跟富毫不避讳地说,“按照管理规定,辞退谁或者聘用谁,必须经乡教委同意并上报教育局,由局里以文件的形式决定。但当时有人绕开乡教委,直接决定了,常具祥被辞退和张红莲被聘用,乡教委完全不知情,只是后来听说有这么回事。”

“我记得很清楚,当我听说此事后非常生气,就问当时乡上的相关人员,人家告诉我‘那是领导和领导之间的事,你就少问’。”张跟富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这样说道,“我后来在常营小学碰到张红莲,还问过她是谁让她到这里教学的,她只是冲我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正因为有人把乡教委没当一回事,乡教委也无权决定一些事情,当常具祥找我来的时候,我只能告诉他,让他去找上级领导去。”张跟富觉得自己也很委屈,“常具祥多次上访反映情况,甚至认为是我参与其中把他辞退了,我也很冤。”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常具祥是怎么被辞退的,没有文件;张红莲是怎么顶替的,也没有文件。”张跟富最后告诉记者,“当时谁也没有明确说常具祥被辞退了,就是被各级领导来回踢了皮球了,这对常具祥确实不公平。”

教育局回应 当时管理有些乱

6月15日,记者来到秦安县教育局了解相关情况时,该局副局长高鹏称:“不是记者采访他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事情。”

“教育局确实没有对常具祥辞退的任何文件,也没有对张红莲聘用的任何文件,由于时间太长了,各级领导也换了几届了,当时具体的情况也说不清楚了。”秦安县教育局人事股股长吕东林接受采访时说,“据分析可能是常具祥自己苹果务得好,不想当民办教师了,所以才被张红莲顶替了。”

“根据工资发放册,常具祥名下确实被人顶替领了6年工资,这在现在看来不符合规定,但当时全县顶替的民办教师都是这么办理的。”吕东林认为,“当时全县在民办教师管理方面确实有点混乱,存在不规范的情况。”

记者从教育局出示的一份张红莲写的“因代课一事作一陈述”的书面材料上看到,“1994年8月,陇城乡教委有人叫我上岗,说有民办教师岗位空缺,同月底我任教于陇城乡幼儿园。在此期间,所领工资册上还是常具祥的名字,直到1999年,县教育局要求所有顶替人员用自己的实名,直至今日。”

原乡教委主任张跟富不知情,张红莲又说是乡教委有人叫她上岗,究竟是谁叫她上岗的呢?

“张红莲说因时间太久了,她想不起来是谁叫的她。”高鹏副局长亲自给张红莲打电话询问后告诉记者,“不管怎么说,常具祥反映的情况,我近期将亲自下去重新了解一遍相关人员,争取给常具祥一个公平的答复。”

按理说,作为一级教育主管部门,秦安县教育局对任何教师的进出管理都应该是有规可查,有章可循,但却对一个已经有20多年教龄的老民办教师的来去偏偏没有任何规章可查,只是任凭口头叙说。当这位遭受不公的老教师想要有关部门就他遇到的这些疑问给一个解释和合理的说法时,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推托至今。高鹏承诺的“公平的答复”能否落到实处,兰州晨报将持续关注。

分享到:
(责编:吕守奎、周婉婷)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