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一”扶贫工程让陇南穷山沟富起来

【查看原图】
哈达铺镇正在进行大规模交通设施建设(刘海天  摄)
哈达铺镇正在进行大规模交通设施建设(刘海天  摄)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2016年07月29日11:22

人民网兰州7月29日电(杜昱欣、刘海天)举世闻名的红军长征圣地哈达铺,是甘肃省宕昌县的旅游胜地。如今,这里成了一个大工地,兰海高速公路工程、兰渝铁路工程、212国道翻修工程,同时在这里进行着。给了红军希望的哈达铺,到处洋溢着发展的希望。

离哈达铺不远,有个叫叶扎的小村子,也和哈达铺一样,既是一个大工地,也是一个希望场。说它是一个大工地,是因为村里有28户农民都在盖新房。说它是一个希望场,是因为这里的扶贫工作势头正好,前景无限。2013年底,甘肃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干部肖光畔奉命来到这里担任村支部第一书记进行精准扶贫的时候,村里只有一栋房子是二层的。现在,已建和在建的楼房如同雨后春笋,累计有二十几家。

叶扎村是甘肃省委农村工作办公室的定点帮扶单位。从省城兰州来到小山沟,从甘肃省委大楼来到村委会,肖光畔的人晒得更黑,头发也掉了不少,可是工作热情却更高了。帮扶工作取得的成就,当地村民改善的生活,贫困农村致富的形势,山村发展面临的机会……方方面面,都在激励和鼓舞着他和同事们。

几年来,肖光畔和他的帮扶工作组一起做了很多工作,先后为叶扎村争取项目30多个,投入资金近2000万元。在他的带领下,叶扎村修路、修桥、修堤、修文化广场……,件件实事办在群众心窝里。村民们说,村里这几年的变化,他们做梦也想不到。

这其中,最让当地干部群众满意的是“五个一”工程:一条路、一只鸡、一棵树、一个店、一个家。肖光畔总结说,修好田间产业路对村里最重要,养好中药养生鸡对县里最重要,种好东北榛子树对省里最重要,做好网络供销店对农村最重要,建好集体大家庭对中国最重要。

一条致富产业路

长期以来,叶扎村民有一块心病,那就是全村三千多亩耕地的产业路问题。这些耕地90%是山坡地,群众上山种、收庄稼基本是靠骡马驮运或肩挑背负。

通过向甘肃省委农办、宕昌县积极争取支持,肖光畔和村两委成员一起组织群众投工投劳,修成了20多公里的田间道路。这样,全村所有耕地都可通行农用机械,群众可以用旋耕机来种地了。路修成后,村里的牛逐渐卖了,旋耕机却越来越多。一位村民表示,现在种地要省力得多,原来要一个月干的农活,现在不到十天就可以干完了,而且人还轻松。群众纷纷称赞:“这事真是办到我们心坎上了。”叶扎村党支部书记包喜才算了一笔账后发现,产业路的修通让全村至少增收30%!“把人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村民就可以更加灵活多样地进行发展了。”肖光畔说,下一步还想在现有产业路的基础上,铺些沙子,让路更加平坦好走。

今年,肖光畔又兼任了庞家乡塔尔村第一书记,开展那里的精准扶贫工作。在塔尔村,他继续坚定不移地修建产业路,累计又是30多公里。在解决了这里千年耕作难题的同时,他获得了当地群众的真心支持。

站在塔尔村周边的山上,抬头望见一条条产业路四面八方地盘旋而上,低头看见充满生机的古老村庄,转头看见一片片庄稼在生长着无限的希望。“小路小致富,大路大致富,高速路高速致富。”这不仅是一条当地的宣传标语,它更是哈达铺镇、叶扎村、塔尔村等贫困地区的发展箴言,也是当地干部群众的真切共识。

一只中药养生鸡

鸡和中药,本来互不相关。但叶扎村振丰养鸡合作社把二者巧妙地联系了起来——用中药材来喂鸡。目前来看,这种做法很成功:2016年上半年,社里已经卖掉了9000只鸡,每只大概能挣20元钱。合作社负责人李晓文介绍,他正准备流转鸡场附近的60亩山地,以便可以将鸡放到山上散养。散养的鸡市场价格更高,每只的利润甚至能达到上百元。

李晓文的父亲名叫李农建,是宕昌县里数一数二的养鸡能手,现在担任着养鸡合作社的技术顾问。他说现在人们吃鸡,不只要求肉香,还希望能滋补身体。宕昌是著名的中药材产地,这里盛产的当归可以补血、黄芪可以补气。熟知这一点的李农建,萌生了用药材喂鸡提高肉质的想法。

肖光畔很支持李农建这个想法。他们一起尝试着在防治鸡病时,不使用任何化学药剂而全部用中草药,按配方将当归、党参、黄芪、板蓝根、蒲公英等中草药添加到鸡饲料中,探索培育中药养生鸡的方法。目前,这项技术正在逐步规范完善,并申请专利、注册品牌。

肖光畔介绍,宕昌每年有大量的中药材边角废料。如果中药养生鸡能培育成功,就可以使这些药材得到充分利用,将种植和养殖紧密结合起来,打造非常独特的肉鸡品牌,进而形成宕昌独具竞争力的产业。

养鸡合作社里,包含了18户精准扶贫户。为了带动这些人致富,合作社免费向每户赠送了20只半大的小鸡,还免费传授他们养鸡技术。由于注意防疫、喂养得当,这些赠出去的鸡没有死的。其他村民见了,很认可社里的养鸡技术,养鸡致富的心气起来了,纷纷表示也想养鸡。这让李农建父子很高兴。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为啥别人养鸡你们会高兴?不会抢了你们的生意吗?”面对这样的问题,李农建坚决地表示:不但不会影响,还会促进合作社的发展。他动情地说:“一个人再厉害,再有本事,也做不大产业。”他认为,只有把全村人都发动起来养鸡,才能形成养鸡的规模效应,当地的养鸡产业才能做大。他解释说,由于合作社规模有限,外地收购鸡的客商往往不屑于和他打交道。假如全村人都养鸡,养鸡产业的规模上去了,客商就会重视他,他就能增加谈判话语权甚至拥有议价权。

为了这个养鸡合作社,肖光畔没少花费心血。

当初,李农建一直很想养鸡,却发愁没有场地。肖光畔就赶紧把他请过来,在叶扎村办起了养鸡场和合作社。建场过程中,资金链断裂,肖光畔又多次召集村委会开会帮助协调贷款,甚至把自己的5万元钱借给合作社用以发展。2015年9月,总投资70万元的合作社竣工了,带动了全村40多户农民的发展。

一棵东北榛子树

有一种坚果叫榛子,常见于我国东北地区。如今,东北的榛子越过千山万水,来到陇原大地上生根发芽了。据介绍,宕昌地区常有剧烈的天气变化,冰雹灾害频发。苹果、梨等一般的水果树,往往因冰雹打掉花朵而无法挂果。榛子却不同,它由于花朵很小且较隐蔽而受冰雹威胁不大,故而适合在此生长。

以往,除了中药材,宕昌基本没有其他经济作物。榛子的出现,解决了这里农民收入的“独木桥”问题。到2016年,叶扎村已经套种了300亩地的榛子。甘肃省委副书记欧阳坚在宕昌调研期间,对此尝试予以了肯定。在肖光畔的积极推荐下,2016年,宕昌县推广种植了1000亩榛子树。

在叶扎村的很多耕地里,都能看见新种的榛子树。有的种在麦田里,有的种在药田里。6月的宕昌,天气正热。一位大姐在田里一边辛勤地干着农活,一边告诉记者:“听说这个榛子前景好,就种了一些,过几年看看收成。反正也不影响现在的田。”

为了引进榛子树,肖光畔和叶扎村的干部群众付出了很多。2013年,村民姜春雷想从辽宁引进榛子,得到了肖光畔的支持。姜春雷试种后,成活率在95%以上,于是进行了全村推广。去年,姜家的榛子树已经开始全面挂果了。去年9月份,肖光畔专程从北京请来中国林科院研究员李斌,在宕昌实地调研引种榛子项目。结论是,在宕昌北部地区结合国家退耕还林工程发展榛子产业,气候适宜,可以实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高度统一。这个结论,让肖光畔深受鼓舞。他四处奔波,向县里、省里推荐榛子树项目。别人觉得这早就超出了他一个驻村扶贫干部的职责范围,他却不这么看。他认为,榛子树可以改变甘肃中南部地区的生态、经济结构,意义重大。如果真能大面积引种,那会对甘肃的生态发展和经济建设有一个根本的促进。

现在,姜春雷带领15户村民成立了叶扎村榛子合作社,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据估算,进入盛果期的榛子每亩每年可收入8000元到12000元,经济效益非常可观。未来,这里出产的榛子可以通过铁路和公路,销往四面八方。

一个网络电商店

陇南是甘肃特色农产品集中之地,油橄榄、核桃、花椒、中药材等特产国内驰名。为了开发和销售这些宝贝,陇南近年来大力发展电商产业,获得了显著成效。肖光畔和帮扶工作组成员抓住这一机遇,在叶扎村和塔尔村搞起了电商扶贫。他们组织村民成立了标准化的电商门店,并筹备成立电商协会,以带动塔尔村及周边村庄群众脱贫致富。

叶扎村的电商门店,不仅销售中药材等土特产品,而且还帮助村民团购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满足群众的供销需求。

长期以来,农民群众是“买啥啥贵,卖啥啥便宜”。肖光畔和他的团队决心改变这种情况,让国家的发展更加惠及农民——办法就是成立供销合作社。合作社的核心工作,就是畅通供销环节,让农民群众便宜实惠地买进来、价格较高地卖出去,以达到消费惠民、供销富民的扶贫目的。

2015年底,肖光畔向甘肃省农办争取了20万元资金,成立了庞家乡电商合作社,主要业务是帮助群众提供平价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开始搞供销合作。专门负责电商的,是个叫牛勇的年轻人。

合作社成立后,牛勇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群众团购生产物资,直接从山东明瑞化工集团、天水福雨集团购进二铵80吨(1600袋)、农膜11吨(1100捆),以二铵每袋低于市场价20元、农膜每捆低于市场价10元的平价销售给附近群众。仅此一项,全乡受益6万多元。目前合作社正在与大超市对接,给群众直接配送商品,让农民在家里就可以享受到与城里人一样的购物环境。为了让乡亲们知晓合作社商品的种类和价格,牛勇跑了几次县里,做出了一本精致的广告小册子,免费发给村民们。塔尔村电商合作社还兴办网站、电子商城,把当地的中药材、牦牛肉等土特产品通过电商销售出去。

一个集体温暖家

肖光畔说,发展集体经济,是农村扶贫的治本途径。驻村扶贫以来,他一直在想方设法引导农民发展合作社。现在,叶扎村已经修通所有田间道路,90%的耕地可以搞机械化操作了。肖光畔就因势利导,号召群众成立现代农业合作社。

按照计划,入社农民的收入分三大部分:土地经营权入股分红(也即地租),占30%;劳动工资,占50%;生产投入资金,占20%。入社农民的出路有三种:1、在社里从事农业生产,拿地租和劳动工资;2、出门专心打工挣钱,每年回家领取地租;3、投资合作社项目,拿地租和投资分红。合作社每年年终进行决算,然后入股分红。

在村民大会上,肖光畔详细地给大家讲解了入社发展的好处,并明确表示群众可以自由入社和退社,可以等待和观望,一切尊重群众本人意愿。目前,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着。

几年驻村扶贫,肖光畔感到特别充实,也得到了上级组织的高度认可。2014年,他被评为甘肃省双联标兵;今年“七一”,他又被陇南市委评为全市优秀到村任职干部。村民要给省委农办和他个人送锦旗,都被婉言谢绝了。

曾经贫穷的叶扎村、塔尔村,逐渐富裕起来。然而无论是当地群众还是帮扶工作组,都不想就此满足。他们庄严郑重地坐在一起共商发展大计,以便让群众走向富裕、奔向小康,从而跟上中华民族复兴崛起的步伐。

分享到:
(责编:高翔、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