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花开亮晶——华池英雄姐妹年少当家

【查看原图】
1.水仙正在教妹妹洗衣服(田力 摄)
1.水仙正在教妹妹洗衣服(田力 摄)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2016年08月17日22:58

2016年8月8日正午,华池县怀安乡杨坪村头,一孔新修的水泥桥涵下,刚下过雨的溪水还有些浑浊。几块仅能容身的石板上,两个小姑娘正奋力搓洗一些脏衣服。

她们是姐妹俩。姐姐叫杨水仙,今年13岁;妹妹叫杨晶晶,今年只有9岁。小水仙一边搓洗手中的衣物,一边指点妹妹怎样洗衣服。正午的太阳很毒,小姑娘们的脸上流着汗;秋后的河水已凉,小姑娘们的脚被泡得通红。在这样“脚凉头热”的环境里,孩子们努力地在干活。自从5年前家里发生变故,小姐妹俩就一直像个大人一样,辛苦维持着这个家。

5年前,水仙8岁,晶晶4岁,弟弟杨福生才5个月大。父亲杨永科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母亲因为受不了父亲犯病时带来的伤害,留下姐弟三人离家出走,随后与父亲离了婚。

从此,家里的重担全落在爷爷奶奶和小水仙肩上。奶奶杨积花今年67岁,原本身体就不好,生活的磨难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精气神。由于缺乏劳力,家里的10多亩山地全部撂荒;仅有的8亩川台地种了土豆和玉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今年只有5岁的弟弟杨福生2015年被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照顾全家六口人吃喝拉撒的重担,自然就落到了这对在苦水中泡大的小姐妹身上。

当其他8、9岁的孩子还赖在父母怀里撒娇时,小水仙已经开始照顾一个6口之家了。母亲走后,爷爷奶奶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没有治好父亲的病。既要照顾患病的儿子,又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孙子,沉重的生活负担让年迈的爷爷奶奶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严重的风湿病让奶奶的骨节变了形,离开手中的一根木棍便寸步难行;爷爷的腰疼也越来越厉害,常常直不起身体,只能佝偻着参加劳动。懂事的小水仙便慢慢接过了照顾一家人的重担,给全家人洗衣服、做饭,照顾弟弟妹妹的衣食起居,帮爷爷干农活,帮奶奶干家务……只要一放学,小水仙就瞬间长大,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小水仙首先学会的是做饭。天气一变,奶奶浑身疼得起不了床,弟弟妹妹饿得嗷嗷直叫。心疼奶奶和弟妹,小水仙就踩着小凳子学习切菜做饭。开始时她连大铁锅的锅盖都拿不动,现在却已经能熟练地做出好几样饭菜了。家里的土坯小厨房光线很差,切菜的时候她常切到手指。总共切了多少次手指头,小水仙已经不记得了,唯一记得的是:“有一次,我跟妹妹一起生火,生了半天还没有着。我就趴在那里吹,吹着吹着火突然喷出来了,把我和妹妹的头发眉毛都烧焦了。”

今年才13岁的水仙,会做的饭菜已经很多。妹妹杨晶晶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姐姐会做米饭,会炒土豆丝,还有炒甘蓝菜,还会做面条,姐姐做的饭和奶奶做的一样好吃呢!”晶晶和福生都是姐姐忠实的小粉丝,没有妈妈,姐姐成了他们的重要依靠。只要姐姐在家,弟弟妹妹永远是她的小尾巴,姐姐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姐姐去洗衣服,晶晶就帮姐姐端着装洗衣粉的铁盒子;姐姐去拾杏核,弟弟妹妹就帮忙抬小筐;姐姐做饭,妹妹就蹲在灶火前添柴;姐姐给妹妹洗头发,弟弟就跑过去倒洗发水……

福生今年5岁,因为没人接送,还没有上幼儿园。两个姐姐回家时,他就跟在姐姐身后。姐姐上学以后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有时候玩着玩着就晕倒了——他从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巨额的医药费让一家人望而却步。家里有点钱时,大人带着福生去附近的医院检查一下,买点药。其余大部分时间,没有看病吃药的钱,小福生就和爷爷奶奶爸爸一样,病就那么拖着。弟弟的病,是小水仙最大的牵挂,但是她无能为力。小水仙哽咽着说:“有时候弟弟晕倒了,爷爷和奶奶因为腰疼腿疼,都抱不起来,奶奶就坐在弟弟旁边,弟弟就躺在院子里,躺一会又自己醒了。”

农忙的时候,小水仙天天跟着爷爷在地里干活,爷爷回家,她才肯跟着回家。种地、锄草、掰玉米棒子,样样农活都做得像模像样。“这是个苦命娃娃,性子犟,自己把自己当大人呢。”爷爷杨贵治说。爷孙俩干得慢,村里的邻居们忙完自己家的田,都会过来帮忙。“这些年多亏了邻居和亲戚们的照应”,杨贵治很感动地说。

小水仙最大的花销是自己每周上学、放学的10元车费。家里的收入加上政府低保,除去买米面看病外所剩无几。她和弟弟妹妹穿的衣服鞋子,都是邻居和亲戚们送的。有时候连买米买面的钱都没有,当地乡政府干部偶尔会自己掏钱买米面送给她们家。小水仙说:“实在没吃的了,就给姑姑打电话,姑姑会送来米面,有时候还会带肉来。”她和妹妹从来没买过零食,她们最好的零食就是学校里发的营养餐。

现在正值暑假,又是农闲。干完家务活,小水仙就带着妹妹上山捡杏核。只要有山杏,她们每年都去捡。去年杏核价好,水仙和妹妹一个暑假捡的杏核卖了好几百块钱,“听说今年一斤只有几毛钱,黄花的价格好像没有变。”小水仙说。13岁的她俨然是一个小大人。除了捡杏核,黄花开的时候,她们每天早上都要去摘黄花,摘完用大铁锅蒸了,然后一个个拧好晒干。晒黄花和捡杏核是小姐妹现在力所能及的挣钱方式。

小水仙今年6月份从怀安小学毕业,秋季就要到元城初中寄宿了。她要在开学之前洗干净家里所有人的衣服和被褥,要教会妹妹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还要为家里准备好至少一周的食物。这些话从只有13岁的杨水仙口中说出,是那样的淡定和从容不迫……她事无巨细地盘算着她上学后家里会遇到的每一个困难,并尽量做一些准备和预案。事实上,在读小学期间,小水仙也只有在周末才能回一趟家。放学之后她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干家务活,还要出去寻找时不时就走丢的父亲……5年了,家中里里外外的大人们干起来都费劲的家务活儿,她早已干得得心应手。这次上初中,水仙最为忧虑的是离家更远了,她周末回家呆的时间更短了,这意味着能为爷爷奶奶分担的家务活就变少了。小水仙告诉我们,她家养了四头牛、六只羊、一头猪。她上学不在家的时候,这些家畜都是靠爷爷和小妹照料,奶奶则负责给全家人做饭和照顾弟弟。患有严重腰腿病的奶奶曾好几次摔倒在锅台旁。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万一有一天奶奶撑不住了,他们的家该怎么办?所以她现在拼命教会妹妹干一些家务——万一有一天奶奶不在了,家里还有她和妹妹呢。面对疑惑的目光,9岁的杨晶晶奋力地点头:“我能行!”

虽然家务繁重,但杨水仙姐妹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6月份,水仙以全校第一的好成绩小学毕业。晶晶读小学一年级,成绩也是门门优异。姐妹俩的荣誉证书也已经攒了一小摞,有的是学校发的“三好学生”,有的是英语竞赛获奖证书,还有一张是乡政府发的“孝老爱亲好少年”。

“可苦了这一对孩子了!”奶奶杨积花边用手抹着眼角的泪水边向我们哭诉。这个暑假小水仙姐妹俩为筹集一家人的生活费用,每天天不亮就上山捡拾杏子、摘黄花。看着院子里晒得半干的杏核、杏干,晶晶笑了,她说卖杏核这些钱要给爸爸和弟弟看病买药,卖杏干这些钱要给她和姐姐买文具……小姐妹说,她们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学习,尽快长大,尽早替爷爷奶奶分担压力,希望爷爷奶奶爸爸弟弟的病尽快好起来……(高翔 刘海天)

分享到:
(责编:焦隆、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