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中医药发展之路走出“国际范”

【查看原图】
技师梁宇红演示“武威汉简逐风火疗法”。
技师梁宇红演示“武威汉简逐风火疗法”。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2016年08月20日14:32

一块普通的毛巾盖背,毛巾上再分层铺上生姜、艾绒,通过酒精引燃,火苗瞬间在覆盖着背脊的毛巾上跳动。燃烧几秒后,技师梁宇红用湿毛巾再将火苗盖住片刻,如此反复两三次,体验者额头、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说“真舒服”。

日前,首届中医药文化和健康产业国际论坛在甘肃省敦煌市召开。梁宇红在论坛中医技法展示环节,演示的是“武威汉简逐风火疗法”,这种手法是甘肃省中医院名老中医张延昌潜心研究《武威汉代医简》所得“祛寒逐风合剂”和“清热逐风合剂”与传统火疗相结合发明的一项特色疗法,适用于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关节炎及强直性脊柱炎等治疗。简单的技法,神奇的功效,让来自埃及、厄瓜多尔、乌克兰、匈牙利等国的嘉宾惊叹不已,纷纷排队想要体验一番。

自古以来,中医药作为海上、陆上重要资源纽带和载体要素,为中国对外交流、服务世界人民健康福祉作出了重要贡献。此次中医药国际论坛,更是吸引了众多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前国家政要、卫生部官员、医学专家和学者前来,与中国专家学者一同为中医药国际化发展建言献策,推动中医药文明互鉴和务实合作。

“中医药在侨界有很深厚的影响,有华侨的地方必然有中药店、中医诊所”。曾在新西兰和瑞典担任大使的中国高级外交官陈明明说,“海外的中医抱团发展,成立华人的中医协会、针灸协会等,定期地开展活动和交流,也和国内的中医界进行交流。”

与会专家表示,中医药兼具人文与医学科学的多重属性,是我国独具特色的卫生资源、经济资源、科技资源,是中华文明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合作的最佳载体。

地处我国西北内陆的甘肃,中药材资源丰富、中医药文化深厚,中医药发展基础良好,是我国唯一的中医药综合改革发展试点示范省。近年来,甘肃依靠独特的中医药优势,竭力推动中医药国际化发展,并进行了一系列实践与探索。

文化先行,推动中医药“走出去”。近年来,甘肃省以合作实体为载体,抓住外交外贸、技术援外、劳务输出等一切机会,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传播中医药,让沿线各国人民在逐渐了解、认可、接受中医药文化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接受中医药服务。

2013年以来,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甘肃省先后与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摩尔多瓦、俄罗斯、匈牙利、马达加斯加、韩国等国在中医药领域建立了合作关系。同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基辅州卫生厅、乌克兰国立医科大学签署中医药合作框架协议和合作谅解备忘录。

目前,甘肃在俄罗斯、法国、新西兰、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马达加斯加、摩尔多瓦、匈牙利等8国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在吉尔吉斯斯坦、马达加斯加、摩尔多瓦、匈牙利4国成立了岐黄中医中心。

同时,甘肃卫生部门还把有留学、治疗、交流、体验、合作需求的国外团体和友人“请进来”。2013年以来,来自韩国、美国、乌克兰、俄罗斯、法国等多家和地区的100多名中医爱好者,先后在甘肃学习进修中医,甘肃中医药大学为他们专门编辑出版了英语、俄语中医教材。法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多批次患者,也慕名前来甘肃接受中医药治疗。

陈明明表示,中医药在海外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应该说,中医走向世界是我们国家开放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行为。应该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领导之下,官民并举,积极推动。这是一个长期的、系统性的工程。”

针对目前中医药国家化发展所遇到的困难,陈明明也坦言,虽然中医在逐步地向西方主流社会发展、影响不断加大,但走向世界仍面临两大挑战:外国人惯于用西方、西医的思维衡量中医,一切都想量化;美国和欧盟为中医药准入设置了很大障碍,用西医的办法管理中成药。

为此,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上海中医药大学陈凯先则提出,将传统中医的优势与现代移动通信的信息技术紧密结合,建立“中医移动健康服务”的技术与商业模式,将中医移动健康服务项目推向市场应用,是获得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局面的有效途径。

论坛期间,甘肃省卫计委表示,将以“一带一路”重大战略机遇和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为契机,通过建立规范的中药材(中文-俄文)翻译标准,开展中药材在中亚的注册工作;在甘肃中医药大学设立俄语、法语中医相关专业,开展国(境)外留学生的中医本科和研究生学历教育;加大中医外语人才的培训和培养;建立中医药企业的定期联系制度;吸引相关国家人员来甘肃省体验养生旅游,促进中医养生旅游产业发展等方式,积极与国外中医药领域联系,寻找合作机遇,进一步推动中医药带动相关产业协调发展,让中医药发展之路走出“国际范”。(银燕、牟健)

分享到:
(责编:高翔、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