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建军:铮铮铁骨大漠情

【查看原图】
户外测风
户外测风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2016年12月01日14:32

一眼缘起就是一生的相伴。年近60岁的屈建军,第一次见到沙漠,就爱上了沙漠,由此开始了30年与沙漠结伴的历程。“我很赞同习总书记8月24日在青海考察时说的一句话‘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被誉为“沙漠游侠”的他这样表达自己对于沙漠治理的基本态度。

“治理沙漠不是消灭沙漠。”由于出色的科研水平和治理效果,作为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研究员和敦煌戈壁荒漠生态与环境研究站站长的屈建军在业内被很多人熟知。

更多的人是因为他成功的完成了敦煌莫高窟和月牙泉的风沙治理而了解了他。

1989年12月,屈建军初到敦煌莫高窟。天一刮风,沙子就像瀑布一样从窟顶往下浇,洞窟受到严重威胁。防沙墙、防沙沟、防沙栅栏、草方格……能用的办法试了个遍,沙子还是哗哗地往下掉。

屈建军心急如焚。从此,一旦刮风沙山上就会有他的身影。

“那时候经常头上、耳朵里都灌满沙子,但是不去实地观测,根本就无法掌握风沙运动的规律。”屈建军说:“做科研要有良心,得实事求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如果说假话,这个国家就没希望了。”作为导师,他经常鼓励他的学生到第一线去,用亲眼看到、观察到的数据,通过理论联系实际,最终得到结论。

一年多风里来回,屈建军的检测终于有了突破,他留意到一团干枯的沙拐草,旁边有三个积沙带。这说明当地有三种风向,受此启发,屈建军观察到附近有座金字塔形的沙丘,经测量,地面植被的三个堆积体恰好对应了沙丘的三个面。紧接着,屈建军又做了实验室风洞验证,在风洞里让东风、南风和西北风交替吹,形成了同样的金字塔形沙丘。

1991年,根据这三组风向,屈建军在莫高窟东部约1公里处建了“A”字形挡风带,建成后,莫高窟的沙量就少了60%——70%。二十余年来,屈建军逐渐将挡风带发展成“六位一体”的综合防护体系,综合体系在空间上由阻沙区、固沙区和输沙区组成,包含机械、生物、化学三种措施。

现在,吹向莫高窟的沙已减少90%,“基本上把莫高窟的沙子防住了”。2008年,美国《科学》杂志前来采访,经美国几位院士审核后,刊登了屈建军的敦煌治沙技术。他发现了戈壁沙地的风沙运动规律:在戈壁地表,输沙量随高度的分布不再简单的服从指数或对数关系递减,其极值出现的高度会随风速的增加而上移。屈建军把它形象地总结为“象鼻子效应”,这一理论为很多沙漠问题提供了可行的解决依据。

月牙泉是敦煌的又一张久负盛名的名片,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月牙泉进入北丘南移、南丘北移的状态,到2007年,沙丘距泉水的距离已退缩了8—10米,月牙泉保护势在必行。

风是治沙的钥匙。屈建军在两侧沙丘从丘顶到坡底放上三十几个风向、风速仪,发现测量结果显示,风口风速8米/秒,吹到月牙泉风速已经降为不到3米/秒,150米的距离降速十分之大。原来是在月牙泉上风向发现一片高达20米的房屋和树林,挡住了月牙泉的主要风向东北风。2010年,砍树拆屋,风力立即显著增大,将沙丘向两侧吹却,6年前被风沙掩埋的测量木桩也重见天日。

2014年,屈建军获得甘肃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和青海省科学进步奖一等奖两个奖项。“之前有人认为我一天到晚不干正事,老在野外跑,还给我起个外号叫‘大漠游侠’,去年获这两个奖后,大家才恍然,原来这个人在干活。”屈建军笑谈。

用自然之力解自然之灾。“先把脉,摸清风沙的特点再来治理。我们团队现在可以做到针对不同的沙害提出技术、产品、治理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现在提出的治沙不是单纯的一种方式,而是因地制宜建造不同的治沙体系。比如敦煌莫高窟戈壁风沙运动规律及风沙防护对策、鸣沙山月牙泉沙山动态变化及流场恢复技术以及一些海边沙害治理和铁路沿线沙害治理体系,目前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并被广泛复制。”

屈建军对大自然一直保持着敬畏之心。

在与沙漠同行的30年里,长期的野外工作使他两次遭遇不测,在他的身体里留下钢板,因车祸造成呼吸暂停,他不得不常年携带呼吸机帮助睡眠。经过他多年的争取和努力,中科院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在2012年八月底挂牌成立了。这意味将会有更多更难的工作需要屈建军去做。带着对沙漠执着的热爱和对科学谜题探索的好奇,他还将在茫茫大漠中继续前行。(杜昱欣 银燕)

分享到:
(责编:高翔、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