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诗意秦岭 静观自得——赵为民先生秦岭山水画赏析

2016年12月20日14:17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当代中国山水画在长期的发展中,笔墨从自发到自觉,从自立到自为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笔墨不仅是单纯的绘画手段,还具有审美价值的独立性和文化内涵的代表性,某种意义上说,笔墨相对于所画物象而言,也可成为相对独立的审美对象。我们通过—个画家的一笔一墨就可判断出他的功力和修养来。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领悟到,中国画就是由有意味的笔墨构成的,中国画作品就是由有意味的笔墨语言生成的,缺失了笔墨细胞是构不成作品生命有机体的。可是,一味的强调笔墨的“意趣”而忽略了绘画的“意义”,就远离了绘画的本体。甘肃国画院展览部主任、当代著名山水画家赵为民先生开创的秦岭山水画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因为他抓住了笔墨根本,将自己的创作基础夯实在传统法式和传统功夫上,使其成为继承传统发展出新的阶梯,从而形成了自己鲜明的个性特色。无论人品画品学养修养,以及人格力量,深入生活,艺术创作都是一流的。读他的山水画是一种美的享受,有一种迷人的吸引力,一种气势磅礴雄伟博大撼人心腑的力量,教育人启发人,幅幅都是精品,百读不厌,营造了一片宁静明丽的秦岭山水天地,给人以极大的精神愉悦。读赵为民先生的画,让我很鲜明地感受和体会秦岭。

纵观赵为民先生以秦岭为母体创作的壮丽山水,有着强烈的形式感、灵动的体积感,悠久的历史感和意境的崇高感,不由得被作品中的精神力量深深地打动了,仿佛随着作者踏上了优美大美的秦岭之旅,在千变万化又壮阔雄伟的景观中,感受到画家灵魂上下求索与真诚悸动,再次领会了“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古老启示。然而,他的山水作品除此之外,更为看重的是他对西部文化价值的追怀和人与山水关系的精神文化性质。

赵为民先生1957年生于河南上蔡,长于古都天水,自幼浸淫了秦岭山水、中原文化之中,少时爱游山玩水,对景涂雅。后得陈天铀、张北云、李秀峰、武林生、张勇诸师点津,方知山川有内美,非常人所识,唯画家所悟。于是他与山川对话,不懈求索中国山水的奥妙。他长期坚持走写生之路,注重在大自然和生活中获得真情实感,在汲取自然界丰富多彩与纷繁复杂的生命现象中感受自然、体验自然,并从自然山水出发,走向自然的深处,走向现实的深处,走向文化的深处,用以认知和理解人与自然的联系,然后在静之中,以直觉的方式,直抵山水的本质和高度,去完成自己的作品。写生对他来说应该是实实在在描绘的第一步。但是,他不是把写生稿直接移植在作品中,而是在写生的基础上加工、提炼、理解、创造,细心地保留写生稿中对客观物象精神的把握,并努力使其与传统笔墨、传统绘画的格调统一起来。他的山水画是有感而发的,切入的角度是登临与远眺,因而产生了“对物应神”、”目极八荒”的胸襟感觉,显出一种贴切而不矫情的气息。他的山水画不仅出于生命境界,而且是无限,阔而无止域的、无限向上而无止息的境界,其空间意味不仅富于情思,更有—份高昂的精神意态。他的山水画作,已步入了入化状态,进入凭虚构象的创造境界。他运用特定的组合形式,结合胸中潜象,运用特定的笔墨语言,揭示特定的精神意念。他的那些成功之作,已不停留在自然表象的描绘,即是表现“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中的精神深度。他的创作寄情八荒之表,通天地神奥,遣笔运墨慷慨任气,造景构意,磊落驰才,气象横茂奇伟,宏富粗狂,形成了他卓然不群的美学品格,其作品既具传统绘画的诗情画意,又有现代生活的亮丽色彩。

中国画决不能打破一种底线,那就是“传统笔墨功夫”,画家不管怎么创新,都离不开传统的土壤,没有传统谈何创新。当今的画坛有一种现象应该引起重视,有不少画家用所谓的肌理效果,特殊的制作手法,所谓的创新来掩盖其传统功力的不足。在当今山水画坛严重脱离生活,凭空臆造的年代,赵先生一面坚持走中国绘画传统的道路,刻意于对传统文化的深切理解和对传统技法的着力苦工。一面不断地追求山水画的地域性.强调师法自然,笔墨当随时代。所以他的山水画作既具有深厚的中国绘画传统功底,又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他在继承传统绘画技法的基础上,注重对秦岭真山真水的细致观察和深入描绘,将自己的性格气质、人生体验、艺术见解融入到创作之中。作品给人一种来自生活的真实感受,让人有一种亲切感。他将他独特的创作理念融会在了他的创作之中,传达给观众一种全新的信息。多年来他致力于秦岭山水画研究和开创,结合传统笔墨,吸收名家技法融入到自己的艺术语言,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画风,可谓“心随秦岭山,情至云烟清”。他开拓了新的语境,不断深化精神内涵,注重构图的奇特和多变,充分发挥形式美感的巨大力量。刻苦进行笔墨的锤炼,创造新技巧。作品实现了“境界美、形式美、笔墨美”的“三美”“赵家样”秦岭山水语言。可以说这些绘画原素是无法从古代精典中寻找,也无法从各种画谱中复制的。这些东西都是伴随着他成长,平日里司空见惯了的场景,早已融入到了他的血液中,幻化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他希望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把他们表现出来,为此他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终于在探索自己画风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实现了他笔墨当随时代的创作追求。他以自己的创作实践,将传统与现代、南派与北派、东方与西方相结合,开创了秦岭山水画风,格调清新典雅,造境雄浑博大,让人耳目一新,感受到一种纯净、一种真诚、一种怡然、一种宁静、一种身心娱悦、一种超凡脱俗……

笔者拜读赵为民先生的《秦岭深处有人家》《故山入梦》《翠谷流泉》《天寒远山清》《鹿鸣幽谷》《陇山清夏》《山中真意趣》《山水有清香》《秦岭秋音》《高原春早》等等代表作品,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他的作品是那样大气磅礴灵动,那样的厚重,笔墨酣畅淋漓,构图饱满,色彩凝重,呈现出来的是一种不屈的精神气质,充分表现出一个画家应有的社会责任感。他的山水画墨气悠游、水色淋漓、结构得体、意象单纯,在虚实、疏淡的变化之中,表现出山水意象的神韵与理趣。看得出,赵为民作画十分注重笔墨意趣,“心随笔运,取象不惑”.“意在笔先,画尽意在”,他力图在作品中运用水墨渲淡、点线的生动结合、墨色的丰富多变把自然山川气象移入胸中,再把内心意绪传输纸面,抒发自己的感受与体悟,体现了个人的审美心态与生命趣味。他牢牢把握画中大“势”及“质”在其中的规律,笔墨放却不流宕,收却不板滞,形成生动而不乏严谨的整体结构,以松活、流动的笔势,多层次、有开合变化地凝固于画面,形成了清气充盈,骨苍力劲,气势磅礴,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的个人风格,可谓“笔愈简而气愈广,景愈少而意愈长”。其实,笔者细品起来,在他的山水画中,只运用了极简洁的几组意象,即山、水、云、树、石、房、船,它们共同组成的山水情调、气氛给画面以笼罩和感染。这些意象大体上还是一种直觉的把握,在画家极度的渲染中,以绿色为主调的山水意象都蒙上了苍茫、浑厚、深沉、清新的诗情色彩,显得既单纯又丰富,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内涵。他又将墨色巧妙运用,乱中不乱,不乱中又有乱。在布局上,他采用“全景式”的构图,以求饱满感和张力,并用细部、局部的变化加以调剂,使其画面生动而丰富。或采用“局部式”的构图,画山水犹如画花鸟的“折枝”,追求的是自然山水精到之美。在墨与色的运用上,他求单纯、求提炼、求强烈,有时用墨压色彩,有时又用色彩来衬映或补充墨韵,使它们造成交响的艺术效果。尤其赵先生在画水时在处理画面空间布局上,作了很好的铺垫,形成自己一整套独特的表现技法。作画好比下一盘棋,需善于做活眼,活眼多棋即取胜。作画也一样,画中的活眼,就是画中的虚处,一幅画的气脉是由虚处连接起来的,气脉通,画必有灵气,气韵自然会生动起来。以虚怀若谷之心,涤荡情怀、空诸一切、心无挂碍,在“物我两忘”的双重否定之中创造出通达、澄澈、清新的秦岭山水世界。赵为民先生就是这样,他是一位能静下心来研究艺术与投入创作的苦行者。

赵为民先生在中国山水画领域拓宽与创新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这在甘肃画坛尚不多见。从他的秦岭山水画系列作品里,笔者觉得中国传统山水画不仅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迟暮垂危,相反它既古老又年轻,充满着新生的活力和激情,都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那么画如其人,对赵为民先生来说是最贴切不过了。人静、画静,其实是心静。人静是性格,画静是风格。人静是修养,画静是涵养。唯静,才远,才深,才纯,才美,才有作者的体验由心内而外发,才有作者由外的感受至内的领悟。他的秦岭山水画系列作品即是最好的证明。真可谓:“诗意秦岭静观自得”。

(本文作者张本平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郑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任命的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中原书画院院长、《中原书画报》总编,作家、书画评论家。)   

(责编:呼双鹏、王彤)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专稿
  • 精彩推荐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