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负重否不该如雾里看花

徐林生

2016年12月23日10:22  来源:红网
 
原标题:税负重否不该如雾里看花

  这几天,曹德旺吐槽中国税负过高的新闻引发热议。值得注意的是,像此前多次就税负重否引发争议一样,这次也是观点泾渭分明。说税负太重的,一般是企业家,或是有关专家学者;说不重的,一般是财税部门官员,或代表官方的研究人员。

  比如,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认为,算上企业应缴的税和五花八门的收费,我国企业实际税负高达40%,堪称“死亡税率”。(12月22日《新京报》)而中国财政科学院副院长白景明认为,“死亡税率”是夸张说法,我国主要税种税率,在全世界并不是最高水平。(12月22日《经济日报》)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研所的李万甫也持同样观点,并批评“死亡税率”之说严重误导公众。(12月22日国家税务总局网站)

  在企业税负重否的问题上,这种意见不一的争论其实已延续多年。2007年《福布斯》公布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我国排在第三位,遂引发舆论热议,官方否认我国税负偏高。不过,企业税负到底有多少?官方一直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数据,甚至经常自打嘴巴。比如,国税总局在2007年发布了一个中国宏观税负研究报告,认为我国宏观税负水平为18%。但数据一经发布便质疑声一片,很快被打入冷宫;2010年,时任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口径,计算得出2009年中国的宏观税负水平为25.4%。这一结论同样受到“非专业和一些半专业人士”的抨击;2010年7月,中国社科院财贸所发布的《中国财政政策报告绿皮书》中,以表格的方式清晰计算出,中国的宏观税负应为32.2%;2010年10月,时任国税总局局长肖捷在《求是》杂志上撰文《走出宏观税负的误区》,以2009年数据为准,同样以IMF统计口径测算得出,加上政府性收费和基金等非税收入,宏观税负约为30%。但在2011年两会期间,当时的财政部新闻发言人戴柏华通过中国政府网,对中国宏观税负做了一个正式回应,仍采用IMF的定义和口径,得出的结论是2010年税负水平为26%。

  以上数据显示,连最权威人士给出的企业税负比率都互相掐架,其他专家或社会人士出现意见相左,也就毫不足怪了。也正因为如此,关于税负重否的争论一出现,各方给出的答案都难以服众,属于各说各话,无法给公众释疑解惑。相信此番曹德旺吐槽引发的争议,公众也无法得到权威的答案。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关于税负的概念认识不一;二是横向比较国外税负的研究不深入;三是税负的统计口径有较大出入;四是研究者“屁股指挥脑袋”,有选择性地统计税负率。问题在于,企业税负不是“哥德巴赫猜想”,没理由找不到令人信服的答案。税负重否,不该像今日京津冀爆表的雾霾,让公众找不着北。

  一国税制如何设计,是个复杂而“高大上”的问题。而一个国家的税负高低,则应该有个“接地气”的算法,而不是媒体几番口水仗后,多年下来公众仍然如雾里看花。

  文/徐林生

(责编:高翔、周婉婷)

推荐阅读

兰渝铁路兰夏段顺利开通

兰渝铁路兰夏段(兰州东至夏官营)段于6月28日6时顺利开通,标志着欧亚大陆桥与渝新欧大通道交汇兰州枢纽被彻底打通。据悉,在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运营之前,兰渝铁路兰州枢纽、重庆枢纽、南充至高兴单线、渭沱至重庆北正线已顺利开通运营。【详细】

丝路时评|甘肃要闻|本网专稿|各地动态兰渝铁路兰夏段顺利开通 兰渝铁路兰夏段(兰州东至夏官营)段于6月28日6时顺利开通,标志着欧亚大陆桥与渝新欧大通道交汇兰州枢纽被彻底打通。据悉,在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运营之前,兰渝铁路兰州枢纽、重庆枢纽、南充至高兴单线、渭沱至重庆北正线已顺利开通运营。【详细】

丝路时评|甘肃要闻|本网专稿|各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