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报国兼忠孝——武装部长的军医路

【查看原图】
逄秘书为群众把脉治病(刘海天 摄)
逄秘书为群众把脉治病(刘海天 摄)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2017年11月06日15:24

军人舍死忘伤,医生救死扶伤,军医兼具了二者的特点。一般的军医,是医科院校培养出来的,有正式的军医编制。但是在临夏军分区却有一位自学成才的编外军医,为当地军民解除病痛,帮他们再获新生。他,就是临夏市人民武装部部长逄秘书。

“部长逄秘书”,这个称呼好像有点怪。其实,他姓逄,叫秘书,为人非但不怪还很可亲。战友和群众提起“逄部长”,都是赞不绝口——有的称赞他医术精湛,有的称赞他道德高尚,有的称赞他天赋过人……他却表示,是组织培养了他,是群众养育了他,他自当努力回报。

逄秘书回报组织和群众的方式,一是努力做好武装部的日常工作,二是努力给周边的军民看病。多年来,他治好的患者成千上万,送出的药物成千上万,收获的感谢也是成千上万。“感谢解放军治好了病”,在患者眼里,看好了病却不收一分钱的他代表着人民子弟兵的崇高形象。

在众多赞誉声中,也少不了冷言冷语:“武装部长去看病是不务正业。”逄秘书不这样看,他说,为人民服务就是最大的正业。

临夏市人民武装部副部长全国义的妻子失眠,长期彻夜不眠。“她看着我睡得香,心里着急,就把我弄醒陪她说话。”全国义回忆,那几年他全家真是痛苦。逄秘书诊治后,发现患者病症和古代医书《金匮要略》中的记载“虚烦虚劳不得眠”一致,于是按照经典药方给她开了酸枣仁汤,果然治好了失眠。“现在她一沾枕头就睡着,我得给孩子弄奶粉。”全国义笑言,现在夫妻俩的情况互换了。

村民马顺子看上去非常淳朴亲切,见人满脸笑容。十年前,他可没有心情笑,儿子的脑炎后遗症让他欲哭无泪。10岁的男孩,本该是最淘气最快乐最精力旺盛的时代,可孩子却每天昏昏沉沉。最严重的一次,住院治疗了20天,前七天一直在吐,吃不下东西。孩子转到逄秘书这里,吃了半年的中药后,基本痊愈。如今,马顺子的儿子在上海的餐厅里打工,像其他同龄的年轻人一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马顺子说,是逄部长救了儿子,他们全家非常感谢解放军。

逄秘书保存着一张照片,照片上被病痛折磨的患者,脸上流着伤心欲绝的泪水。这位患者原本全身长满了牛皮癣,逄秘书用草药帮她治好了顽疾,让她的脸上重新有了笑意。

逄秘书治好的病人有很多,有一个患者不得不提,那就是他的母亲。其实,逄秘书成为一个医生,是被逼出来的。1995年,母亲病重住院,医院多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奉母至孝的逄秘书在万分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同学建议试试中医治疗。逄秘书一边请中医给母亲治疗,一边自己向名老中医请教,渐渐地懂得了很多中医学知识。一片孝心中,逄秘书的医术进步飞快。母亲的久病,把他逼成了一个优秀的医生。幸运的是,从需要挂点滴抢救到需要打针治疗再到只需吃药维持,母亲病情逐渐好转,逄秘书既欣慰又自豪。

逄秘书学医的恒心和毅力,一般人真没有。《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灵枢》……他精研了很多中医学经典著作,仅是医学读书笔记,他就写了500万字。最令人震撼的是,他根据所学的知识,在谨慎思考的情况下,像炎帝神农氏一样亲自喝药试验。逄秘书自嘲地说,他把自己当作了一只“老白鼠”。

功夫不负有心人,逄秘书通过刻苦自学取得了医师资格。多年来,他不但接诊慕名而来的各地患者,还经常下乡义诊,给当地群众送去治疗和温暖。他说,精准扶贫工作里,最难的就是因病返贫问题。他作为听党指挥的一名军人,力求用自己的医术为脱贫攻坚奔小康事业做出贡献。(刘海天)

分享到:
(责编:焦隆、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