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我该如何与你道别

2018年05月13日12:55  
 

腊月廿三,清晨,村落里没有集中供暖,只能由简单的柴火取暖。原本烟囱“林立”的街区仅有一户人家生火取暖。

今年的雪很大,压垮了一栋老屋。

年关前后,辛劳一年的农机停在农户门口,雪下了几重,也不见有人为其铲去积雪。

(肖宛廷摄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供稿)

(责编:邵兰、杜昱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