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旦尖措——数年一日,只因热爱

柴叶婧 魏金戈 陈莉红 郑欣悦

2018年08月06日13:54  
 

“您这样整天盘坐在这里绘画,身体受得了吗?”

“那没办法,习惯了也没事,天天这样坐,天天这样画,画完一幅画,休息四五天的时候会疼。”

“就是说现在画的时候不疼,休息的时候会疼,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

他头也不回地和记者聊着天,眼睛跟随着手中的画笔移动,时不时将手中纤细的画笔笔尖放进嘴里润湿一下,再接着开始下一步的绘画工作。他就是冉旦尖措,一位唐卡画师,他的工作室被挤在街道一旁窄窄的商铺中,门外人来人往,门里的他正全神贯注地绘画唐卡。

(冉旦尖措正在绘制作品 柴叶婧/摄)

世代家族技艺的继承

冉旦尖措的工作室在众多唐卡工作室中并不起眼,长七八米,宽两三米,跻身于一方窄窄的土地。可以说,你要是不留心,走在街上根本不会看到它。可就是在这样窄窄的工作室里,有着一位技艺精湛的唐卡艺术传承者。冉旦尖措就是这所唐卡工作室唯一的绘画者,从10岁开始跟随爷爷学习绘画唐卡到现在独立创作,他与唐卡已经“结缘”二十多年了。

对于冉旦尖措来说,他对唐卡自出生起就不陌生。家里世代传承着这门技艺,可以称得上“唐卡世家”。作为家里的长子,他与性格外向的弟弟不同,内向的他更适合学习绘画唐卡这份需要耐得住性子的技艺,在喜欢唐卡的同时他也自觉地承担起了传承家族技艺的责任。在他看来,绘画唐卡的过程可以让他的心灵生活更加充实。

二十年如一日的热爱

在与记者对话的同时,冉旦尖措多次提到“喜欢”“很喜爱”这样的词。一方面是强烈的兴趣爱好,另一方面他从小就表现出了一定的绘画天赋,现在的他,仍然清晰地记得:“在上小学的绘画课上,(我的作品)说不上第一名,第二、第三名还是经常得。”

当聊起唐卡创作的流程时,话不多的他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仔细和记者介绍开来——在画布的制作中,首先需要把棉布的边用线缝上,防止在绷线的时候开口子或者直接被绷断;然后将缝制好的棉布框入木架,涂上石膏待石膏干了以后用鹅卵石和平口碗磨布,这一步主要是为了填补棉布上的缝隙,待棉布表面光滑平整后,绘画唐卡的画布就制作好了。接下来就是进行唐卡的绘画,先用桃树枝烧成的炭条打底稿,然后再用铅笔描线,最后磨制颜料开始上色。跟现在很多电脑绘制不同,二十多年来,冉旦尖措一直坚持自己构思、创作、绘制,这些步骤也早已经烂熟于心。

(绘制唐卡使用的颜料 魏金戈/摄)

上色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佛像周围的花样到佛像的面部,需要分步骤完成,一般一副作品需要一个多月可以完成,多则两个多月,极为考验绘画者的耐心。可以看到他身边新绘制的两幅半成品上都标有日期——6月9日,7月3日,他告诉记者,这个日期是他开始制作唐卡的日期,不标记不知道是多少天完成的。当记者问他:“您这十多天有时间就一直在画这幅作品吗?”“不是有时间,是必须有时间!”他坚定地告诉记者。

关于接触唐卡绘画的时间:“从十岁开始,已经二十多年了吧。”这是他的简单浓缩,在这二十多年里,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寂寞与坚守,也是唐卡走向国际,在市场由“冷”变“热”再进入常态的过程。但冉旦尖措的日常一直是“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开始画,吃了饭继续画,不午休。”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安排,这只是唐卡画师个人的选择。

“如果一幅作品在中途上色的过程中出现了差错,还可以有补救措施吗?还是直接就废了?”记者问。“废了”,他回答道。“不管之前花了多少心血吗?”我们进一步询问,“是的。”他简短而坚定地回答。

市场化中的坚守

“现在唐卡已经国际化了,连外国人都知道。”冉旦尖措告诉我们。

同时他还向我们介绍了第一次外国游客来工作室购买唐卡的有趣经历。他说:“他说话我听不懂,我说话他也听不懂。”记者好奇地问到:“那你们如何进行交易呢?” “用个计算器就可以了!”他回答道。尽管现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已经非常实用了,可是他从来不使用,对于他来说,计算器表示出价格依然是一种有效方式。

在百度上搜索“唐卡”两个字前四条都是出售唐卡的网站,但是面对日益扩大的需求量,如何保证唐卡的质量是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问题。

在过去唐卡技艺是通过父子、师徒等小范围进行传承的,并且唐卡制作繁琐,耗时长,这样的产品明显无法满足目前的市场,于是出现了对相关文化理解不够、笔法粗糙等速成品,另外印刷品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

在这样的环境下,冉旦尖措依然没有改变自己一直坚持的东西。谈到支撑他创作下去的最大动力,他非常坦诚:“家庭压力大。”虽然需要赚钱维持生计,可是他从来没有为了赚钱在唐卡制作中追求效率草草了事。在价格七千多的唐卡中,他坦言,成本价并不是特别高,更多的是他的手工费。在他看来,唐卡的售卖主要还是看手艺,而不是靠宣传,他也喜欢在制作中追求心灵的宁静,画得好了,则一天心情都很愉悦。尽管在一些唐卡绘画比赛中他也获过得精品奖,但是在他这个小小的店内,挂着的全是唐卡,没有一个奖状奖品。他告诉记者,“没处放就在家里就那样放着,没有什么讲究。”

他认为,画得好了就行,名气再大画的不好也是白搭,技艺永远是自己的。为了成为真正的唐卡创作者,他集中学习了四五年的佛教文化和唐卡制作,二十多年来,他依然没有停止对唐卡中所蕴含的文化的学习。

小小的店门一开,外面是车水马龙喧嚣的世界,关了,则是一方小小的创作世界。但是不论他的店门开着还是关着,他都一直坚守着自己对唐卡不变的喜爱,坚守着自己构思、创作与绘制,几十年如一日。

(作者魏金戈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柴叶婧、陈莉红、郑欣悦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指导教师葛俊芳、李晓灵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来源: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供稿

(责编:王彤、邵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