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间:官鹅沟里的采药人

2018年08月21日14:31  
 

距离宕昌县城10公里,是绿川盘绕,鸟兽繁多的鹿仁村。一抹靛蓝的湖水静静地躺在群山的怀抱里,似婴儿一样温润平和,于青川的襁褓中安然酣睡。在这片人间仙境中,如果说清澈、秀美是鹿仁湖留给人的第一印象,那热情、淳朴便是鹿仁村村民们的代言词。

鹿仁村——一个临鹿仁湖水而建的古老村庄,凭临清水之滨,坐落群山之怀,独特优越的自然条件为这个羌藏族人世代居住的村寨带去了无数珍宝。在山林交杂的缝隙中、在虬枝耸天的古树上、在肥沃厚实的土壤里,无数珍稀的自然瑰宝悄然生长,而用慧敏的双眼和灵巧的双手将其寻找并采摘的,便是居住在山脚鹿仁村寨中的采药人。

近年来,官鹅沟景区逐步开发,鹿仁村的村民们大多配合景区进行了退耕还林工程。

采药人苗女士告诉我们,在鹿仁村,采药对老一辈当地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幼时家里养牛放马,她闲暇之时就会随父母上山采药,现在尽管年岁稍高,苗女士依旧每日都会上山采药。

下田回来的苗女士没来得及洗手就向我们展示起了自己家中囤积的灵芝。“我们这边山里啥药都有,我上山看见什么采什么,时间一久,这些药长在哪里我都有数。”苗女士的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自豪。

今年51岁的苗宝生也是一位采药人。苗宝生的庭院里种满了各种药材,当我们向苗宝生请教起采药人这一职业时,苗宝生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庞生出笑意,不顾碗中还没有吃完的午饭,便侃侃而谈起来。苗宝生说:“现在没多少人采药了,我们那会儿采药的多,农闲的时候采采药拿去卖,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走出去了。”

“我们这山里啥药都有, 一共一百七十多种药材,雪莲啊、虫草啊……什么都有,就长在沟那边的雷鼓山上。我们这一代人是采过药的,从小在山里长大,什么药都认识。”苗宝生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地介绍着院子里的各类药材。“这是党参、这是木泽、这是土山七……”看着院中茂盛生长的各类药材,听着苗宝生的细致解说,不禁令人感慨这片山脉给予人们的馈赠之丰。

苗宝生的本子上记录着各类药材,他有点自豪的告诉我们:“大山里的孩子进山,无论走多远都能够找回来。”

时至仲夏,雨水充沛,大山里正是药材生长的时候。如今的山中已少有采药人的身影,和苗宝生一样的老一辈采药人,有的外出打工、有的搬到城里和儿女相聚……

“采药人”似乎正缓慢消失于人们的视野中,城市化和现代化的快速推进,使得年轻一辈早已不再像先辈们那样靠山吃山。青壮年们不再跋涉在山野之间,他们更多是行走于水泥森林之中。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供稿 作者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刘世龙、牛雨倩、朱晨 指导教师张维民、王臻为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

(责编:邵兰、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