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个人修养与社会进步的辩证思想

杨正辉

2018年09月10日10:48  来源:人民网-甘肃频道
 

孟子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他继承孔子的思想,对于从个人修养到国家事务治理各个方面的问题提出了具体的主张,尤其关注个人修养对于国家事务的影响。孟子的思想对于中国的历史文化具有深远影响,同时对我们今天的生活有很重要的启示。

我们从孟子对个人行为的看法来开始我们的研究,在孟子看来,加强精神修养是人立身的基础,孟子认为是否具有道德意识构成了人与动物的区别,也就是构成了人接受文明训练的开端,同时孟子认为人的天性是善良的“人之性善也,犹水之就下也(《告子上》下引该书只注篇名)”,之所以作恶是受到不良社会环境影响。所以“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孟子·公孙丑上》)” 这是孟子广为流传的一段话,反映了他认为道德规范是由人的内在精神特质决定的这一主观唯心主义认识。这与庄子墨子认为正义伦理来源于天道的客观唯心主义认识形成对比。事实上伦理是为了社会在特定发展阶段的运营秩序而形成的,是随着生产力发展不断变革的社会上层建筑,而不是永恒的本体论存在。因此具体的行为方式是否符合正义标准应该放到具体的历史环境中进行分析。

当时基于这种认识,孟子倡导人们在形而上层面加强精神修养,为国家储备人才 。所以他教导学生“吾善养浩然之气(《公孙丑上》)”。“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滕文公下》)”。“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告子上》)”这种气质在孟子看来是由正义产生的,正义这个词,我们知道在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记载了苏格拉底反复进行或讨论,作为伦理价值的核心。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我们应该继承孟子对于精神的重视,澄清拜金享乐主义的思想迷雾,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生的幸福应该是一种精神体验而不是感官刺激。

(责编:邵兰、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