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田绿

李战吉

2018年10月10日08: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梯田绿

一踏上庄浪大地,最让人震惊的,就是那浓郁深沉的绿。

庄浪的绿,是梯田的绿。层叠的梯田,一层层,一片片,绿得漫山遍野,绿得生意盎然。

站在川里,放眼望去,一坪坪玉米,一梯梯果树,一梁梁绿林,拉起手,连成片,欢快地舞向天际。近坡翠绿,远山黛青,跳跃着扯起蓝天白云。绿透的仲秋,绿透的庄浪,奏出不息的生命乐章,展开无边的绿色画廊。

路旁的绿更是打眼。一棵棵翠柳轻舒柔枝,摇起靓丽的秀发;一株株油松探头探脑,伸出稚嫩的青针。一丛丛八瓣梅挺直了细秆,挑起一朵朵质朴的小花。红的、粉的……恣意地辉映着绿柳青松。

坡顶看绿,分外震撼。沟里,点点绿水眨着眼;坡上,叠叠梯田铺开绿。远眺绿坡,山路弯弯,恰似挽起绿浪的玉带。俯瞰绿田,农舍簇簇,宛若遨游绿海的小船。透过云朵,一缕缕阳光洒向山岭。坡上一片阴,一片阳;梯田一会儿明媚,一会儿幽丽。斑驳的秋山,撩拨着无边的情思。

游龙山上,四处都是惹眼的油松。那油松嫩嫩的、绿绿的,一带一带,一坡一坡,横成行、竖成列、斜成线,就像一条条游龙绕在岭间。游龙牵起成片的山桃、紫花槐,遥望着重峦叠嶂的关山。抚着油松,护林的古稀老人聊起了往事。这些年,庄浪县年年组织万人上山,义务植树。他们秋冬平地,春天栽苗,一片山、一片沟地综合治理,一千亩、一万亩地大规模绿化。庄浪人就像绣花一样,拉线画点,挖坑培堰,绣出了千沟百梁的连片林海。

“从前,秃山上一刮风,连人都会吹着跑哩。现在,土养树,树护山,连雨水都比过去多了。”老人的眼睛笑得眯成了缝。

层层叠叠的梯田里,别有一番绿色。苹果就要熟了。一重重,一树树,乐弯了青枝,笑红了胖脸。明媚的阳光筛下来,绿叶“哗啦啦”地抖着青翠,红果美滋滋地亮出金光。绿叶、金果,白云、蓝天,尽情地点染着五彩的大写意。林间的果农指着坡下的一片小楼说,他家的十亩果园去年收入十几万元,乡亲们都住进了新房,村里已经有两百多辆私家轿车。

梯田环抱的陈家堡早先是一个土围子,庄浪人把它变成了民俗公园。一层梯田里,一畦畦中药材枝繁叶茂。独活、大黄、板蓝根……舒展出生命的活力。一层梯田里,一组组雕塑栩栩如生。抽陀螺、跳山羊、藏猫猫……定格了童年的记忆。一层梯田里,一座座土屋错落有致。油坊、粉坊、磨坊……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堡顶,斑驳的土墙、簇新的碉楼圈起了悠远的过去,山下的万亩葵花、两排店铺张扬着锦绣的现在。堡底,一片百岁菊擎起红花、黄花,展开青枝绿叶,拥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游人伫立在花径、水边,孩子闹,大人笑,一个个用手机记录着秋游的雅趣。

望着看不够的青山绿水,不由得浮想联翩。我仿佛又看到了庄浪人抡起镐,挥起锹,小车推,肩膀挑,寒冬腊月修梯田的场景。他们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在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上,修出了数万亩梯田。我又想起了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六十七岁的风霜老汉,还有那位脚后跟冻裂了拿针缝的年轻妇女……他们的生命已经融入了庄浪的梯田,长进了绿树的枝叶和年轮。

过去的庄浪人说,咱就是要为了子孙把地修平哩!现在的庄浪人说,咱就是要为了子孙把地绿化哩!我记下了当地干部的那句话:我们就是要把绿色种进梯田,种进农家,种进农民的心里!

品味着坡头绿树,田间苹果,古堡繁花,真让人流连忘返。来吧,挺直腰杆的庄浪人,让我们一起走进梯田绿吧!叶上的雨滴正在闪亮,那不就是前辈脸上的汗珠?树上的枝条正在挥舞,那不就是先人扬起的手臂?轻轻地擦一擦汗珠,轻轻地挽一挽手臂吧!不要打扰睡在这里的英雄,让他们默默地,默默地,再一次为庄浪梦展露笑容。来吧,骄傲自豪的庄浪人,让我们一起走进梯田绿吧!对着镜头,摆个姿势,照张相,留下心心相印的绿色足迹,留下继往开来的绿色梯田,留下一望无际的绿色憧憬。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0日 24 版)

(责编:王彤、邵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