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校外培训需重拳出击(教育眼)

2018年10月11日08: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治理校外培训需重拳出击(教育眼)

补课费成普通家庭最大支出

本报记者 何 勇

今年暑假,沈阳的郝女士过得一点也不轻松。她为上初中的儿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3科课外培训班。每天她都要陪儿子到和平区十三纬路一个老写字楼里补课。

因为现在对在职教师补课查得紧,培训机构便很警惕,每天上课都有工作人员和家长把守,教室的门窗也不敢开。

“上课的都是名校老师,虽然补课累、花钱多,但孩子的同学几乎都报了,咱也得补啊,考高中差一分就可能差一档。”一小时100元,这个暑假,郝女士花了两万多元。

这是辽宁一位普通家长的真实状态。

前不久,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在沈阳、抚顺、本溪、铁岭等4市,采取听市、县政府汇报,分别召开校长与教师、家长、培训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到学校、培训机构实地调研,开展学生、教师、家长问卷调查以及暗访等多种形式,对全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专题调研。调研发现,用于子女补课的费用平均每月在2000元以上,补课已成常态。

记者在沈阳调查发现,几十人大课费用至少一小时100元;普通老师一对一补课,每小时要300元;如果“市三所”(当地3所初中名校)老师则更高;初三、高三冲刺阶段,名校教师一对一补课千元一次。而且由于市场需求大、名师少,课外培训往往供不应求。

补课已成为普通工薪阶层家庭的主要支出。辽阳一位在国企上班的家长告诉记者,从初一开始,基本每年一个人的工资就要全部用到孩子补课上。“平时三四百元一次补课,初三就得上千元。别人都补,自己也没有办法,不能给孩子留遗憾。”

有的家长为给孩子补课,不得不在外兼职。记者有一次找代驾,司机有正式工勤编制,夫妻工资不算低。“孩子在普通高中就读。每到放寒假、暑假之前3个月,我都得出来做代驾,一个月代驾差不多有6000元收入,好供孩子上辅导班。”

学校应是教育的主阵地。采访中,家长意见最大的就是,许多校外培训机构以应试教育为目的,“提前教学”“超纲教学”,严重冲击学校的正常教育;更有个别培训机构和一些老师相互依托,抬高补课价格, 组织学生进行课外培训。对此,今年沈阳教育部门作出规定,一旦发现中小学校教师在校外补课,调离教课一线3年。

朱先生最近给读二年级的儿子报了国学班。学费一年1.6万元,一次性交清,每周两次课,每次一个半小时。这是朱先生给儿子报的第六个兴趣班。英语班每年1.5万元、跆拳道班每年8000元,再加上足球、口才、钢琴等等,总共差不多8万多元。钱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孩子从周一到周日,只有周日下午可以休息。

在沈阳,初中以前报各种兴趣班,初中后报辅导班,成为一种风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成为一些家长的自我安慰。记者熟悉的一些家长,不管男孩女孩,一般都要报3个以上的培训班。

也有家长表示,虽然补课费用高昂,但校外培训机构确实弥补了校内教育的不足。尤其是小学阶段,校内的艺术教育明显不足,而校外机构的师资力量、课程研发、沟通服务等相比较而言还是不错的。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的调研还显示,校外培训机构多头管理、整治不力是学生课外负担越来越重的原因之一。虽然三令五申校外培训机构不许搞“应试、超标、超前”培训,但绝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就是为“应试”而生的,何为“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在实践中较难界定。

而且,校外培训机构的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由教育、民政、工商部门多头发放,谁是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体并不清晰,导致监管缺位。

辽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建议,校外培训机构应由教育部门统一监管。改变多头监管的局面,明确教育部门为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主体,相关部门配合日常监管,对违规培训一经发现立即吊销办学许可。

加强学校课后服务,是治理课外补课乱象的一个重要手段。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小学生和中学生在校时间有明确规定,课后服务的时间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所以,应在自愿的前提下坚持“谁受益谁出资”的原则。建议明确规定课后服务费用由参加者承担。

利用科技手段,推进网络资源共享,通过“名师云课堂”等方式,让优质教育资源发挥更大作用,也为治理校外培训提供了方案。可以鼓励教师制作“微课”,让学生能够随时通过观看老师的微课来解决学习中的问题。

“我好想睡个大懒觉”

本报记者 付 文

方晓萱的中秋节假期,有两天半没有休息:两天上数学、作文和英语辅导班,半天在学钢琴。而国庆节假期,也已被辅导班“霸占”了4天。

“我的假期,不是在补课,就是在补课的路上。”方晓萱嘟囔着向记者诉苦。11岁的她今年刚上五年级,因为上半年生了一场病,成绩有些靠后。章女士和丈夫在兰州市城关区做服装批发生意,每天忙得团团转。“我们就想着把这个娃培养好。”章女士说,从今年暑假开始,两口子一口气给晓萱报了3个辅导班。

“现在小孩儿的数学作业,加减乘除我还能解答,但有的图表、图形作业我都不会,根本没法辅导。”章女士告诉记者,一个月下来,3个班得5000块钱。“只要孩子将来有出息,钱花再多也值了!”但这3个班老师的水平到底怎么样,章女士心里也没底。

晓萱上课的地方,在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与雁西路路口附近。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在这个路口周边500米范围内,分布着十四五家培训机构,其中涉及文化课培训的就有五六家。记者随机走进其中一家,向前台人员咨询“辅导老师有没有教师资格证、是不是学校在职教师”等问题,但其以“经理不在、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回答。

“大部分同学都报了校外辅导班,主要是数学和英语。”晓萱说,她所在的班级有一半多的同学在上辅导班。“孩子性格内向,遇到不会的题目不敢在课堂上举手问,课间老师也不会围着她一个人转。”章女士说,在现在的辅导班上,老师只教4个学生,相比之下,有的问题比学校老师讲得更透彻,晓萱也能听得懂。

“我好想睡个大懒觉,自然醒的那种。”晓萱说。“晓萱每天做作业都到10点多,我也知道她很累,可是其他成绩好的孩子都报了班,我要是不给她报,那差距不就越来越大了吗?”章女士冲着记者无奈地摊了摊手。

附近一位环卫工大姐也告诉记者,每到周末,她都能见到不少孩子成群结队地来上辅导班。“你看看那些孩子,哪一个不是来的时候还打瞌睡,迷迷瞪瞪的?”

有的家长想给孩子“补短板”,而更多的家长是为了“培优”,这更加剧了部分家长和学生的不安和焦虑。“我儿子今年初三,明年就要参加中考了。现在成绩稳定在班里前5名,但他自己提出来要报理化班。”在一家培训机构外,冯先生在和其他家长交流,“反正他有兴趣学,我就给他花钱报班。再说现在打好基础,说不定对将来高考也有帮助。”

听闻此言,不少家长流露出羡慕的表情。“你说人家的孩子咋就那么聪明、懂事呢?”章女士喃喃自语。

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兰州市教育局联合民政、人社、工商部门下发了《关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活动的通知》,要求各责任部门对无证无照培训机构,指导其依法依规办理证照;对不符合办理证照条件的,责令其停止办学,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开展学科类培训出现的“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不良行为。同时,坚决查处中小学教师“课上不讲课后讲”或诱导、逼迫学生参加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等行为。

日前,甘肃省教育厅、省民政厅、省人社厅、省工商局四部门也决定自9月25日到10月15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力度,对武威、张掖、兰州、白银、平凉、庆阳、陇南、临夏8个市州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重点督查。此次督查将采取明察暗访形式进行,目的是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督查校外培训机构办学行为,规范中小学招生管理、教学管理和教师管理。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1日 18 版)

(责编:王彤、邵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