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之子——杨震

2019年11月14日15:33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健在的老战士老同志,新中国成立后获得国家级表彰奖励及以上荣誉并健在的人员,颁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甘肃一安共有10名离退休干部获此殊荣,杨震赫然在列。

杨震,1934年生人,满族,1949年8月参加革命工作,共产党员,历任甘肃一安材料计划统计员,统计股股长,生产经营科科长,副总经济师。作为第一代一安人,37年里他参与了我国多项军工及核工业建设,将毕生奉献在了这片常人不可接触的“秘境”。

立足项目,深耕军工

1957年,甘肃一安承建的国营805厂正在热火朝天的进行。这一年刚刚肄业于建工部天津干部学校的杨震,被派往白银的施工现场。

事业需要有志青年,也为有志青年提供了用武之地。杨震报到后接手材料工作。接触的每一种材料、每一个工种对他来说都有一种新鲜好奇感。“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越是困难越要搞个水落石出,越是神秘越要刻苦钻研明白,这是杨震坚韧不拔的性格。时间不长,项目部便让他独当一面,负责进度和材料的具体工作。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8O5厂始建于1954年,是国家“一五”期间156个重点项目之一。1960年,一期建设基本完成,一安集团经过6年劳作,为祖国奉上了一条巨大的军工材料研发生产线,自此奠定了白银在国家重点保军和军民结合的国防特种化工行业60余年的骨干地位。项目的建设磨练了杨震,从一个曾经百货公司小会计转型成了一名娴熟的施工管理人员。

20世纪60年代中期,长达十五年的“三线建设”拉开帷幕。甘肃处于西北三线腹地,地理位置、自然环境有利于备战,能源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成为了“三线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甘肃一安骨子里有着服务国防建设的传统,又具有根植特种设备安装领域多年的技术经验,义不容辞的成为“三线建设”的一支劲旅。

在805厂崭露头角的杨震跟着施工队伍辗转多地,安宁“河北三厂”——万里厂、兰飞厂、长风厂;平凉四厂—— 5203厂、5204厂、5213厂, 5207厂;青海151基地。因为时间久远,涉及保密工作,施工细节现已不得而知,但仍旧能从时代记忆里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青海151基地(874分厂)始建于1965年,是新中国第一个也是20多年内唯一一个鱼雷发射基地。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的鱼雷在这里试验投产,然后装备海军舰队。该基地成功试验发射4300枚鱼雷,圆满完成了多型鱼雷数千条次的试验任务,为我国海军建设和武器装备改进做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杨震也曾参与其中,据他回忆,湖边阴冷潮湿,过完夏天就到冬天,基地建在湖中,交通闭塞,补给很困难,但是一安人凭借着战天斗地的豪情,没有一个人退缩。杨震回忆说:“广大青年能发挥自己才干的地方有很多,只要肯努力,肯拼搏,那么在哪里都有可能获得成功。但是作为青年,其实更应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在那里发光散热,更能实现社会价值,也更容易实现个人价值。”

影秘之地,平凡光荣

1958年,为打破了美帝国霸权主义的核垄断和核讹诈,邓稼先提出建设404厂,和504、221厂互相配套,将在此地建设中国第一个核裂变实验堆,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提供核燃料。而404的安装由甘肃一安秘密承建。

1960年,杨震跟随队伍来到了核城404,开始了他与核结缘的秘密生涯。初创年代条件艰苦,风沙肆虐,本着“先生产,后生活”的态度,一安人很快安顿下来。为躲避风沙,杨震他们在地上挖坑铺上茅草,睡在地窝里,而今火车站名到还是“地窝铺”;水线在基岩以下,只能吃卡车拉来的黄泥水;最困难的时候,每人每月口粮有限,吃的是带麦麸的面做的馍。当时的一安队伍里有句口号“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年轻的杨震也具备了一安人的坚韧和执着,坦然穿上了厚厚的防护服,一头钻进了地下“秘境”。

国家的需要就是命令,甘肃一安倾尽精锐力量保证任务完成,六个工程公司被调空了四个,杨震自然也包含在内。初来他压力很大,一来使命光荣,责任在肩;另一点是施工难度太大。核工业需要极高的安全性:一期的主装置建在地下,由一个巨大的土坑中拔地而起,属于密闭空间,造成安装作业中和土建交叉作业很多,工作面拥挤,材料由地面至坑底倒运困难等问题。杨震忙前忙后,联系土建单位协调解决,根据不同工种、工序和实际协调进行,项目优化后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1960年7月16日,苏联政府公然撕毁协议,单方面决定撤走在华的苏联专家。404项目资料缺失,设计院和施工方一起摸着石头过河,出现了进口设备与国内设备不匹配等问题。项目的困难得到了领导的关怀,中国建筑总公司总经理亲自给杨震打电话指导,省委领导亲临现场查看原因。杨震正确领会组织意图,凭借自己工作实践所了解、掌握的情况,立足于安装工程的实际,重新敲定了施工组织计划,最终目标得以顺利达成,而其中的过程和细节,我们后辈已不得而知。

1964年,当罗布泊的上空窜起了冲天的火球,杨震才知道他们之前在做什么。杨震说:“当时就知道自己做的工作很保密,对外就说在1号信箱工作,后来才知道具体是什么工程。”

之后杨震又凭借着自己在核化工专业的经验,参与了404后期工程、迭部县铀矿、靖远279厂的施工。甘肃一安也一直延续着一支军工工程专业队伍,沿着杨震他们走过的脚步,至今还在传承着他们的“秘境荣光”。

后人赞曰:大漠沉沉,地窝寒,言行皆密;低头看,焊铸垒砌,距地百米。惊雷一声震寰宇,火球冲天西方慄,观一安为国建功勋,如愿矣。忆往昔,斩荆棘,同休戚,保工期。伟业路漫漫,可堪磨砺。边陲锁钥常驻守,锛凿斧锯镇美帝。立壮志,更上一层楼,全无惧。

第一代一安人所处的历史阶段,正是建国之后百废待兴之时,经过一五计划到三线建设,甘肃的国防、核工业领域在当时的全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度被称为“兰州模式”。时光荏苒,杨震他们艰苦铸就的国之重器,随着国家战略调整或者技术升级,有的已经卸去繁华,归于平静,但仍有很大一部分转型升级之后继续在国防、民用领域为祖国做着贡献,其保留下来的工业基础保证了甘肃乃至整个西北改革开放至今,进行高质量发展的前提和支撑条件。换句话说,杨震一代的一安人用自己的勤劳质朴,描绘出了西北国防、核化工业的基础脉络。

如今,耄耋之年的杨震依然精神矍铄,谈起参与过的国防、核化建设如数家珍,至今依然牵挂着他为之奋斗四十余载的甘肃一安。(刘斌)

来源:甘肃建投供稿

(责编:焦隆、周婉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