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期盼——

提高社區管理和服務水平(來信綜述·補齊社區服務短板②)

本報記者 沈童睿

2021年04月26日08: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提高社區管理和服務水平(來信綜述·補齊社區服務短板②)

4月19日,本報“讀者來信”版刊登《提升社區基礎設施建設質量》,反映一些城鄉社區存在基本公共服務設施不健全不完善、公共活動空間不足等問題,引發廣大讀者的共鳴。

連日來,許多讀者致信本報,認為除了基礎設施等“硬件”方面問題,社區管理服務等“軟件”短板也需要引起重視,希望切實提高社區管理和服務水平,增強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社區物業管理覆蓋面和服務質量有待提高

“我們小區是一個老舊小區,建成時間早,長期沒有專業的物業公司管理。前幾年,小區裡亂丟垃圾、亂停車等問題很嚴重,后來還是街道從中協調,找來了專業的物業管理團隊,這些問題才終於得到解決。”浙江杭州市讀者鄭建宇在來信中說。

許多讀者認為,要提升社區管理和服務水平,優質的物業管理不可或缺,物業管理覆蓋面廣不廣、水平高不高是衡量一個社區服務質量的重要因素。然而,一些社區在物業管理方面還有欠缺,有的小區沒有物業公司進行日常管理,有的物業公司服務質量不盡如人意,與小區居民的需求不適應、不匹配。

河南鄭州市讀者殷華說:“有些老舊小區長期缺乏專業管護,導致基礎設施老化嚴重。物業公司考慮到較高的管理維護成本,不願意進駐。”上海市讀者梁君月表示,有些“微型小區”空間小、住戶少,進駐后產生的利潤較低,對物業公司缺乏吸引力,“不過,這些小區規模雖小,但房屋及配套設施的維修、養護需求並不少。物業管理長期缺位,會降低居民生活品質”。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一些地方積極牽線搭橋,協調物業公司進駐改造老舊小區的同時,發揮物業公司和居民之間關系潤滑劑的作用。“參照河南省物業管理監管平台的物業備案操作流程,我們制定了符合當地實際情況的物業辦理事項一次性告知單。該告知單一共6項,詳細記錄了相關事項所需要提交的申報材料和具體時間節點。整體流程一目了然,避免了物業公司和群眾多次奔波,降低溝通成本。”河南新鄉縣住建局工作人員孫甫銀認為,這樣能幫助物業公司提高服務質量,也能提升居民滿意度,減少雙方可能出現的糾紛。“物業公司整理材料上傳完畢后,可打電話告知物業管理部門進行預審。預審通過后,物業公司即可辦理手續,當場辦結。”

不過,要使物業服務管理達到較高水平,還面臨不少阻礙。“有些物業公司服務水平不高、服務態度不好,對佔用小區公共綠地、在停車位設私鎖等行為不管不問,很多居民頗為不滿。有些居民因此拒絕繳納物業管理費,結果陷入‘服務差不繳費,不繳費服務更差’的惡性循環中。”甘肅天水市讀者林申說,在物業公司和業主之間,缺乏一個讓各方信服,能有效化解矛盾的第三方。

改進社區物業管理是提升社區管理服務水平的關鍵因素之一。201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出台《關於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明確將改進社區物業服務管理作為補齊城鄉社區治理短板的5方面工作之一。“十四五”規劃綱要也提出,完善城市社區居委會職能,督促業委會和物業服務企業履行職責,改進社區物業服務管理。

社區工作負擔較重,不利於充分發揮治理效能

一些讀者認為,為了適應居民多樣化的需求,社區工作應當進一步提質增效,但還有一些制約因素導致社區難以充分發揮效能。

社區規模劃定標准不統一、不合理的問題就是其中之一。湖北武漢市讀者范友軍說:“在一些地方,一個大型社區可能就有上萬居民,而一些小型、微型社區甚至還沒有單設的居委會,由其他社區居委會代管。如果按照一個標准來規定社區工作人員的數量、職責等等,很可能造成社區工作負擔過重的實際問題。”

而在一些居民居住分散、規模較大的社區,居民辦事也有頗多不便。一位老年讀者在來信中表示,從他家到居委會有2公裡多的路程,自己腿腳不好,步行要花40多分鐘,辦事很不方便。

一位從事社區工作的讀者表示,希望能夠盡快對社區工作人員減負增效。他說:“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社區工作點多面廣,衛生、民政、治安、文教等各方面工作都需要社區來推動落實。社區人手有限,有時候一位工作人員要對接200多戶居民,顧此失彼在所難免。此外,社區還要承擔會議、培訓等很多工作,還要應對各種考核、檢查等,手頭事情太多太雜,不能有效回應社區居民的具體訴求,影響了社區與居民之間的關系。”

福建三明市讀者付國強認為,在一些地方,基層政府部門和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之間權責不明,一些本應由基層政府履行的法定職責,被層層傳導,壓給社區負責,使得作為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的居委會背上了過多的行政負擔。“什麼工作都要承擔的‘萬能居委會’,效率反而很低。”付國強認為,社區工作要提質增效,需要理清權責、切實為社區工作者減負。

“‘放管服’改革不僅解決了許多人民群眾的煩心事、揪心事,也幫我們社區工作者減了負。”談及社區工作提質增效,江西景德鎮市珠山區梨樹園社區黨委書記、主任余梅對此深有感觸。據她介紹,以前居民的醫保費用要到指定的窗口才能繳納,社區還要分派人手專門負責這項工作,現在通過“贛服通”服務平台足不出戶在手機上就可以繳納。“社區工作頭緒繁多,為了不給社區過多壓力,珠山區設立了統一的行政服務中心,打通了服務居民‘最后一公裡’,原先許多社區的服務項目劃歸行政服務中心,社區則專心服務居民。”

居民對社區事務參與程度低,議事協商機制不健全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這為社區治理指明了方向。“提升社區管理和服務水平不是單靠哪一方就能完成的任務。除了基層黨組織、居委會要擔當作為,居民也要積極參與社區管理。”林申表示。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和完善城鄉社區治理的意見》提出,提高社區居民議事協商能力,凡涉及城鄉社區公共利益的重大決策事項、關乎居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實際困難問題和矛盾糾紛,原則上由社區黨組織、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牽頭,組織居民群眾協商解決。

不過,在一些社區,居民對社區事務的參與程度並不高。江蘇南京市讀者邱子揚說:“很多人對社區著力推進的工作只是被動接受,即使跟自己切身利益相關,參與意願也並不強。”他認為,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部分原因在於城市社區規模大、人口多,加上生活節奏快,許多居民相鄰卻不相識,對社區缺乏認同感和歸屬感。

而遇上關乎自身利益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居民意見難統一、談不攏又是一個問題。貴州畢節市讀者李原認為,做到“民事民議民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實現的,一些社區的居民缺乏共同商討、決策、解決問題的經歷和方法。“有的小區進行改造時,新設的管道需要穿牆入戶,會影響住宅面貌,許多居民對施工方案的意見不一致。由於缺乏透明高效的議事規則和協商機制,大家不容易達成統一意見,導致工程進展緩慢。”

山東青島市讀者姜雲談到小區居民樓加裝電梯的經過時說:“低層住戶對電梯需求不強,加裝電梯后,他們還可能受到噪聲影響。對電梯要不要裝,費用如何分攤等問題,往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達成共識。有的經過多次協調,仍然不能形成協議,還因此產生了嚴重的矛盾糾紛。”他認為,處理利益訴求多元化的事務時,搭建並用好社區議事協商平台,有助於廣泛集中民意,達成共識。但在不少社區,這樣的平台還沒有搭建起來,或是運行不夠順暢,“要推進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社區的民主協商渠道還需要持續拓寬,幫助繪就民心民願的最大同心圓”。

《 人民日報 》( 2021年04月26日 第 07 版)

(責編:焦隆、陳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