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卜楞寺探幽(行天下)

李天保文

2021年02月25日08: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拉卜楞寺探幽(行天下)

早就聽說過甘肅夏河縣的拉卜楞寺,它是藏傳佛教寺院之一,有六大學院在裡面。一個中午,我們從臨夏出發,隻為一睹這神聖的殿堂。

大約經過一個半小時,我們進入了夏河的地界。

夏河縣城是一個東西狹長的小城,宛如一輪新月,靜靜地依臥在南北兩山之間,大夏河像一條潔白的玉帶,從城西飄繞而來,又從城中悄然流過。夏河縣城與肅南縣城的地形特別相似,都很狹長,隻不過夏河縣城的規模看上去稍大一些。在這兩個縣城西邊的山坡上,都建有藏傳佛教寺院,肅南有名不見經傳的紅灣寺,而夏河則有聞名於世的拉卜楞寺。

夏河縣城有一條主街道貫通東西,街道兩旁是大大小小的商鋪,商品琳琅滿目。縣城的西頭有一座水泥牌坊,上面鐫刻金色的大字“拉卜楞寺”,放眼望去,大大小小的佛殿,星羅棋布,矗立在半山坡上,佛殿的檐頂,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我們進入寺院,有一條很長的巷道通向裡面,兩邊是土坯砌成的僧舍,像普通居民的四合院一樣,每個門框上都編有門牌號。

繼續往前走到巷道中間,往右拐進一個巷道,就看見一個空曠的廣場,廣場入口左邊是水泥砌成的牌坊,右邊是一排小平房,門前挂有“拉卜楞寺管理委員會”的木牌。拉卜楞寺是西北地區最高的佛教學府,有聞思學院、續部下學院、續部上學院、時輪學院、醫藥學院和喜金剛學院,還有眾多佛殿和1500多名僧侶。

我們走了進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輝煌的聞思學院,它由前殿、廊院和大經堂等建筑組成,大經堂是拉卜楞寺最重要的一個佛殿,是全寺僧人集會誦經的地方。

抬頭仰望,聞思學院的前殿門頂有五個突出的造型,中間一個是金色的雙層圓錐體,左右各有兩個綠色桃形。前殿門廊懸挂白色的帳幔,上面繪有獅子頭和仰起頭的陰陽雙鹿。前殿門廊矗立著九根紅色的柱子,每個柱子上面綁有紅黃藍綠相間的布幔。前殿一共有五個紅色的大門,中間是正門,門上有一對銅制的拉環,綁有黃色的布條,左右兩側各有兩個小門。前殿大門兩側的牆壁上,繪有36幅“西游記”彩圖,筆法精細,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故事引人入勝。

聞思學院的西南邊是拉卜楞寺醫藥學院。醫藥學院的正殿坐北朝南,有三層高,下面兩層懸挂著牛毛做的帳幔。每層醫藥學院佛殿建筑的拐角都懸挂著鈴鐺,隨風叮當叮當響個不停,那清脆的聲音在空中飄蕩,聽起來別有一番滋味。我以為醫藥學院是喇嘛學習藏醫的地方,當地人卻說醫藥學院是專門研究藏醫的機構,平常學生學醫是在師傅的家裡。

從醫藥學院出來往西,進入一個白色外牆的院落,這裡便是壽安寺,殿內供奉黃教創始人宗喀巴的化身佛像,他們一般稱獅子吼佛殿,因為獅子是百獸之王,把獅子的吼聲比作佛法,可以破除各種邪說雜念,而宗喀巴大師生前大力整頓教徒行為,弘揚教義,為黃教的創立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的形象好比怒吼的獅子,因此這個佛殿被尊稱為獅子吼佛殿。

此殿有四層,都是紅色的外牆,每個窗戶挂著帳幔。大殿門前也懸挂黑色的牛毛帳幔,上面繪有陰陽雙鹿的彩圖。佛殿入口的上方,懸挂嘉慶皇帝親賜的“壽安寺”匾牌,殿內正中供奉高大庄嚴的鎏金銅質獅子吼佛像。據介紹,這尊獅子吼佛像是從河北張家口馱運過來的。

從拉卜楞寺陳列館右邊的小坡上去,就是著名的大金瓦殿,也叫彌勒佛殿,是拉卜楞寺保存最好、最完整的佛殿。它建在拉卜楞寺的最高處,從遠處就能看見金碧輝煌的檐頂,層層疊疊,巍峨壯麗,最上面一層的牆面挂有兩個金色的桃形圖牌,殿頂鋪有金色的銅瓦,屋脊裝有金色的鎏金銅獅、銅龍、寶瓶等飾物,遠遠看上去金光燦燦。

進入院落,左邊有一棵高大的柏樹,蒼勁挺拔,郁郁蒼蒼,籠罩了大半個院落。迎面就是彌勒佛大殿,外牆是紅色的,殿門外面也懸挂著黑色的牛毛帳幔,殿廊兩側各有兩個轉經筒,殿廊內有僧人和信徒不停地跪拜。抬頭仰望,正殿門頂懸挂書有滿、藏、漢、蒙四種文字“壽禧寺”的匾額。進入殿內,正中供奉一尊巨大的鎏金銅質彌勒佛像,表情庄重自然,氣度嫻雅,兩側供奉鎏金銅質的八大菩薩佛像,造型優美,神態各異。

尤為珍貴的是,殿內珍藏著一部用金汁書寫的《甘珠爾》,可謂稀世珍寶。

從彌勒佛殿出來,天快黑了,我們隻好從寺內出來,住進離寺院最近的卓瑪旅店,房間雖小,但很安靜,也很舒適。

第二天清晨,天還未亮,我便聽到外面有誦經的聲音,起身一看,一個紅衣喇嘛端坐在旅店客廳的沙發上,雙手合掌,正在祈禱念誦。我走出旅館,隻見許多人正沿著拉卜楞寺的外牆匆步行走,走近一看,原來他們正在轉經筒。拉卜楞寺的轉經長廊很長,環繞全寺,像一條金色的帶子,把整個寺院保護起來。長廊每隔一段距離有一個轉經房,裡面有大小不一的轉經筒。人們輕輕撥動經筒,經筒發出嗡嗡的聲音與行人急促的腳步聲、轉經房檐下的銅鈴聲交織在一起,當清風吹起來時,那些聲音又與喇嘛行走擺動著的紅色僧衣,在寺院中隨風飄蕩。

在急促轉動的經輪中,天漸漸亮了,我隨著人流往前走,當撥動完最后一個經筒,我的手臂居然有些酸痛,但我一想走完了世界上最長的轉經筒長廊,撥動了2000多個轉經筒,心底不由自主涌起一絲自豪。

這時,太陽出來了,轉經筒上閃爍著耀眼的陽光,我的身上也是一陣暖洋洋的感覺,寺院門口的音響傳來動人的歌聲:“太陽和月亮,是一個媽媽的女兒,她們的媽媽叫光明……藏族和漢族,是一個媽媽的女兒,我們的媽媽叫中國……”

(責編:焦隆、周婉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