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明珠紅鹼淖

夢 野

2020年07月03日10: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大漠明珠紅鹼淖

水從泥石裡走出,帶著自然的密碼和久藏的神性。水涌的地方,就喚出鳥,精靈一樣。成群的遺鷗飛舞,撐起生命的領空,是沒有邊際的藍。輕輕落下來,落出紅鹼淖。

中國最大的沙漠淡水湖紅鹼淖就藏在陝西省神木市的懷抱裡,黃土高原與內蒙古高原過渡地帶、毛烏素沙漠與鄂爾多斯盆地交匯處。

去往紅鹼淖的路上,身上包裹著的酷熱,在不經意中徐徐散開,一絲絲涼意沁入心窩。涼下來,就意味著紅鹼淖愈來愈近了。車窗裡,瞭望到湖面,在視線裡鋪開,40多平方公裡。百草仿佛沖進湖裡,更加瘋長,隻見碧綠,沒有了邊際。有氣墊船不緊不慢在觀景,還有水上自行車在賞美。視線被旅游小飛機抬高,越飛越高,越飛越遠,越飛越驚心。你看吧,紅鹼淖跟著也飛了起來,湖水映襯,從高旋的彩雲裡,天南地北的游客相視而笑﹔在如洗的碧空中,五顏六色的花朵點頭致意。

你不得不驚異紅鹼淖,大漠生出的一顆奪目的明珠,讓長城內外的人心動,神往中多了一份水靈、機敏和健美。它是榆林和鄂爾多斯的“肺”,給了一方百姓更遠的生命裡程,清幽而祥寧的呼吸,宏闊而激揚的品格。

不得不驚異,紅鹼淖的來歷。它的形成在傳說裡扎根。漢元帝時,令王昭君和親,從長安沿秦直道北上,走到這裡,烈日炎炎,想到將要告別大漢疆土,她回望中原,傷心落淚,感動了王母娘娘,派七仙女下凡,各持一條彩帶,從七個不同方向走去,竟生出七條季節性的河流,神奇般地匯聚在一起。當時周邊漫漫沙土,遠觀仿佛一張赤色的臉龐,老百姓親切地稱之為紅鹼淖。

紅鹼淖是鳥類的家園,美輪美奐得似乎走不出夢境。你看吧,白天鵝、鸕鹚、白鷺、金雕、魚鷹、鴛鴦等50余種國家保護的珍禽,仿佛不同用意的畫筆,蘸著性靈的湖水,在天空輝映的大地上繪出妙美的彩卷。你看吧,在時光中躍出的鯉魚、草魚、鯽魚、鰱魚等十幾種野生魚類,輕盈地舞動著湖面,粼粼的波光,一圈追趕著一圈,一圈比一圈有神韻,閃耀著樂趣。

不得不驚異,全球總量80%的遺鷗,相伴紅鹼淖,兩萬多隻在充滿美意的濕地中,創造著它們的愛情。遺鷗就是紅鹼淖迎娶的新娘,黑頭白身,翅膀陰雨天似的,站臥時淺灰,一旦飛舞起來,翎尾仿佛潑上了濃墨。真驚奇啊,它們都抹著口紅,新鮮得像沾上朝陽的色彩,竟把全部的腿腳染紅。它們涂著棗紅的眼線,兩彎月牙兒,飄著雪白的絨毛,顯得眼睛格外有神。你看吧,一隻比一隻俊俏,一隻比一隻高妙。是的,大地上的神跡,一隻隻遺鷗似乎是破譯者,一隻隻遺鷗就是大美的使者。

視線被美景牽走,緊攥著游客的心。向南看,水產品繁殖與養殖基地就在眼帘,生命在這裡孕育。轉向西,快艇“嘩嘩嘩”拍打著水花,一股腦兒追趕著夕陽,驚呼中,你會瞭到更遼闊的濕地保護區,感受到爾林兔草原的落日之美。加速行進,“嘟——”你就向北沖鋒,沙地戰場似的,滑沙、滑草、沙地摩托、沙地卡丁車、沙地越野車、沙漠駱駝、草原駿馬……像聽到號令,以不同的戰術,迥異的戰姿,猛烈進攻,雄壯的聲音進入心裡。

暢游者忘倦,陶醉者忘歸。搬出身體裡的暮色,愈來愈沉靜,愈來愈恬淡。你已不再是你,你就是紅鹼淖了,紅鹼淖就是你了。你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一部分中的你,就是無數個你,是自然美的呈現和升華,以紅鹼淖的方式,創造著生命的另一種傳奇,在每一滴水中,從每一顆沙上,在每一朵雲裡。

看看紅鹼淖,其實就是一次次地看自己。

(責編:焦隆、周婉婷)